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第三十二集 - 守护之灵 之一

    方秋和田宇在三天前接到了一份委托,委托是来一自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老人似乎是某个集团的董事,但是和方秋他们交谈的时候却一直拒绝将身份告之方秋他们。为此两人不得不仔细的了解老人所要委托的事情,但是从老人口中所能了解到的线索实在是太少了。

    这天上午方秋和田宇两人守在公司里面,因为王子俊他们正在调查连景英的案件,而公司又需要有人留守,所以连景英的案件则交由王子俊他们四人处理了。方秋和田宇正在交谈,一个穿着唐装满头白发的老人进来了,身后还跟着四个身材高大分健壮的男人。

    老人进来之后见办公室里只有方秋和田宇两人,开口问道:“请问这里是“特别灵异调查所”吗,你们的负责人是哪一位,麻烦他出来一下,我有件事情要请他帮忙处理。”

    方秋从电脑前走到了沙发边上,招手请老人坐下,笑着说道:“我就是这里的负责人,有什么问题您尽管跟我说就可以了。”

    方秋说自己就是这里的负责人,老人显然有些不相信,因为方秋实在是太年青了,而且还是一个女孩子,令人质疑也是正常的事情。老人坐下之后疑问说道:“你真的是这里的负责人?“

    方秋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田宇这时则客串了一把私书的角色,倒了一杯水端给老人。老人指了指田宇问道:“那他是?“

    田宇笑着说道:“我是这里的副所长,现在我们的调查员已经出去工作了,所以这里只剩下了我们两个。如果您脸直么需在帮忙的,尽管对我们说就可以了,只是我们仅接受和灵异现象有关的事情,人为的凶杀、绑架等案件,您还是要去警察局报案的,这些我们无法接手处理。“

    老人见田宇这么说,放心了不少,凝神说道:“正因为是警察处理不了的事情,所以我才来拜托你们的。我是从第三高中的校长口中知道你们公司的名字的,因为警察他们也无法解决所以才跑来找你们,希望你们能有办法解决这件事情。”

    方秋看了看老人的脸色,似乎并没有被恶灵缠身的表现,只是精神有些不振,应该是很久没有休息好的造成的。方秋说道:“您有什么事情请详细说明,等我们做出判断认定是否是灵异现象之后,我们才会接受您的委托。不过能不能先请您身后的这几位出去呢?”

    说完方秋指了指老人身后的四个大汉,老人愣了一下然后朝着四个大汉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先出去。四人走出了办公室里,方秋问道:“那您有什么事情要委托我们呢?请您尽量的描述的详细一些,这样我们才好准确的判断是否是超自然现象。“

    老人思索再三,说出了了一直困扰自己的事情,但是并没有说明自己的身份,只是让方秋他们称自己为“桃园居士”。方秋对这样复士的称谓不太习惯,但是委托人既然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他的身份,一定是有他的道理的,否则也不至于要隐藏自己的身份。

    “桃园居士”有一个孙女,已经五岁了,名字叫善柔,但是否是真名现在还无从考证。至诚最近一段时间总是很奇怪,每天吃饭很少,而且已经一个人片言自语的,总是喜欢躲在阴暗的房间里面。原来每天还会跟家里的佣人或者是“桃园居士”本人交流,现在则很少会和其他人说话了。

    五岁的已经是入学的年纪了,善柔本来已经进入了学前班里,但是有一次发情了意外之后就一直休学在家。自从发生了那件事之后,善柔就再也不肯去上学了。“桃园居士”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善柔也不肯说,只是一味地摇头,不管怎么哄她都不肯再到学校里面去了。

    “桃园居士”无奈,只好亲自到学校里面去向老师询问事情的经过。几天前善柔正在和其他的小朋友一起玩,这时旁边的一个较大的小男孩跑到善柔身边,伸手去抢她手中的娃娃。善柔不肯放手,那个小男孩一把将善柔推在地上,抢过了她手中的娃娃。就在这时候小男孩头顶的一个幅挂画,突然从墙面上掉了下来,正好砸到了小男孩的头上,小男孩哭着将善柔的娃娃丢在地上,老师听到小男孩的哭声跑过来看,发现是壁画掉落下来砸到了小男孩,带着小男孩出去治疗了。

    之后善柔就拣起自己的娃娃走到了一边,也不和小朋友们一起玩了,反而是自己一个人跑到外面的操场里,坐在秋千上面。“桃园居士”居士了解了情况之后,回到家里问善柔是否是因为见到那个小男孩抢了她的娃娃,被那个小男孩儿欺负了才不敢去上学的,善柔没有回答他。

    直到最近两周,家里的情况变得有些更的异常了,家里的佣人说时常能听到楼上会有脚步声传来,但是到楼上去查看的时候却又发现没有人。而且经常能听见有人在敲门或是敲墙壁的声音,有时候摆在房间里的物品也会突然之间移动了,但是一转身的时候却又移了回去。

    “桃园居士”原本以为只是佣人们的错觉,叫他们不要大惊叫怪的。直到一周之前“桃园居士”居士不断地接到佣人们想要辞职的要求,“桃园居士”才重视起这件事情来。为了能让佣人们安心,并且希望能让善柔继续回去上学,“桃园居士”找来了一位相当有名望的风水师,请他到自己家里看看是否是房子出了问题。

    但是风水师看过之后,告诉“桃园居士”他家里的风水并没有问题,而且这种设计是很好的布局,能起到延泽福寿的作用。“桃园居士”送走风水师之后,对佣人们说事情已经解决了,让他们不要再担心了。风水师走走后的两三天里,家里的佣人确实没要再提过要辞职的事情。

    可是没过几天,家里的佣人又说听见了奇怪的声音,而且楼上的温度明显的要比楼下低。“桃园居士”是个无神论者,活了大半辈子了从来没有害怕过鬼神之说,一个人走上了二楼。走到二楼的时候“桃园居士”确实感觉到温度和一楼相比是要低一些,但他觉的这是因为一楼接触到了地面的原因。查看过二楼的房间之后,“桃园居士”并没有看出有什么问题,走下了楼去。

    一个人年纪大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总是要醒过来好几次的。这天晚上“桃园居士”醒了过来,听见隔壁善柔的房间里面有响动的声音,披了一件衣服走了出来,这时他明显感觉到二楼的温度比白天的时候还要低。忍着寒意走到了善柔的房门口,伸手去拧开门把手的时候,门把手就像是卡住了一样,怎么都打不开。

    从房间里面传来善柔的声音,像是在和什么人对话一样,“桃园居士”急的大叫善柔的名字。“桃园居士”一喊之后门锁立刻就拧动了,“桃园居士”连忙走进善柔的房间里,打开灯一看善柔正熟睡。“桃园居士”走到善柔的床边看了看善柔,确信善柔已经睡着了才关门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回到自己房间后的“桃园居士”辗转难眠,刚才自己明明听见善柔在和别人说话,为什么自己一进到房间里面就看见善柔已经睡着了呢。“桃园居士”相信善柔的熟睡是装不出来的,何况她只是一个五岁的孩子。

    为了弄清楚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桃园居士”决定第二天晚上在相同的时间再到善柔的房门前去偷听他到底在讲些什么。当晚众人都已经入睡之后,“桃园居士”悄悄的来到了善柔的房门口,房门里果然又传来善柔和别人说话的声音。“桃园居士”轻轻的将手放到了门把上面,但是不管怎么样就是拧不开锁。房间里的善柔还在和别人说话,“桃园居士”只得用力将门踢开,门被打开的时候善柔仍旧睡觉。

    即使听到门锁被踢坏的声音善柔同样没有醒过来,可见善柔确实是睡的很熟了。“桃园居士”质疑有外人进入了自己家里,跑到窗户前仔细的查看,但是并没有发现有人进来这的迹象。佣人们听到踢门的声音都跑到楼上来看,发现“桃园居士”独自站在窗前便走过来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

    “桃园居士”叫佣人们四处去找找,看是否有外人进入了家里面。佣人们将整个家里面都找了一遍,却并没有发现有外人进过来的迹象。“桃园居士”又质疑是家里的佣人偷偷到跑到了善柔的房间里面,但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佣人,这些都是在家里做了好几十甚至是十几年的,“桃园居士”相信不是他们做的。

    佣人们之前说的家里闹鬼的事情,这次却在“桃园居士”的心头浮现了出来,这段时间以来连续的怪异现象,让“桃园居士”不得不联想到是鬼神作怪。但是“桃园居士”还是不愿意去找那些所谓的江湖术士,“桃园居士”认为他们这些人都是骗人钱财的,根本办不成什么事情。“桃园居士”想再去找那个风水师,但是又不好意思去找他,他只是一个看风水的,对于这样的鬼怪事怪他也同样没有办法。

    “桃园居士”最后选择了报警察,警察当天晚上便来到了他们家里。警察仔细的检查过每一处房间以及屋外之后,断定不是有外人进入,那就只可能是内部人员了。但是经过仔细盘查之后,发现每个有佣人几乎都是一样的证词,一致认为是有鬼怪作祟,坚决要求警察们调查清楚。

    几个青年的警察胆子自然要大很多,而且他们又是不相信这样的鬼神之说的人,要求在“桃园居士”家中住下,即使是守株待兔也要把那个凶手给找出来。年青的警察们愿意留下来调查,“桃园居士”自然是十分的高兴,给他们各自安排好了房间,并且把离善柔房间最近的自己的睡房也留出来给他们。

    隔天警察们就告诉“桃园居士”,这件事情他们无能为力,他们同样听见善柔是在和别人说话,但是进入房间之后却又没有看见有人。这次回警察都没办法处理了,“桃园居士”十分的无奈,只让佣人去请一那些有名的术士,希望他们能把这件事情处理好。急病乱投医显然不是一件好事,这样的情况之下是最容易被人骗的,“桃园居士”一连请了好几个术士,都没有任何的效果。

    请了一连请了好几个术士,都是慌忙的逃离了“桃园居士”家里。最后一个离开的术士告诉“桃园居士”,他们家里被恶灵给缠上了,让“桃园居士”尽快搬家。如果不尽早离开这里的话,他们家里的人迟早要被这个恶灵给一一的害死掉的。佣人们听到这个术士的话不敢不相信,纷纷要求辞职回家,表示不想把自己的命断送在这里。“桃园居士”对于这样的结果同样十分无奈,只好让他们暂时先回去休息一段时间,等事情解决之后再回来,佣人们自然是满口答应下来,回家之后还来不来就是自己的事情了。

    最后只剩下了管家和一个老厨师留了下来,管家建议“桃园居士”先暂时搬离这里,由他和老厨师在这里留守,如果发现没什么问题了“桃园居士”再带着善柔搬回来住。“桃园居士”只好带着善柔到外面的酒店去住,想来离开了自己的家里善柔也许会变得好一些的。

    谁知事情却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善良不管怎么样都不肯离开家里,“桃园居士”只好等她睡了之后悄悄的抱着她离开。没想到到了酒店里面,善柔醒过来之后用仇视的眼光看着“桃园居士”,“桃园居士”意识到事情变得糟糕起来,想去求救但是又不知道找谁才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