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第三十一集 - 导演 之十 回复

    皮红波一脸疑惑的看着王子俊,王子俊先是做了一下自我介绍,旁边的连景英则完全没有必要再介绍了。而事情证明皮红波从进来的那一刻开始,就没有用正眼看过连景英。皮红波是个老实人,而且话不多,王子俊猜想他这样的人想要有外与可能性也是十分低的,更何况是连景英这样的美人。

    王子俊从背包中掏出本子和笔,正经的向皮红波询问起来,内容则是围绕他和连景英是如何相识并去酒店的。据皮红波交待,一周前的那天晚上他和几个同班同学一起去酒吧里喝洒,喝了半天之后众人都有些醉意。这时一个浓妆女子不小心倒在了皮红波的身上,看样子她也是喝了不少的酒了,但还是保持着几份清醒。随后女子很快便和几人打成了一团,几人又继续喝起酒来。

    众人一直喝到凌晨,具体几点也记不清楚了,大家便各自带着女朋友回去睡觉了。这时只剩下了皮红波和这女子两人,皮红波搂着女子走出酒吧,借着路灯的光线看清楚了女子的脸。这时才发现抱的竟然是一个长的十分高雅的女子,而且姿色皆是上等。

    皮红波这时醉意正浓,又抱着一个绝色美人,心中自然是有非份之想的。但是皮红波还是有几份清醒的,他还有一个十分爱他的女朋友,而且自己的女朋友长相也是十分的秀美,所以自己绝对不能做出对不起他女朋友的事情来。但是女子对自己投槐送抱,又怎么能让一个男人不动心呢。

    皮红波搂着女子在路灯下吹了一会风,自己也清醒了不少,正打算送女子回家。突然间皮红波像是着了恶一样,搂着女子招了一辆计程车前往酒店。随后就在酒店里开了一个房间,之后的事情就不用再多说了,皮红波自己也不敢开口继续往下说。

    皮红波所说的女子自然是指连景英了,王子俊记完之后看着皮红波的脸,皮红波一脸真诚的看着王子俊。王子俊相信他是没有说谎的,问道:“那你还记得那天晚上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就想和那个女子发生关系吗?是一直就想还是突然之间做出的决定?”

    “是突然之后,其实我当时十分的清醒,我明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但是身体似乎就是不受控制。”皮红波肯定的回答道。

    王子俊又问道:“那你跟那个女子之间到底有没有发生关系,请你仔细的回忆一下。”

    坐在王子俊对面的张冰灵和皮红波同时一愣,没想到王子俊居然会这么问,皮红波侧头看着张冰灵,但张冰灵却侧头看着咖啡色的窗帘。皮红波只好硬着头皮回答王子俊,说道:“我记不太清楚了,因为那天晚上实在是喝了很多的酒,但是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我记得自己是穿着衣服的。”

    如果皮红波是穿着衣服的话,这就说明他和张冰灵之间并没有发生过关系。但是皮红波为什么突然之间会把连景英带到酒店里去,但是又不和连景英发生关系呢?除非皮红波从一开始就是在说谎,他是有目的的把连景英到到酒店里去的,而且他和连景英确确实实是在酒店里发生过关系。

    这时坐在王子俊身旁一直未曾说话的连景英似乎开口说道:“我记那天早上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也是穿着衣服的,醒来的时候见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男人的身边,见到自己是穿着衣服的拿起自己的包就连忙跑出来酒店。我记得我当时确实是穿着衣服的,那个男人也是穿着衣服的。”

    连景英不可能会说谎,这样一来的话皮红波所说的话也就是真的了,但是皮红波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决定要把连景英带到酒店去呢,王子俊实在是想不明白。王子俊决定到那间酒店去调查一下,也许能从服务员的口中了解到一些情况,只是这样的事情不知道他们还记不记得,因为这件事情实在是太平常了。

    王子俊反复询问皮红波当时的情况,问他为什么身体会不受控制,但是皮红波自己也说不清楚,只觉的像是有一股外界的力量在控制在自己的身体,但是自己的意识又是十分清醒的,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从皮红波口中了解不到别的情况了,而连景英和皮红波两人对质后又解释清楚了他们之间确实是没有发生过关系,张冰灵对连景英的态度也明显缓和了很多。王子俊给张冰灵留下了一个地址,让她下午把那些照片发到连景英的家里去,张冰灵爽快的答应了王子俊的请求。

    出了咖啡厅之后,王子俊和连景英坐到来到那天皮红波带她来的酒店,王子俊走到服务台向两位前台小姐了解情况。王子俊把那天晚上的情况说了一遍,但是两位前台小姐说自己记不清楚了,这样的情况每天都会有,而且这里每天的客流量也很高,要记得一简这样的事情是不太可能的。

    王子俊失望的拉着连景英准备离开,这时长的较年青的那个前台小姐对着电脑前的那个女孩子说道:“小丽,你上周不是值的夜班吗,你应该记得的吧?”

    坐在电脑前的那个女孩子回过头来看着王子俊和连景英,最后把目光停在了连景英身上。那个女孩子看了很久,然后又说了几句像又不像的话,最后女孩子才说道:“这位小姐和那天晚上来的那位皮先生带来的女孩子确实长的很像,不过这位小姐确要长的清秀很多,所以我不敢确定这位小姐是否就是当晚的那位。”

    王子俊对那位女孩儿说那是连景英化了妆,女孩子这才确认了下来。王子俊问他为什么什记得这么清楚,女孩儿说道:“那天晚上本来我给皮先生登记之后拿给了他房间的电子钥匙卡,就在皮先生和这位小姐上楼去的时候,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带着帽子人,他手上拿着一个小型的摄相机,一直跟在皮先生他们的后面。本来我想上去问他的,但是等皮先生他们进了电梯之后,那个人就收起摄相机离开了酒店。”

    王子俊疑声问道:“那你看清楚了他是男的还是女的吗?”

    女孩儿摇了摇头,说道:“当时他穿着一件宽大的外套,所以根本分辨不出他是男还是女。”

    王子俊对女孩儿道了几声谢谢之后就和连景英离开了,时间已经临近中午,王子俊和连景英回到了家里,莲景英嚷着要自己做饭吃,要王子俊陪她下去买菜。走出住宅楼的时候王子俊朝着四号楼的位置仰头看了几眼,发现九楼F的窗口位置正有一个相机的镜头伸出窗外,王子俊决定下午过去看看。

    买菜的时候王子俊给简俊杰传了一条简讯,问他事情进展的怎么样了,简俊杰回复他已经拿到了需要的资料了,正在等神秘人联系他。王子俊让简俊杰随时联系自己,一但神秘人让他把资料交给对方,一定要马上联系王子俊,把交易地址和时间告诉王子俊。

    买完菜后连景英一个人进到了厨房里面,王子俊本来想给连景英打下手帮帮忙的,但是连景英却笑着将王子俊推了出来。于是王子俊也乐得清闲,走到连景英房间里拉开一丝窗帘,观察着对面9F住户的动向。这时对面的那个拍者已经拉起了窗帘,连相机也一起收起来了。

    王子俊只好躺到床之上面,拿出手机给苏特伦伟了一条简讯,问他事情进展的怎么样了。苏特伦回复王子俊,说现在正在调查曾乐明的事情,但是从手头上的查到的证据来看曾乐明似乎不像是那个神秘人。曾明乐每天除了上课之外,其余的时间都是呆在摄影社的办公室里面,很少出去外面的。

    王子俊让他继续调查,如果有什么发现及时通知王子俊。王子俊和苏特伦传完简讯之后拨通了南月的电话,南月把上午有人来查王子俊档案的事情告诉了王子俊,其实王子俊已经知道了,是简俊杰告诉他的。南月说来人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看样子似乎正是简俊杰请的私家侦探。

    王子俊在床之上躺了半个多小时,连景英走进房间来叫吃饭,王子俊看着茶几上的几道菜,看上去似乎挺不错的,王子俊尝了尝,味道也瞒不错的。正准备吃饭的时候,简俊杰传过来一条简俊,说凶手给他发了第二封电子邮件了,让简俊杰把王子俊的资料回复到他这个邮箱里面去。

    王子俊拨通了简俊杰的电话,让他把邮箱名和密码告诉自己,简俊杰想都没想就说了出来。王子俊用笔记下之后告诉简俊杰,让他呆在家里不要出门,如果有什么事情王子俊会马上联系他的。挂掉电话之后,王子俊又拨通了方秋的电话,把简俊杰的邮箱名和密码告诉了方秋,让他想办法查出那封邮件是从哪里发出的,并且要把伪造的那份王子俊的资料一起回复过去,方秋表示没问题,晚上就可以给王子俊回得。

    吃完饭后连景英开始收拾桌子,王子俊坐在沙发上面拿出笔记开始反复的看上面的记录,想从其中分析出一些有用的线索。连景英洗完碗之后又开始收拾自己的房间和客厅,从沙发底下还找出好几套衣物,故意在王子俊的面前扬了扬,王子俊让他不要闹,自己现在正在想事情。

    王子俊不知道拿着笔记看了多久,等自己再放下笔记的时候发现整个客厅变得温馨了不少,茶几上摆着两只玻璃酒杯,杯里倒了一些红酒。连景英见王子俊放下了笔记,端起一杯红酒递到王子俊的面前,王子俊愣了一下还是接下了,一口喝光了其中的酒。

    一整瓶红酒很快就被两人喝完了,两人这时都有了几份醉意,连景英今天没有化妆,喝完酒之后小脸扑红的。连景英躺在王子俊槐中说去睡觉,王子俊让她自己先去,但是连景英执意不肯,硬是拉着王子俊进房间去了。

    一进房间连景英就搂着王子俊,王子俊让连景英先睡,自己则走到窗边掀起一丝窗帘去看对面的楼,但是并没有发现有人正在偷瞧这边。连景英拉手一拉王子俊,王子俊顺势倒在了床之上,直接闭上眼睛装睡了。连景英搂着王子俊亲了一会,见王子俊可能是真的睡着了,自己只好躺在王子俊胸前睡觉。

    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王子俊发现连景英正躺在王子俊的身上,看了看自己身上还是穿着衣服的,证明自己昨天晚上没有和连景英做什么事情。王子俊轻轻的将连景英的头移到了枕头上面,然后帮她盖上了被子。

    王子俊走出连景英的房间,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看,上面显示有七个未接电话,其中有四个是方秋打过来的,还有两个分别是苏特伦和舒慧打的,另外一个则是简俊杰打过来的。王子俊先拨通了方秋的电话,方秋斥责了王子俊几句,随后把自己的调查结果告诉了王子俊,说那封邮件发出的地址是电影学院里面,但是具体是哪一台计算机发出的还查不到,这就要让王子俊自己去查了。

    王子俊又拨通了苏特伦的电话,苏特伦把自己调查到的结果跟王子俊说闻一遍,现在可以排除掉曾乐明是凶手的可能性了,因为他是住在宿舍里面的,几乎每时每刻都有人能给他做时间证人。王子俊把简俊杰的事情告诉了苏特伦,说凶手很有可能会在今天想办法对付王子俊,让苏特伦密切留意摄影社里的每一个人的举动,凶手很有可能就在其中。

    王子俊问苏特伦,昨天摄影社里有谁曾经发过邮件,苏特伦说自己想不起来了,但是却知道有谁没有发过。没有发过邮件的人就只有曾乐明和齐家宣两人,其它人似乎都使用计算机发出过邮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