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第三十一集 - 导演 之三 跟踪

    王子俊看着屏里熟睡的连景英,说道:“连景英说她感觉有人在背后跟踪监视她,我想也许是有这种可能性,虽然她看起来精神状况不是很好,但我想她没有骗我们的必要。刚才我在各个房间里都仔细的找了一遍,但是都没有找到窃听器之类的东西,也许是凶手藏的很隐蔽,所以才问你有没有这样的反窃听仪器。”

    苏特伦打开计算机上的网业浏览器,输入反窃听器几个字,顿时出现许多的网页,都是介绍自己的产品的,不过价格相当昂贵。苏特伦指了指其中的一个图点,说道:“你看咯,这些专业器材我们根本买不起,而且买回来也用不上几次,所以还是自己动手把窃听器找出来的好。”

    王子俊侧着身子看着屏幕,若有所思的托着下巴。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一刻了,王子俊敲了敲苏特伦的桌面说道:“今天晚上我和苏大哥在这里守着好了,舒慧和南月先回去休息吧,明天早上你们再过来替班。明天我还要和连景英去她们学校看看,我想她们学校的同学应该知道一些她的事情。”

    南月和舒慧坚持说不回去,不放心王子俊和苏特伦,怕他们两跟委托人闹出什么事情。敌不过两个女生的言语,只好让她们在这不大的房间里打一个地铺了,反正这房间原本就是客房,里面的被子床单都有,只是睡这么硬的地板担心她们睡不习惯而已。

    这套房子不是很大,舒慧花了三个多小时就把立体图和平面图制作出来了。舒慧把图象传给南月,南月再将自己测量的温度湿度等数据全都输入进了电脑里面,连景英家里的图象调查工作就全部进行完毕了。王子俊仔细的查看着图象上的每一处细节,然后再一一进行比对,并没有发现哪里有太大的出入的,可见舒慧做事是极为细心的,力求每一处都做的精细到位,绝对不含糊。

    时间到了十一点多,舒慧和南月困意渐浓,在地上铺了几层毯子就睡下了。王子俊和苏特伦两人还在继续观察着监控器的屏幕,但是却没有发现什么动静,于是两人便闲聊了起来。谈论的话题也没什么可聊性,苏特伦都是询问王子俊到底是爱白素素还是阮素玉。王子俊没有明确的回答,含糊其词的混了过去。

    大约到了十二点的时候,屏幕上连景英的房间里有动静了,连景英半睁着眼睛从衣柜里拿了一套衣物服走了出来。王子俊本来想出去问连景英想要干什么,但是苏特伦伸手拦下了王子俊,让他先看情况再出去,也许连景英只是因为睡醒了想要洗个澡而已。

    连景英拿着衣物朝着洗手间去了,从监控器上可以看见连景英连洗手记的门都没关。虽然王子俊和苏特伦喜欢看美人,但是还不至于到想要去偷看连景英洗澡的地步,于是两人只好又继续聊起天来。不过这次聊的内容却发生变化了,是关于女性的话题,主要就是谈美人,两人小声的在说着,偶尔还发出一阵阵笑声。笑的是那么的邪恶,二人不知此时这房里还有一个人是在张着耳朵听他们说话的。

    半多个小时之后连景英总算是洗完了,但是连景英却光着身的跑了出来,一边用浴巾擦着头发,一边从浴室走了出来。王子俊将苏特伦的椅子一把转了过来,两人都背对着监控器的屏幕。苏特伦睁着眼睛疑惑的看着王子俊,王子俊耸了耸肩,对苏特伦说道:“此女如莲,只可远观,不可亵完焉。再说你不怕南月知道了把你给杀了?”

    王子俊一提南月,苏特伦不由了看了看躺在地上熟睡的南月,紧接着咽了几下口水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然后冲着王子俊点了几下头。过了几分钟,王子俊认为连景英大概已经穿上了衣服,和苏特伦一起转过身来看着监控器的屏幕。连景英确实已经换好了衣服,不过只穿着衣物而已。

    苏特伦本来又想转过身去的,王子俊却对他邪邪的笑了笑,示意他这么看的话则无事,反正她已经穿了衣物了,看看身材还是可以的,苏特伦也冲着王子俊点了点头。

    监控器屏幕上连景英正在化装,手上拿着眉笔正在画眉毛,画的十分认真。而王子俊他们这边则不好过了,因为这个过程极其乏味,真不知道女孩子对着一面镜子能坐上两三个小时是为了什么。

    一个半小时之后,连景英终于结束了她的化妆,从监控器上可以看出这次她化的却是淡妆,十分的素雅。连景英走到衣柜前面挑选了一套纯白色的连衣短裙,换好衣服之后就整理了一下头发,随后又在衣柜里拿出一个手提包,装了几个化妆用的物品进去,看样子是准备出门去了。

    苏特伦小声问王子俊,因为连景英就在他们隔壁,看样子连景英恐怕是已经忘记了王子俊他们就在自己家里了。苏特伦道:“她这么晚了还准备上哪里去,难道是出去约会?”

    王子俊从背包中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现在是凌晨两点整。现在这么晚的时间连景英会上哪里去约会呢?王子俊想了想,对苏特伦说道:“苏大哥,你在这里守着,也许凶手会趁连景英出门之后进来,我出去跟着她。有什么事情就打我电话,多响几下我带耳机去跟踪也许会听不见。”

    苏特伦点了点头,王子俊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背包,发现没少什么东西,从包里拿出手机的耳机线带上。监控器屏幕上连景英已经收拾好朝着门外走去了,随后王子俊他们就听见一声关门的声音。王子俊背上包就准备跟上去,原本躺在地上的舒慧爬了起来,随手抓起椅子上的背包就准备跟王子俊一起出去。

    王子俊让舒慧继续睡觉,说自己一个人去就可以了,但是舒慧却笑着摇了摇头,王子俊只好带舒慧一起去了。如果跟舒慧磨的太久了,连景英就会走远了。王子俊和舒慧悄悄的打开门,从缝里看见连景英进了电梯二人才走了出来,赶紧跟上去按另外一部电梯。

    来到楼下的时候,连景英已经朝着小区外面走去了,王子俊和舒慧悄悄的跟了上去。出了小区大门之后连景英上了一辆计程车,王子俊和舒慧也连忙叫了一辆紧跟了上去。出租车司机很饶有兴致的看着王子俊他们两,大半夜的一男一女不好好在家里呆着却去跟着另外一辆车,王子俊没回答他,只是苦笑了几下。

    跟了十多分钟之后连景英在一个舞厅前面下了车,王子俊和舒慧也在不远处停了下来,等连景英进去了几分钟之后才跟着进去。进到大厅里的时候各种彩色灯光旋转交替,王子俊平时很少来这样的地方,一时之间还有些不适应,舒慧倒是大大方方的拉着王子俊找了一个没人的角落坐了下来。

    王子俊他们刚坐下,一个青年的服务员就过来了,问王子俊他们想要喝点什么。王子俊拿着单子看了半天,上面写的全都是洋酒,而且价格也比较昂贵,王子俊不知道应该点什么才好。舒慧从王子俊手中拿过单子,看了一眼对服务员说拿一瓶什么洋酒,王子俊也听不懂,不知道是什么酒。点完之后年青的服务员还是站在原地没有走,呆呆的看着王子俊。王子俊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没交待清楚的,愣着眼睛看着服务员,舒慧见状连忙从包里掏出钱递给服务员,服务员这才拿着单子离开了。

    王子俊坐在柔软的沙发上,眼睛快速的扫描着舞池里正在跳舞的人,一边看着问道:“舒慧你经常来这种地方吗?为什么这么熟悉呢?”

    舒慧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其实我父亲就是开酒吧的,因为母亲过世的早,一直都是和父亲相依为命,有空的时候我就会到酒吧里去客串一下大堂经理,所以对这里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你刚才是不是在想我也是一个坏女孩,经常混迹于各种娱乐场所的那种呢?“

    王子俊立刻将头转了过来,急忙辩解说道:“没有没有,我们舒慧长的这么高贵,怎么可能会是那种古惑女呢,绝对没有这么想的。刚才点的酒是多少钱,一会回去了我再给你,不过我很少喝洋酒的,而且一喝酒就会脸红,你不会介意吧?“

    舒慧捂着嘴,笑着说道:“算啦,酒钱就当是我谢谢你帮查血玉蝴蝶的酬劳吧,而且为了那件事情还让子俊哥你受了那么重的伤。喝酒脸红没什么事的,不过喝完之后可不能撒酒疯哦。“

    舒慧说完对着王子俊甜甜的笑了几下,王子俊则是一脸苦笑,知道自己很有可能是要被舒慧给送回去了。王子俊继续寻找连景英的身影,舞池中形形色色的人都在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身躯,伴着音乐和彩灯,所有的人都在尽情的释放自己心中的苦闷和烦恼。

    长的漂亮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容易让人辨认出来,经过一翻搜索王子俊终于发现连景英坐在自己对面的一处角落里面。连景英这时正坐在一个男子的身上,白色的短裙已经被男子撩到了大腿根部,男子的两只手正在连景英的腿上和身上游走着,眼睛却紧盯着桌上的色盅。

    舒慧这时也发现了连景英,王子俊站起身想过去把连景英拉过来,但是舒慧却制止了他,让他不要在这里闹事。王子俊很郁闷的坐了下来,不知什么时候酒已经送上来了,服务员正在精心的调酒。只见服务员从铝桶中夹出几个冰块放进杯子中,然后又倒了一点洋酒,又将可乐倒进杯中。

    王子俊正愁无处发些,端起服务员刚调好的酒一口喝了下去。王子俊心想道:“怎么一点酒味都没有,全都是可乐,这洋酒不是骗人的吧?”

    王子俊一脸疑惑的看着舒慧,舒慧却笑看着王子俊,示意他继续喝。王子俊随手又端起另外一杯,一口全都喝光了,还是没有感觉出酒的味道,全都是可乐。既然是可乐,王子俊也就放心大胆的喝了,一边喝一边注意着对面的连景英。连景英似乎很享受男子的摸,正笑容满面的和其他人玩游戏。

    连喝了几杯之后王子俊感觉到有点热了,从冰桶中夹起一块冰含在嘴里,舒慧这时正捂着嘴偷笑,王子俊含着冰块问道:“舒慧你老笑什么,从进来起就见你笑个不停,什么事情这么好笑,我们现在正在工作呢。”

    舒慧强忍着笑意,端起桌上的酒杯边喝边笑,说道:“你一下子喝这么多酒,我看你一会怎么回去,等下我就一个人先走了,把你留在这里,让服务员把你给赶出去。”

    说完又开始咯咯只笑,王子俊右手一扬,懒得理会她,又端起一杯喝了起来。不知不觉王子俊已经连喝了十多杯了,感觉肚子有些发胀,对舒慧说了一声,让她盯好连景英,自己先去上个厕所。舒慧笑着点了点头,让王子俊放心大胆的去,自己会盯紧连景英的。

    王子俊半信半疑的去了,在大厅里转了好一会,最后问服务员洗手间在哪里,服务员才领着王子俊去了。从洗手间出来之后王子俊感觉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真想感觉一声上厕所的感觉真好,不过看了看周围满是青年,想想还是算了,免得人家当自己是神经病。

    回到自己位置的时候,舒慧似乎正在发愁,王子俊问舒慧怎么了,舒慧指了指对面的位置。原本坐在自己正对面的连景英她们已经不知在何时离开了,王子俊端起桌上的一杯酒一口喝了下去,问道:“连景英人呢,不是让你盯好的吗,她们什么时候离开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