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第三十集 - 买糖 之九 游戏

    王子俊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块巧克力,而且还是很大块的那种,剥掉外层的铝薄纸准备放到嘴边吃的时候,突然又停了下来转而递到关景良面前,说道:“你要不要吃?”

    关景良先是摆摆手,表示自己不需要,突然发现王子俊似乎是看不见东西的,开口说道:“不用了,你自己吃吧。现在可以说找我过来有什么事情了吗?”

    王子俊在巧克力的一角咬了一口,嚼了几下吞下去之后说道:“其实没什么事情,只是最近第三高中突然有很多学生失踪,而且连老师和保安都一起失踪了,想问一下你有什么看法。”

    关景良接过舒慧泡的茶,点头致谢,然后将茶杯放在桌面上,说道:“这种事情应该是由警察管的吧,而且我已经从第三高中毕业两年了,我又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呢。”

    王子俊又轻轻的在巧克力上咬了一块,这次咬的却嘎嘎只响,说道:“第三高中有学生失踪从四年前就开始了,我想你不会不清楚吧。我希望你能仔细的回忆一下你在第三高中的那段时间里,有没有做过什么特别的事情,如果需要我们帮助你回忆的话,请不要客气,我们会给你提花帮助的。”

    关景良笑着说道:“呵呵,虽然我知道第三高中一直以来就有同学失踪,但是却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失踪,而且这些事情跟我也没什么关系,似乎我根本不会去注意。”

    王子俊将手中的巧克力慢慢包好,放到桌面上去,说道:“那我们就说一件跟你有关的事情。四年前有一位叫曹司旋的女同学,曾经给你写过情书吧,我想这件事情你应该不会否认的,因为连学校的老师都知道。如果需要找人来核对一下的话,可以找严主任过来跟你对质一下。”

    关景良脸色一变,低沉着声音说道:“是的,这件事情是有很多人知道。但是我并没有跟她有过什么,那只是她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而且她也已经过世很久了。”

    王子俊在桌上摸摸索索的触到自己的茶杯,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道:“确实,曹司旋同学已经去世很久了,但是你们之间有没有过什么关系,问曹司旋她本人是不是能了解的更新楚呢?如果你不愿意说出事情的真相的话,我想有必要请她过来一趟的。”

    关景良有些惊讶,王子俊既然知道曹司旋已经死了很久了,为什么还要说有必要请她过来一趟呢。关景良问道:“不知道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呢?为什么要去请一个过世已经很久的人过来,这似乎有一些矛盾吧。”

    王子俊放下茶杯,朝着舒慧坐的方向喊道:“舒慧,麻烦你请曹司旋的鬼魂过来一下,她应该也想见见这这打算和她一起自杀,或者说是亲手将她杀死的恋人吧。”

    舒慧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关景良打断了,关景良猛地站起来一拍桌子说道:“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把曹司旋杀死了?曹司旋是自杀的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请你不要诬蔑我,否则我有权力向法院起诉你诽谤的。希望你能收回之前所说的话,不然我无法保证是否会起诉你。”

    王子俊很随意地转动着椅子,椅子是那种可以进行360度旋转的,王子俊来回的旋转着,猛地怒吼道:““死亡罗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这个组织里面的成员都有什么样?“

    关景良先是迟疑一下,然后也跟着大喊道:“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死亡罗刹”,如果你一定要说是我杀了曹司旋的话,你可以到警察局或者法院去起诉我。一个人说话是要有证据的,如果没有证据就这样乱说话,迟早是要被人告你诽谤的。“

    王子俊背对着关景良说道:“谢谢你的好心提醒,不过我自有分寸,不需要担心。“死亡罗刹”这样的做法根本不是在玩一个游戏,而是在进行着丑恶的杀人计划,不要以为用漂白水和盐酸至造出一场意外来你们就不是在犯罪了,刑法是俱有追溯期的,只要把证据找齐了,“死亡罗刹”的所有人都将会被送进监狱。“

    关景良开始有些慌乱了,为什么王子俊会知道这么多事情,连他在“死亡罗刹”里曾经商量使用漂白水和盐酸造成出氯气杀人的方法也被王子俊知道了,王子俊究竟还知道一些什么事情。关景良不敢继续往下想,沉着声音说道:“你还知道一些什么?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事情?是谁告诉你的?”

    王子俊感觉关景良总算是松了些口,转过来对他说道:“是谁告诉我的你不用多问,你只需要把你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就行了。我想这几年以来你过的也不是很好,曹司旋的事情一直萦绕在你心头无法挥去吧,为什么不趁早把这件事解开呢?即时到时追溯起你的责任,你当时也是还未满十八岁。”

    关景良低着头,也许是在做着决定,确实他四年以来一直没有睡好过,每天晚上一入睡就会想起当年自己亲手给曹司旋套好吊绳,亲手给他搬开凳子。看着在绳圈中挣扎的曹司旋,他总是会害怕的从梦中醒过来。因为害怕坐牢,关景良始终不敢去警察局自首。

    关景良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抬头看见自己面前有一杯茶,一口将杯中的茶喝尽,看着王子俊问他还有没有茶。王子俊让舒慧给关景良再泡一杯,舒慧停下手上的工作端起关景良的茶杯又给他泡了一杯。舒慧端给关景良的时候,关景良还不忘对他说声谢谢。

    王子俊示意关景良开始说重要的事情,关景良双手抱着茶杯,似乎想从茶杯上取暖。其实杯里的茶水是凉的,王子俊爱喝凉茶,而且这个种炎热的天气似乎也只适合喝凉茶。关景良想了许久,放下手中的茶杯说道:“我可以把我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但是你们一定要保密,不能跟别人说是我说的。“

    王子俊朝着关景良点点头,示意他开始说。

    “死亡罗刹”是在四年前关景良他们刚进入第三高中成立的,本来他们是看过了“残血罗刹国”试图模仿他们,可是后来他们一群人发现在学校里面整人似乎很有意思。整蛊太久了就会发现有些无聊,于是他们便开始在网上建立一个交流群,因这样更方便他们在放学之后继续商量事情。

    有一天上完化学课之后,他们知道了漂白水和盐酸混合是可以产生有毒气体的,于是几人都想试一试,但是又没有目标。于是几人就开始策划,开始在学校里面拉人加入这个组织并且相互之前不透露对方的姓名。也就是说只有拉人进来的那个人知道他叫进来的那个人是谁,其它人是根本不知道他真名的。

    交流群中的人数在渐渐的变多,于是罪恶感觉也在升华,大家都想知道那种杀人的感觉。这时不知道是谁无意中提了一句,说曹司旋现在不是很失落吗,正好可以让她来试一试。但是群里的的人却说曹司旋根本不是他们群里的人,如果这样把他杀死了,到时候警察肯定会查到他们的。

    四年前的关景良其实很不顺,父母在意外中去世,自己寄居在别人家中,寄人离下的日子是很不好过的。关景良其实早就想自杀一了百了,他觉的活在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于是关景良跟群中的人说,他已经觉的活着没意思了,可以让曹司旋和他一起尝试死亡。

    交流群中人当然是不会相信关景良的,都开始不停的嘲讽关景良,关景良本来就决心已定,和群中的人打赌发誓,说自己一定会和曹司旋自杀的。

    也许是曹司旋真的想自杀,也许是关景良对曹司旋说过什么,在曹司旋被关进学校的黑屋之后,关景良就进来了,并且是带着自杀用的绳子和各种工具来的。两人商量了半天自杀的方式,最终曹司旋选择以上吊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在此之前还写下了一封遗书。

    关景良在曹司旋上吊之后,见到曹司旋痛苦的挣扎着,他顿时想开了,他要好好的活着,不能就这样死了。可是看见绳圈上正在挣扎的曹司旋,关景良变得很慌张,不知道是否应该将他救下来。突然间群里人所说的话浮上关景良的心头,如果曹司旋不死,他是没有面子回去见他们的。

    于是关景良狠下心来将现场自己所留下的指纹和各种东西都带走了,并且将曹司旋脚下的凳子做成是她蹬翻的样子,然后又把曹司旋写下的遗书放在了她的脚下面。关景良环视了一下现场,觉的自己没有遗留下任何证据之后匆忙的离开了现场。

    关景良讲完这些之后舒了口长气,可见这件事情压在他心中有多久了。王子俊问道:“那关于“死亡罗刹”的事情你知道多少,“死亡罗刹”是不是每年都会换人的,而毕业之后就不会再和“死亡罗刹”有任何瓜葛。你知不知道现在“死亡罗刹”里面都有哪些人?“

    关景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说道:“当初成立的时候我只在里面呆了几个月,自从曹司旋死了之后我就彻底和“死亡罗刹”没有关系了。之前我们定下的规则是只在高一内部选择新人加入,每一个顺利升入高二的同学都不再是“死亡罗刹”的一员《自从我离开之后我就不清楚他其中有哪些人了。“

    王子俊叫舒慧给他倒杯水,拿着之前的巧克力又咬了一口,然后说道:“那你们是怎么决定“死亡罗刹”内的人的死亡的,为什么还要去杀害“死亡罗刹”外面的人员呢?”

    关景良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喝了几口,发现杯中的水不多了干脆一口喝光了,擦了擦嘴角说道:“群内的人给下一个人指定一个任务,如果那个人没有完成任务,他就是这次的“死亡之星”。“死亡之星”可以自己决定一个死亡方式以及死亡地点,以便于群里的人去拍下他的死亡照片。”

    王子俊有些疑惑地问道:“那如果这个人想要害另外一个人,随便说一个完成不了的不是就可以害死他了。为什么你们还要拍下照片呢?”

    关景良端起茶杯,看了一眼发现自己茶杯里没有水了又将茶杯放了下去,说道:“其实这只是当时大家内心空虚的表现而已,没有人愿意自杀的,但是群里已经选出了一个罗刹,如果群内的“死亡之星”不愿意自杀,罗刹就会至造了出一场意外将“死亡之星”杀死。”

    王子俊有些坐不住了,没想到“死亡罗刹”居然会是一个这样的组织,肆意的杀害这些无辜的生命。王子俊怒问道:“难道你们就没想过这样做是犯法的吗?杀人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关景良似乎知道王子俊会这么说,冷静地说道:“他们是死于意外,并不是“死亡罗刹”里的人杀害他们的,既然他们选选择加入“死亡罗刹”里面,就应该知道自己会有这么一天。不过现在回想当时的情形,我们确实是在犯罪,肆意的杀害那些无辜的人,他们同样是希望能好好的活着的。“

    王子俊又问道:“那你们为什么还要杀害一些跟“死亡罗刹”无关的人员?他们并没有参与你们的死亡游戏,为什么连他们都不放过?”

    关景良说道:“每一个人心底都是潜藏着罪恶的,大家都希望亲手去结束别人的生命,那种死亡的美是任何人都无法抗拒的,你们也是一样。他们不过是成为了“死亡罗刹”里对死亡之美向往的模特而已,而且他们也是死于意外,并没有人杀害他们,他们是死于意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