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第二十九集 - 血玉蝴蝶 之八

    田宇是一个极负责的人,这一点从他做尸检上便可以看出来,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之后,田宇的尸验已经完成了。苏特伦将费元强一家人叫了过来,让他们用清水给尸骨抹身(俗你,其实就是拿水给白骨擦一擦而已),费元强和他妻子小心翼翼的在擦着,王子俊他们几人是不方便在旁边看的,走到了南月爷爷身边。

    南月爷爷还在有感慨当年的往事,一会给王子俊他们讲当年和费贵腾去寻宝的故事,一会又说自己老了,没多久就可以见到费贵腾了。王子俊把田宇拉到一边,询问他检查的结果怎么样。田宇低声对他说道:“初步可以肯定是因为失血过多的原因死而的,但是具体的还得带尸骨回去做进一步的检查才能知道,不过看眼前的这种情况,显然是不可能的了。”

    王子俊看了一眼田宇,因为他很少说这样不肯定的话。疑声问道:“那是因为失血过多而死的机率有多高?能不能给个准确一点的数据。”

    田宇掐算了一下,然后说道:“百分之七十七左右,这是保守估计。”

    王子俊哦了一声,保守估计有百分之七十七就足够了。王子俊问南月爷爷知不知道费贵腾的那块血玉蝴蝶是从哪里得来的,南月爷爷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虽然青年时曾经和费贵腾经常去探险,但是来后年纪慢慢的大了,南月爷爷便开始专业工作,很少再和贵费腾一起出去寻宝探险了。

    从南月爷爷口中怕是问不出什么来了,也许费元强还记得这些事情。好不容易等费元强他们擦完骸骨之后,王子俊几人将棺盖合好之后便开始填土,这些是力气活也就没什么好多讲的了。坟重新填好之后费元强和他妻子又拜了几拜,然后才和众人一起下山去了。

    下山的途中王子俊问费元强是否知道,他父亲生前那块血玉蝴蝶是从哪里得来的,但是却没把在棺材里发现血玉蝴蝶的事情告诉费元强,王子俊总感觉有些对不起费元强他们一家人。王子俊心里暗自祈祷道:“费爷爷啊,不是我要偷你的血玉蝴蝶,是这个东西本来就是个危险品,我只是帮您处理掉而已。”

    王子俊祷告完了之后心情舒爽了很多,费元强一边走一想回想关于血玉蝴蝶的事情。“啊”了一声,看来是想到什么了,对王子俊说道:“我记起来了,我父亲有一本日记的,原来在收拾他的遗物时无意中发现的,上面记载了许多他寻找到的东西,好像也记下了物品的来源和传说之类的。”

    看来还是有希望能了解到更多关于血玉蝴蝶的事情了,如果费贵腾的这只血玉蝴蝶是他带入到社会上来的,那他肯定会知道血玉蝴蝶都有什么样的传说和故事之类的,这对解开血玉蝴蝶和秘密有很大的帮助。王子俊连忙问道:“那本日记呢?你放到哪里去了,还能不能找到?”

    费元强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支吾着说道:“这个……因为我父亲过世已经有十多年了,当时我也才十六七岁,对那本日记当然是不感兴趣的。而且从这以后的十多年里我们搬了好几次家,那本日记还在不在现在我也说不好,要回家去找找看才行。你们跟我一块回去吧,我家就在山脚下。”

    王子俊他们很痛快的答应了,进这个小村庄才发然,费元强他们家真的很穷了。老式四合院,东边的围墙全都倒了,只剩下西面那半边残壁在苦苦支撑着。走进费元强他们家主屋,屋里的情况也是差不多,虽然用纸贴在了墙上面,但同样可以看出他们家的清苦。

    费元强苦笑了几下,让他们别介意,然后就叫妻子去泡茶过来。因为人数太多,王子俊只好在屋里四处转着,墙壁上贴满了报纸和本子纸。费元强把自己的情况跟南爷爷又讲了一遍,大抵是希望南爷爷给他谋一份工作,现在他跟妻子两人年纪大了,而且学历又不高,找工作也变得难了起来。

    南爷爷说到底还是他父亲生前的朋友,眼见他们家现在没落成这样了,不伸手拉一把也是说不过去的,南爷爷答应他过几天之后派人来叫他去上班,让他安下心来过日子就好了。等他们聊完之后,王子俊开口问道:“你父亲的那本日记呢,能帮忙找一找吗?“

    费元强说了声抱歉,自己差点把这件事情给忘了,说着便开始翻箱倒柜的找。找了很久,连他三个孩子的书和本子都一一翻看了一遍,摇着头说没有,可能是他儿子当成垃圾给卖掉了。王子俊不相信,拉着苏特伦和田宇又再找了一遍,但就是没有发现一本旧的日记。

    王子俊不禁有些失望,本以为费元强他父亲遗留下来的物品他会保存的很好的,却不曾想过他会当成垃圾去卖掉。王子俊随手拍在了土墙上面,因为纸后面都是那种粗糙的土墙面,王子俊这一下把纸给拍破了,随手抓过纸来一看,上面写着一些汉字。费元强指着王子俊手上的纸说就这这个,王子俊便开始疯狂的去撕墙面上的贴纸,可是有很多都是沾在一起的,很难分开。

    苏特伦指着手上沾在一起的两张纸,问王子俊道:“子俊,像这样的情况应该怎么办?”

    其实王子俊现在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拿在手上撕也不是,不撕也不是。还好有田宇在,田宇叫费元强打来一盆清水,将沾在一起的纸块都放入水中。纸块在水中浸泡了大约十多分钟之后,田宇才将纸捞了出来,这次却容易分开许多了,只不过上面的字迹却变得模糊起来。

    凭借着能看清楚的字迹和猜测,王子俊推想出事情的大概。

    一九九四年七月,费贵腾和一群探险爱好者来到了滇池一带的小村落里,这村落里的村民是一个少数民族,很少和外界的汉人打交道。虽然他们是少数民族但却是很好客的,于是费贵腾和其他擦险爱好者就在村里住了下来,一边向村民们打听各种奇闻古事,一边在村子周围寻宝。

    他们住了一段时间之后,不知探险队里的人从哪里得知村中有血玉蝴蝶这件事情,众人便都对血玉蝴蝶好奇起来,非要亲眼看看这血玉蝴蝶不可。村里的人其实并不是小气,因为血玉蝴蝶确实是邪物,他们都将血玉蝴蝶封存了起来,但是封存的位置让探险队的人知道了,当天晚上探险队商量之后决定一起去偷。

    封存血玉蝴蝶的地方有人看守着的,而且里面布满了机关,探险队的人刚拿起一块血玉蝴蝶就惊醒了守卫的人,探险队的人只好拿着一块血玉蝴蝶逃跑。很幸运,探险队的人全部都逃跑成功,逃到了村外的原始森林之中的一行人,开始商量怎么分配这块血玉蝴蝶。

    但是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当天晚上探险队的一名成员就死了,而且死状恐怖之极,全身的血液像是被吸血鬼吸干了一样,但是身上又找不到一个伤口。探险对剩下的三人都惊慌失措,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自私是人的天性,探险队的的其中一名成员偷偷的将血玉蝴蝶带在了身上,结果第二天早上其它两人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偷血玉蝴蝶的那个队员也死了,死状和之前的那一名成员一样。

    剩下的两名成员(注:这里不包括费贵腾,他不是险队的成员之一,因为探险队偷了血玉蝴蝶,他不跟着一起逃跑的话,会被村民们怎么样,谁也不知道。)为了能尽快的离开这片森林,二人把已经的成员身上有用的东西都脱了下来,血玉蝴蝶也一起带走了。

    费贵腾跟着他们一直走,在森林里走了一天一夜,但是一夜过去又一个成员死去了,死去的那个成员身上带着血玉蝴蝶。这一次唯一幸存下来的那名探险队员却没有将血玉蝴蝶私自藏起来,而是大大方方的交给了费贵腾。费贵腾在滇池村落里曾经听人说过关于血玉蝴蝶的传说,说这里里面封印着的是吸血的恶魔,封印在血玉蝴蝶里的恶魔不仅吸人血,而且还吞噬人的灵魂。

    费贵腾不知道应不应该保留下这块血玉蝴蝶,单从玉的颜色和形状来看这血玉蝴蝶就是价值连城,更不用说是一件古物了。一边是利益的诱使。一边是对死亡的恐惧,费贵腾不在这生死线上挣扎着,这是一场以命换财的赌注。费贵腾最后还是经不住利益的诱使,选择了血玉蝴蝶。

    不过他虽然选择了血玉蝴蝶,但是却不敢用自己的手去碰它,而是拿出一块红布小心的将血玉蝴蝶包了起来,然后又装入到了一个小盒子中。带了一天一夜之后,费贵腾发然自己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死去,于是便急着将血玉蝴蝶带回家去。

    没过多久,费贵腾真的把血玉蝴蝶带回了家中,而自从费贵腾回到家之后,财运便一路直升,周围的邻居都是认识费贵腾很多年的,便有人开始打听他钱财的来源,费贵腾也不对外人提起,他认为这是血玉蝴蝶给他带来的好运。直到有一次村里的一个老人对他讲,“莫拿寿命去换财”,费贵腾对这不以为然,认为是那个老人胡乱说的,从些费贵腾就更将血玉蝴蝶视为珍宝了。

    日记的最后一处还有七个小字,写的不是很清晰而且刚才又被浸泡过了,半猜半看的给认了出来“蝴蝶里面有恶魔”。南月念出这几个字的时候,王子俊愣住了,然后自言自语地说道:“蝴蝶里面有恶魔?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蝴蝶里面真的封印着什么恶灵?“

    就在王子俊自言自语的时候,田宇指着王子俊的脸说道:“子俊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一点色血也没有。“

    王子俊突然醒悟过来,拿出口袋里的血玉蝴蝶,这是第三次看这只血玉蝴蝶了,比之前的两次颜色都要深许多,这时已经变成了深红色的了。王子俊感觉有些头晕,把血玉蝴蝶交到了田宇手上,自己撩起T恤一看,胸口上隐隐约约的有一个蝴蝶模样的花纹,虽然看不很清楚,但是蝴蝶的形状却是能看出来的。

    王子俊意识到事情变得严重起来了,让田宇先找一个块红布将血玉蝴蝶给包上,然后再找一个盒子把血玉蝴蝶和红布一块放进去,等带回了学校里再说。田宇看着王子俊苍白的脸色,也猜出了个大概,将血玉蝴蝶放入了清水盆中,然后让费元强去找一块红布来,自己又从背包中拿出一只香烟盒子。

    费元强很快找来了红布,但是当他去看盆里的清水时,当场就愣住了,原本清彻的水全都变成了红色,红的就像是刚流出来的血液一样,盆的中央位置更是红的有些发黑。田宇从费元强手中接过红布,然后又端着水盆将里面的红水全部倒掉了,小心翼翼的用手布包起血玉蝴蝶,然后装进了香烟盒里面。

    田宇都弄好之后,看着脸色苍白的王子俊,对他说道:“子俊,你还是赶紧去医院里看一下的好,你现在脸色真的很差。”

    旁边的苏特伦和南月也劝王子俊去医院里看看,但是王子俊始终坚持说自己没事的,休息一下就会好的。没几分钟王子俊就昏了过去,田宇他们连忙背起王子俊,开车将他送到了医院里面。

    王子俊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舒慧扑在病床边上睡着了,王子俊推了一推舒慧,问她为什么会睡在这里。舒慧见王子俊醒了过来,偷偷的擦了擦眼角,却被王子俊注意到了。王子俊问道:“舒慧,你哭什么?”

    舒慧笑着说道:“没有啊,我哪里哭了。沙子进眼睛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