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第二十九集 - 血玉蝴蝶 之六

    文云生用手指了指王子俊,笑着说道:“呵呵,这就不懂了吧。自古以来法医给尸体做尸检的时候都是不说话的,虽然说有些迷信的成份,但这确实是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人死后灵魂会徘徊在尸体旁边,如果死者还有什么心愿未了的话,就会叫旁边的人给他完成心愿。如果有旁边有人在说话,死者则会认为法医是答应了他的请求,会一直缠着他直到帮死者完成心愿为止。”

    王子俊“哦”了一声算是明白了,却没想到法医里还有这么一个规矩,于是继续去看摄像机的屏幕。王子俊看见屏幕里陶千海的胸前有一个淡蓝色的小光在闪,但却不是很明显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是分辨不出来的。王子俊按了一下暂停键,让文云生来看。

    文云生拿着摄像机端详了很久,边看边想说道:“我记得在给陶千海做尸检的时候没有这个的,怎么这次却出现了淡蓝色的光呢?奇怪了,你继续往下看,也许还能发现些什么。”

    接下的画面就是解剖了,在检查陶千海胸腔的时候,发现心脏壁上附有一样物体,深红的颜色比心脏还要深许多,而且上面还布满了许多血管,看起来有些恐怖。文云生小心翼翼的将那件东西取出来,因为上面还有一些血管不得不使用手术刀将血管切开。取出来擦拭干净之后才看出来,这是只一蝴蝶血红色的蝴蝶。

    当血红色的蝴蝶从心脏壁上取下来之后,淡蓝色的光体从尸体的心脏位置转移动了蝴蝶身上,那蝴蝶似乎是在吸收这淡蓝色的光,没过多久那淡蓝色的光线就消失不见了。随后血红色的蝴蝶被放在了一边,文云生继续给尸体做尸检,但是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

    看完之后,王子俊和舒慧面面相觑,都希望对方能先开口说些什么,最后还是王子俊先说,说道:“我看血玉蝴蝶可能俱有吞噬灵魂的能力,而且还有吸血的能力,这两点目前还只是推测,有待证实。如果这两点都是真的,那这血玉蝴蝶就必需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收集起来并且存封,否则就会如现更多人的死亡。“

    舒慧这时却默不作声了,因为这些血玉蝴蝶是从她们那里流传出来的,现在已经有人因为血玉蝴蝶而死亡了,舒慧心里有些难受。王子俊看出舒慧的想法,拍了拍她的肩膀对他说道:“舒慧,别在意了,这些血玉蝴蝶也不是村里人故意放出来害人的,我会帮你尽快把血玉蝴蝶全都找齐的。“

    舒慧看着王子俊的微笑,更加相信了王子俊所说的话。王子俊觉的时间也不早了,打算回学校里了,文云生挽留他们再等一会儿,等他下班了一起去吃顿饭算是叙旧。王子俊表示自己学校里还有事情,等下再有时间再一起聚会,到时候把方秋他们都一起叫过来。

    回到学校的时候苏特伦他们正在收拾东西,新生接待的工作已经完成了,过两天就要进行新生军训了。南月说打算明天回家去看看,顺便问问她爷爷那个朋友的事情。王子俊说和她一起回去,苏特伦也争着要一起过去,舒慧因为要军训所以不能跟他们一起去了,王子俊表示他会处理好的,如果南月他爷爷的那位朋友真的有血玉蝴蝶,他会想办法带回来的,让舒慧安心的在学校里进行军训。

    次日,王子俊、苏特伦跟着南月回家了,这次却不是回的山里的别墅,而是市内的一处小区套房。南月爷爷现在是一个人住的,有个保姆每天会过来给他做饭收拾屋子,一个人很孤单。王子俊他们进门看见南月爷爷的时候,发现他比上次见的时候老了许多,头发全都白了,连脸上的皱纹都多了很多。

    王子俊进门换好鞋之后叫了一声“爷爷”,南月爷爷连回答应的声音都苍老了很多,王子俊觉让他一个人住在这里实在是很可怜。三人坐下之后闲聊了许久,王子俊把这段时间的奇遇都跟南月爷爷讲了,南月爷爷对这些奇遇也是很有兴趣,还表示如果不是自己老了,还真想和王子俊他们一起去研究这些事情。

    聊了一会儿之后话题又转到了血玉蝴蝶上面,南月爷爷表示自己在十多年前也曾经见过一只血玉蝴蝶,不过和王子俊描述的有些出入,那只蝴蝶是刚张开翅膀的,就像是准备起飞的的样子。王子俊又问南月爷爷,他见到的那只血玉蝴蝶上面有没有螺旋状的花纹和翅膀的背面有没有奇怪的文字。

    南月爷爷拍着自己的脑袋回忆着,想了很久但是想不起什么线索,说道:“太久了,记不起来了,如果我那个朋友没过世的话,我还可以带你们去他家里看看那只蝴蝶。只可惜现在他已经过世了,连那只血玉蝴蝶后来也找不到了,他的家人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很久没有联系过了。”

    王子俊觉的事情有些蹊跷,血玉蝴蝶的主人过世之后蝴蝶就不见了,这其中一定会有什么联系,也许蝴蝶就在南月爷爷他朋友的尸体里面也说不定。王子俊想到这里的时候连忙问道:“爷爷,你还能不能记起来你那位朋友是葬在哪里的?还能不能联系到他的家人,我想开棺验尸。”

    南爷爷想了想,说道:“他坟的位置我到是记得,而且我近年也去拜过他,只是他家人我就不知道住在哪里了,自从他本人去世之后就没再联系过了。”

    王子俊又问道:“那您那个朋友的忌日还记得吗?只要在忌日去坟前等他的家人,就一定可以等到了。“

    南爷爷说道:“恩,说得对。以前我经常是一个人去的,一年去一两次,每次去的都不是他的忌日,所以没遇到过他的家人,我把他坟墓的地址写给你们,你们去看看吧也许能等到他家人也说不定。“

    南月留了下来,因为她想陪陪南爷爷,苏特伦和王子俊两人拿着地址就准备离开,毕竟他们的时间不多,马上就要正式开课了,而且苏特伦和南月都已经加入了学生会,以后能和王子俊一起查案的时间就更少了。二人下楼之后打车往郊外奔去,现在还是上午,如果运气好的话也许能遇见他们的家人。

    市郊的坟山,这里满山都是坟墓,王子俊手中拿着南爷爷写的墓址和名字,一边找一边小声的说道:“费贵腾,费贵腾。苏大哥你找到了吗?“

    苏特伦在了面那一层找,但是还没找到,这时旁边有几个人朝山下走去,苏特伦注意看了一下,是一家三口,两个大人带着一个小孩子。苏特伦没怎么放在心上,也许是来扫墓的吧,然后就继续找费贵腾的墓了。苏特伦又往上面那一层去找。

    王子俊听到苏特伦叫他,似乎是已经找到了费贵腾的墓。王子俊上来的时候,发现这里的香烛才烧不久,证明才有人来拜祭过,王子俊和苏特伦同时朝着下山跑去。上山容易下山难,王子俊现在觉的这句话说的一点也不错,因为他现在小跑着下山感觉身子总是往前倾斜,就像是要往山下滚下去一样。

    好在赶上了,这一家三人是步行下山的,看他们的衣着打扮似乎不像是有钱人家。王子俊喘着粗气问道:“你们好,我叫王子俊,请问费贵腾是不是你们的家人?“

    那个男人看着王子俊,看了一分多钟然后说道:“他是我父亲,请问他们有什么事情吗?“

    王子俊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男人说道:“我们是‘灵异现象调查所‘的,现在在调查一件关于血玉蝴蝶的案件,据你父亲的朋友南先生说,你父亲生前曾经收藏有一只血玉蝴蝶,你们还记得这件事情吗?麻烦你们仔细的回想一下。“

    男人说道:“我父亲生前确实是藏有一只血玉蝴蝶,但是在他过世之后就已经不见了,我在家里找了很久也没找到,不知道是放到哪里去了,也许是在葬礼上被别人拿走了也说不定。“

    王子俊从包里拿出本子,边记边问道:“还没请问你的名字?你父亲的死因是什么?能不能想起来那块血玉蝴蝶是什么人拿走的?“

    男人回答道:“哦,我叫费元强。我父亲是得了突发性心脏病过世的,这是医生说的,但是我父亲的身体一直很好并没有听说过有心脏病。当时因为亲戚们都说死者要入土为安,所以我也就没怎么去在意了。血玉我真的想不起来是谁拿走了,因为当时葬礼上的人很多,而且我当时也无暇顾及那么多。“

    看费元强一家人的模样似乎日子过的也很清苦,王子俊边写边说道:“你们家现在的情况应该不是很好吧,说一句比较迷信的话,你父亲坟的位置不好,所以才导致你们家里的运势不好。如果能帮你父亲移坟的话,你们家的财运一定会变好的,你们可以考虑一下。“

    这句话明显触到了费元强的痛处,他们家现在确实经济条件不好,费元强低声说道:“可是改坟的话要很多钱的,我们家里现在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钱的。”

    王子俊笑着说道:“如果短时间之内改不了坟的话,也可以帮你父亲拣骨(拣骨是南方的一种说法,是指帮墓葬里的尸骨洗骨,把身上的尸体擦洗干净。),明天就是一个很好的拣骨日子,你们可以商量一下要不要给你父亲拣骨,这件事情我们可以免费帮你们,而且说不定还可以找出你父亲的死亡原因。”

    费元强小声的跟妻子商量了一会儿,然后跟王子俊说道:“那好吧,明天我们会在父亲的坟前等你们,工具我可以带过来,那就麻烦你们了。”

    王子俊心里暗自窃喜,没想到自己居然真的把费元强给骗倒了,王子俊连忙说:“不麻烦,不麻烦。本身我们也是为了查这件事情而来的,那我们就这样约定好了,明天上午在你父亲坟前见面“。

    王子俊和费元强他们一家一起聊着下山了,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苏特伦打电话给南月,把事情的经过都跟她说了,南月表示他爷爷明天也想一起去看看,让苏特伦他们明天去之前先给她打一个电话。

    舒慧得知王子俊他们回到学校之后,在食堂里找到了王子俊他们,询问了今天的情况。王子俊表示还没有见到血玉蝴蝶,舒慧的情绪论变得有些失落,王子俊安慰他明天自己会再去一次的,让他不要担心,等明天开棺之后就会知道到底费贵腾有没有血玉蝴蝶了。

    舒慧问道:“学长,你对费贵腾的死有什么看法,会不会和血玉蝴蝶有关呢?“

    王子俊想了想,说道:“虽然血玉蝴蝶未必是杀人的凶手,但是肯定和血玉蝴蝶拖不了关系,如果能仔细查清楚费贵腾尸体的话,也许能查清楚一些什么。对了,舒慧你最近不要佩带血玉蝴蝶了,等所有蝴蝶全都收集完之后再全部送到你外婆那里去,我有种感觉这蝴蝶不是什么好东西。“

    舒慧取下佩带在脖子上的血玉蝴蝶,拿在手里仔细的看了许多,然后说道:“我明天打电话回家问问我外婆,她应该知道这血玉蝴蝶一共有多少只的,这样也方便我们继续查找其它血玉蝴蝶的下落。“

    王子俊从舒慧手中拿过血玉蝴蝶,拿在手里仔细揣摩,但是看不出这只血玉蝴蝶上面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血玉蝴蝶翅膀上的螺旋体到底是干什么用的呢,而且中间还有一个类似“封”的奇怪文字,这两条一定是重要的线索,只要查清楚这两条的作用,一定就能解开血玉蝴蝶的秘密了。

    王子俊的电话这时响了起来,拿出电话一看才知道是方秋打过来的,王子俊接通了电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