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第二十九集 - 血玉蝴蝶 之四

    第三块玉。

    王子俊被苏特伦用手肘顶在胸前,苏特伦的左手力气大的吓人,王子俊已经疼的眦哇乱叫了,眼睛都快流下来了。苏特伦见王子俊眼泪在眼框中打转了,知道是自己下手重了,连忙把手松开了。王子俊含着眼泪看着苏特伦和南月,带着哭腔说道:“见过狠的,没见过你们这么狠的。”

    南月知道做错事情了,蹲下来装着一脸无辜的样子,双眼含着眼泪对王子俊说道:“子俊哥,我们不是故意的,你不要生气好不好。我们知道错了,我蹲下来数沙子,你不要生气了好吗?”说完南月一边拉着王子俊的左手,边说边摇一幅楚楚可怜的样子。

    王子俊看着他们两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旁边的舒慧见王子俊疼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从包里拿出纸巾递给王子俊。王子俊边擦眼睛边对南月和苏特伦说道:“今天晚上罚你们两请客吃饭,有什么要问的就自己问舒慧,免得你们不相信我说的是真话。疼死我了,赶紧过来给揉揉啊。“

    吃晚饭的时候,南月调侃舒慧是不是对王子俊有意思,如果是的话她可以促成这件事情。不过南月这话说得有点过头,她自己根本没有这个把握就胡乱的给人开药,真不知道这个小丫头是怎么想的。说来说去话题又转移到了血玉蝴蝶上面,王子俊把今天在拍卖会场的事情给苏特伦他们讲了一遍。

    苏特伦对这个倒不是很惊讶,血玉蝴蝶的价值他多少也是知道一些的,只是没想到会上亿而已。南月听到血玉蝴蝶的时候,倒是和苏特伦的表情不同。虽然她没在电视上看过血玉蝴蝶的介绍,但却像是对血玉蝴蝶有些了解一般,开始回忆在哪里见过血玉蝴蝶。

    南月歪着脑袋想了想久,终于想起来了,说道:“我曾经在爷爷的一个朋友家里见过一次血玉蝴蝶,不过和舒慧的这一只有些不同,那只的颜色要深很多,是那种深红的颜色。”南月拿着舒慧的血玉蝴蝶一边看一边说道。

    王子俊疑声问道:“和舒慧的这只不同?那是什么样的?”

    南月一边回忆一边说道:“这两只翅膀上面没有这个螺旋体,翅膀的下面也有两个奇怪的文字,不过和这样却不一样。”

    王子俊拿过血玉蝴蝶,仔细揣摩一许久,然后问道:“你还能不能记起那个符号是怎么样的,用笔写下来给我看看。现在还能不能再找到那块血玉蝴蝶?”

    王子俊叫服务员拿来纸和笔,南月拿着笔想了半天,却少不知道从哪里下笔。过了半天才悠悠的说道:“我忘了怎么画了,该怎么办?”

    旁边三人都差点晕过去,王子俊喝了一口水,说着标准的普通话客气地问道:“您还记得那血玉蝴蝶是在哪里见到的吗?是您爷爷的哪个朋友家里见到的。要是不记得的话你就不用说话了,免得我们三人都吐血。”

    南月拿筷子在王子俊头上敲了一下,苏特伦见状也拿起筷子在王子俊头上狠狠的敲了一下,舒慧见他们两都敲了,也跟着拿起筷子在控中扬了半天,却没敲下去。南月和苏特伦都盯着舒慧看,示意她也敲下去。王子俊见舒慧不忍心敲他,笑着对舒慧说道:“还是舒慧好,不像这两个坏蛋。“

    王子俊刚说完,舒慧就拿着筷子重重的在王子俊头上敲了一下,敲完之后还不忘说道:“呃,我没说过我是个好人呢,我也是个坏蛋,看你怕不怕。“说完三人笑在了一起,王子俊只好拿起筷子吃饭。

    南月的笑声突然停了下来,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正经地对王子俊说道:“我爷爷的那个朋友好像已经过世了。都已经有十多年了,听爷爷说是得急病去世的。“

    王子俊听到‘得急病去世’的时候,意识到事情似乎变得有些不寻常了。陶千海收藏有血玉蝴蝶也是‘得急病去世’了,现在南月她爷爷的朋友收藏有另外一只血玉蝴蝶也是得急病去世了,这两者之间不会会有某种关联呢?王了俊连忙问南月还能不能想起她爷爷这个朋友的家是在哪里,南月说自己也不清楚,只有回家去问问她爷爷才知道。

    吃饭的时候,餐厅里的电视正在播放今天拍卖会的报道,王子俊这时候发知道血玉蝴蝶是以一亿三千万被一个叫伍子平的人拍下了。王子俊对这个伍子平不了解,南月解释给他听。伍子平是青宁市很有名的收藏家,从青年起便开始收藏各类奇珍异宝,他是继承了家族的产业,所以也够他来收藏这些东西的。

    舒慧听到南月爷爷的朋友家里藏有第三块玉,情绪变得有些激动马来,催着南月马上打电话问问,南月安慰舒慧不要这么着急,等过两天学校的新生接待处理完之后她回家亲自问她爷爷去。安月装着一幅小大人的样子教育舒慧,其实她自己还不知道舒慧要比她大几个月。

    次日上午,苏特伦和南月还是继续在新生接待处工作,王子俊和舒慧早早约好了想到伍子平家里去一趟,想亲眼看看另外一血玉蝴蝶上面的符号和花纹。二人只打听到了伍子平公司的位置,不知道他家在哪,所以只好去伍子平公司找他了。

    刚走进伍子平公司的时候,王子俊就被门前的保安给拦了下来,询问他们是干什么的。王子俊今天是准备好了才出来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在保安面门晃了一下说道:“我们是‘灵异现象调查所’的,找你们老板有点事情,你不用带我们上去了,我们自己上去就行。“

    说完王子俊就拉着舒慧朝大厦里面走去,保安愣在原地,还在回想王子俊所说的那个‘灵异现象调查所‘。

    走到前台的时候,王子俊没有直接去问前台小姐伍子平的办公室是在哪里,而是跟旁边来联系业务的一些人打听。这些人都是人精,常常上门给各大公司的老总推销自己的产品之类的,所以对老板办公室的位置是了解的一清二楚,当王子俊去问他们的时候,众人甩给他一个鄙视的眼神,然后告诉了他。

    这时从旁边的电梯里下来几个穿西装的人,推销的务业员立刻蜂拥而上,王子俊看了一眼那几个穿西装的人,并没有伍子平在里面。王子俊位着舒慧走到前台问前台小姐,说道:“小姐,你们的老板是不是不在公司里面,能不能麻烦你打个电话给你们老板,就说我们找他有件很重要的事情。”

    前台小姐看了王子俊他们一眼,看王子俊和舒慧像是两个大学生,以为他们是来这里应聘的,柔声对王子俊说道:“如果要应聘的话是去人事部的,我们老总是不管应聘的。”

    王子俊连忙摆手说道:“我们不是来应聘的,是来找你们老总谈一件重要的事情的,麻烦你联系一下好吗?就说我们手上有另外一块血玉蝴蝶,如果你们老总知道的话一定会过来接我们的。”

    前台小姐一脸疑惑的看着王子俊,她自然知道血玉蝴蝶的价值是多少,愣愣的看着王子俊,也不去打电话。王子俊见她不相信自己,从舒慧手中接过血玉蝴蝶,在她眼前晃了几下。这时她是反映过来了,而且是真真切切的看见了血玉蝴蝶,连忙拿起电话拨通了总经理办公室的电话,嗑嗑巴巴的把事情跟他们经理说了一遍,挂掉电话之后长舒了一口气,突然想起来王子俊他们还在旁边,告诉他们经理马上派人下来接他们。

    王子俊和舒慧等了几分钟,果然有两个穿西装的男子下来接他们了,二人带着王子俊他们俩来到了十七层,王子俊觉的有点奇怪,那些业务员不是说伍子平是在十九楼办公的呢,为什么这两人会带着他们跑到十七层来了。王子俊将血玉蝴蝶悄悄塞给了舒慧,示意她把蝴蝶收藏好,防人之心不可无。

    穿西装的两个男人带着王子俊他们来到了一间办公室门口,从这紫木的门上就可以看出来里面的人一定是个高层。王子俊轻轻敲了几下,里面的人叫他们进去。王子俊推开门让舒慧先进去,自己进去后又把门给带上了。那两个西装男,看样子像是两个保镖,还是先把门给锁上的好。

    在办公椅上坐的人却不是伍子平,而是一个很年青的男子,看样子约是二十七八岁,英气勃勃长相也十分俊美。男子俊礼貌的请王子俊和舒慧坐下,然后打了个电话叫秘书泡两杯咖啡进来。放下电话之后,男子看着王子俊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伍傲英,是这间公司的总经理,伍子平是我父亲。不知道二位找我父亲究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呢?“

    王子俊听这伍傲英说话的口气,就知道他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还不如开门见山的和他直接说好了。王子俊也微笑着说道:“我叫王子俊,这是舒慧,我们来找你父亲是为了那块血玉蝴蝶的,而我们手上现在也有一块血玉蝴蝶,所以希望能和你父亲坐下来谈谈,不知道您父亲是否有时间和我们聊聊。”

    伍傲英是个精明的商人,知道王子俊他们既然敢这么大摇大摆的走进来,手上肯定就会有真货。伍傲英猜想王子俊他们肯定是想把自己手上的那块血玉蝴蝶卖给他父亲,既然现在这件事情被他先知道,何不直接从他们手上买过来,如果花三千万买下的话,他自己至还还可以净赚一个亿。

    伍傲英的如意算盘打的铛铛响,王子俊见他不说话,知道伍傲英心里肯定在盘算把他们手上的那块血玉蝴蝶给买下来,于是王子俊也装做不说话,侧着脑袋去欣赏舒慧的脸。伍傲英想了一会,然后对王子俊说道:“家父最近因为身体不好,所以不方便见外人,如果二位有什事情可以直接跟我商量,伍家的事情我可以全权做主的,你们二位只管说便是了。”

    王子俊有些瞧不起这个伍傲英,但是想想人家是大公司的老板,自己什么都不是,一个普通学生而已,也没什么瞧不起人家的理由。王子俊仍旧笑着说道:“我们来找你父亲是为了那块血玉蝴蝶,因为我们手机正好也有一块同样的血玉蝴蝶,所以想和你父亲交流一下,麻烦你帮我们引见一下。“

    伍傲英见王子俊他们没有和自己谈的意思,于是便直接问道:“虽然你说你们手上有另一块血玉蝴蝶,但是我没有看见怎么敢确定是不是真的呢,万一我把你们带去见我父亲,而你们又拿不出血玉蝴蝶,那我不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大麻烦了。如果你们想把血玉蝴蝶卖给我父亲的话,你不如直接开个价。“

    王子俊知道伍傲英肯定的会这么说的,从舒慧手中接过血玉蝴蝶,提着血玉蝴蝶上的红绳子吊在自己面前,轻轻的摇晃了几下。说道:“这血玉蝴蝶是不是真的,用眼睛看一下就知道了,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情,这血玉蝴蝶是一件危险物品,如果不懂得其中的秘密的话,后果和陶千海将是一样。“

    其实伍傲英也知道这血玉蝴蝶不是一件什么好东西,只是这血玉蝴蝶带来的价值却是非同寻常的,伍傲英见王子俊他们没有和自己说下去的意思,只好拿起电话拨通了伍子平的号码,然后简单的说了几句之后便告诉王子俊他们,伍子俊一会就派车过来接他们。

    王子俊随后又后伍子平闲聊了向句,无非就是赞叹他这么年青就能支撑起一个这么大的公司,也十分佩服他。不过这一句说的倒是真心话,一个人要支撑起这么大的公司确实很不容易。伍傲英也不由得夸赞了王子俊,说他的行为做风完全不像是一个二十岁的青年大学生,不过这话是褒是贬就不知道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