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第二十九集 - 血玉蝴蝶 之三

    拍卖师的助手给王子俊他们上好茶之后就退出去了,像这样的事情她是不过问的。拍卖师很客气的请王子俊和舒慧品尝一下他这里的好茶,王子俊和舒慧都是南方人,自然懂得茶应该怎么去品,王子俊端起茶杯浅尝了一口。茶确实是好茶,只不过眼前的人确是个十足的势利小人。

    王子俊说道:“陶千海的那只血玉蝴蝶为什么之前在电视上没有公布过呢?而且在入场的手册里面也没人介绍,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又出现了?”

    拍卖师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但是看见王子俊拿着血玉蝴蝶在上下抛着,心里很不是个滋味,想想还是告诉王子俊算了。说道:“本来这个事情是不能告诉外人的,不过看在血玉蝴蝶的份上,我还是讲给你听算了。”

    于是拍卖师把整件事情的经过给王子俊讲了一遍。

    数天前陶千海在做完电视访谈之后,被人发现意外地死在家中的书里,当时陶千海的家人选择了报警。警察赶到现场查看之后,发现死亡现场却并没有第二个人出入的书房,是凶杀的可能性顿时变少了很多。而且在对陶千海的家人做完调查之后,他们都各自有着不在场证明。

    于是陶千海是被谋杀的可能性变得越来越小,而且从隐千海的尸体上也并没有发现任何的伤口,而死因却是因为失血过多,身体里的血液几乎都被放干了。凶案现场以及陶千海的家中没有发现任何地方沾有血迹,陶千海身体里的血液一时之间去向不明,警察都认定这是一起凶杀案。

    陶千海的尸体被带到警察局里做尸检,解剖尸体的时候发现场,陶千海心脏的位置上纹有一个蝴蝶的印迹,而且颜色像是用鲜血刻印上去一样。尸检官不敢胡乱解剖,将这个情况上报到了上面,警察又找来陶千海的家人来查看尸体,问他们陶千海生前是不是在心脏位置纹过纹身。陶千海的家人一口否定了警察的问题,陶千海生前是从不做这样的事情的,就连染头发都没有过,更不用说是纹身了。敢在心脏处纹身的人又会有谁呢,一不小心的话就可能会被剌破心脏,而且即使是纹出来的也不可能是血红色的。

    尸检官之后将陶千海的尸体解剖,发现在他的心脏上面附有一只玉蝴蝶,不过这只玉蝴蝶却是血红色的。警察将血玉蝴蝶拿到陶千海家中,让陶千海的家人辨认这只血玉蝴蝶是不是陶千海生前曾经收藏的那只,陶千海的家人一眼便认了出来,确定这只血玉蝴蝶就是陶千海的。

    可是当警察把发现血玉蝴蝶的过程告诉陶千海家人的时候,陶千海全家人都傻了眼,一只收藏的血玉蝴蝶为什么会跑到陶千海身体里面去。显然绝不是陶千海自己把血玉蝴蝶给放进心脏里面的,难道是血玉蝴蝶自己飞进陶千海身体里面,把陶千海全身的血都吸干净了?

    陶千海的家人觉的这个血玉蝴蝶是个不详之物,于是决定将它拍卖掉,拍卖师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上门央求让他们公司来进行拍卖。在拍卖师的软磨硬泡之下,陶千海的家人终于答应由他们公司来进后拍卖。

    拍卖师讲完之后喝了一口茶,对王子俊说道:“事情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的了,陶千海的事情也是我通过其它渠道解来的,话这些事情一般人是不可能会知道的。要不然陶千海的家人也不会答应由我一个青年的拍卖师来进行拍卖,他们也是害怕我把这件事情向外公布。“

    王子俊扭头看着舒慧,想问他血玉蝴蝶是不是有吸血的能力。舒慧没等王子俊开口问,自己先摇头表示不知道。王子俊只好转过来问拍卖师,说道:“现在警察查出陶千海的真正死因了吗?现在确定陶千海不是被人谋杀的?“

    拍卖师摇头说道:“根本无从查起,尸检官在陶千海的尸体里发现了血玉蝴蝶之后,警察又对陶千海的家里做了几次调查,全都是毫无结果。在陶千海死亡的书房里,也没有发现有人出入的迹象,所以警察现在也不敢断定是凶杀还是自杀。“

    王子俊看了一眼舒慧,示意她准备离开,王子俊站起身对拍卖师说道:“我们先回去了,如果考虑好了找你拍卖的话,我会联系你的。“

    拍卖师连忙站起身来,从自己桌上拿出一张名片,双手递给王子俊,说道:“好的,好的。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有需要可以随时联系我,电话是二十四小时开机的。能不能把您的名片留一张给我呢?“

    王子俊在手袋里掏了半天,记得自己还有几张名片的,怎么突然之间就找不到了。这时旁边的舒慧连忙拿出一张名片递给拍卖师,拍卖师双手接过看了几眼,疑声问道:“‘灵异现象调查所‘?这是干什么的?“

    王子俊笑着解释道:“就是专门调查超自然现象事件的,就像是这个一样。”说完王子俊指了指自己手上的血玉蝴蝶。

    拍卖师这才明白过来,随后就送王子俊他们出去了。

    王子俊和舒慧两人走在路学校的路上,现在已经是下午两点了,正是一天当中最热的时候。王子俊建议先去吃饭,毕竟已经一上午没有吃饭了,实在是很饿。王子俊找了一间比较干净的餐馆,点了几个南方的有名的菜,也不知道合不合舒慧的味口。

    王子俊给舒慧倒了一杯水,自己也倒了一杯,喝了一口问道:“你觉的陶千海的死是不是跟血玉蝴蝶有关?以前你们那里有没有出现过类似的事情呢?”

    舒慧的手转动着瓷杯,回答道:“关系是肯定有的,若不然在陶千海胸前也不会有一个蝴蝶的印迹了,如果能亲眼看看陶千海的尸体,拿血玉蝴蝶和他身上的蝴蝶印迹比对一翻,也许能发现一些线索。以前在我们那里倒是有过这样的事情,只是大家都不愿意讲,久而久之就没人知道这些事情了。”

    王子俊本来还以为能从舒慧老家那边了解一些线索,现在看来是没希望了,只有自己去查了。王子俊让舒慧把血玉蝴蝶拿给他看看,虽然一直在关注血玉蝴蝶这件事情,但是却没有机会仔细去看这蝴蝶到底是怎么样的,这次总算能拿在手中观察了。舒慧取下血玉蝴蝶递给王子俊,王子俊心想:“这舒慧也真够大方的,这上亿的东西就这么随便拿给我。”

    王子俊拿着血玉蝴蝶开始仔细观察起来,血玉蝴蝶顾名思义,一种蝴蝶状的血色玉佩。玉佩通体是血红的颜色,似乎是由内透向外面的红,玉佩表面的颜色没有内里深。仔细观察还能发现,蝴蝶躯干的中央位置还有一个小小的空心处,从两边的翅膀处还隐约有许多条细细的纹路,这些纹路似乎都是通向躯干中央的那个空心处,和人体的经络和心脏到是很相像。

    蝴蝶的两只翅膀上面还有一些花纹,花纹是呈螺旋体状而且是两边对称的,螺旋的中央位置似乎还有一个符号,和汉字的‘封’字到是有些相像。翅膀的反面下各刻有两个怪异的文字,像是用来表示数量一类的文字,但是具体是什么意思王子俊也无从得知,因为舒慧也不知道。

    王子俊将血玉蝴蝶交还给舒慧,问道:“这个血玉蝴蝶是不是有很多只?是你们家传的还是自己制作的?”

    舒慧似乎也不是很清楚,嗯嗯啊啊了半天才说道:“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这个血玉蝴蝶是我外婆传给我的,她说我妈妈过世的早,血玉蝴蝶没来得及传给她,所以只好传给我了。“

    王子俊这时有些疑惑了,听舒慧的意思像是只传女不传男的,于是开口问道:“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母亲已经过事了。这个血玉蝴蝶是只传女不传男的吗?为什么不传给你舅舅或者姑姑呢?“

    舒慧微笑着答道:“没什么啦,况且我也没见过我妈妈,听说在我生下来不久就已经过世了,所以我也只是在照片里见过她。传女不传男我到是没听外婆讲过,我外婆只有生了我妈妈一个女儿,所以没别人可以传下去了才会传给我吧。关于这个问题我也没问过外婆,下次回家的时候我再问问吧。“

    王子俊哦了一声,这时突然想起一个问题来了,本来昨天晚上跟舒慧传简讯的时候就想问的,但是后来却睡着了。王子俊看着舒慧问道:“你为什么会想要调查血玉蝴蝶的事情呢?是不是有人要求你这么做的?“

    舒慧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回答道:“我外婆是住在滇池不远处的一个小村子里的,外波说这个血玉蝴蝶本来都是村里人的,已经传了很多年了。但是近一百年的战争混乱,让村子里的血玉蝴蝶都流散开了,因为村子里的人都是常年不出去的,所以外婆叫我到了大学里有机会的话要找机会把血玉蝴蝶都找回去。“

    王子俊觉的这个可能性十分的小,而且现在他们已知的血玉蝴蝶就只有两块,一块就是今天已经拍卖出去的那只,然后就是舒慧身上的这一只。如果这血玉蝴蝶的数量真的有两只以上的话,找到的这个过程就已经是很艰难的了,更不用说是把血玉蝴蝶带回舒慧外婆她们村子里去。

    王子俊严肃地问道:“那你现在手上有没有血玉蝴蝶的资料,或者是已经知道其它蝴蝶的下落了。如果这些你都不清楚的话,你又怎么把这些血玉蝴蝶带回去呢?何况现在所有的人都认为这血玉蝴蝶是极珍贵的物品,你要想带回村子去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舒慧的脸上的表情有些凝重,她也知道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用恳求的口气说道:“学长,能不有麻烦你帮我这个忙,因为这血玉蝴蝶对我外婆他们来说真的很重要。求求你,帮我这个忙好吗?“

    王子俊一脸严肃的看着舒慧,也不说话,盯着她美丽的脸庞看了半天,然后有些为难地说道:“嗯,这个有点难度啊,而且现在你连蝴蝶的下落都不清楚。找想来的话就跟大海捞针没什么区别。“

    舒慧见王子俊不愿意帮忙,又再一次恳求他,说道:“学长,请你务必要帮我这个忙,我现在在学校里又不认实其他的朋友,不好容易才认识了你,现在只有求你帮忙了。好吗?“

    王子俊装着为难的样子,说道:“那好吧,如果你愿意给我二十块钱我就帮你找。“

    舒慧听完王子俊的话,先是一愣,然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笑着骂道:“学长,不带这样逗人玩的。那学长你是答应帮我找血玉蝴蝶了?”

    王子俊微笑着点了点头,这时候王子俊他们的点的菜也已经送上来了,王子俊让舒慧赶紧吃。从吃这一方面就可以看出来舒慧是有着良好的家教的,她吃的很斯文,一点也不像隔壁桌的女孩子那样边吃边笑。王子俊觉的看舒慧吃东西也是一种享受。心里暗说道:“自己不是爱上舒慧了吧?不行不行,我还要等素素呢”,王子俊赶紧把这个想法从自己脑袋里给赶了出去。

    吃饭完后,王子俊和舒慧回到了学校里,路过学校新生接待处的时候,苏特伦和南月两人一起将王子难扭押到了旁边的树荫下。南月用纤纤玉指指着王子俊逼问道:“老实交待,带着学妹上哪里约会去了,如果不把事情的经过一一报告上来,小心我们去告诉方秋姐去。”

    王子俊撇着脑袋去看苏特伦,苏特伦也是一脸气氛的看着王子俊,看来王子俊不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他们俩,今天恐怕是逃不出他们的魔掌了,苏特伦见王子俊不开口,用左手手肘顶在了王子俊的胸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