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第二十九集 - 血玉蝴蝶 之二

    苏特伦和南月帮舒慧办好了入学手续,舒慧很客气地要请他们吃饭,不过他们还是推辞掉了,毕竟自己还有事情要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去吃饭。王子俊到是很想和舒慧继续深谈下去,但是想起之前一直停着她胸前看,总感觉自己像是有些好色的成份在里面,所以不敢再继续找她聊天。令王子俊意外的是,舒慧居然主动跟王子俊交谈,并且希望能和他交上朋友,王子俊很不好意思地点头答应,左手插在裤口袋里摸了半天却摸出了一张之前方秋给他订做的名片,上面记有王子俊的电话,王子俊索性把名片给了舒慧。

    三人劳累了一天总算是能坐下来吃顿饭了,南月边吃边逼问王子俊,是不是看上那个小学妹舒慧了。王子俊连忙摇头否决南月的说法,说自己只是对舒慧身上的血玉蝴蝶感兴趣,而且自己是绝对不会忘记白素素的。不过这几句话南月觉的王子俊说的有些情,非要说王子俊对舒慧有好感,王子俊对南月的话至若惘然。

    说到血玉蝴蝶的时候,苏特伦也把注意力转移动了这上面,前些日子从电视里介绍里看到血玉蝴蝶的时候都说是十分珍贵的,现在却在一个新近的学妹身上看见,总感觉有些不对劲。王子俊说自己想去调查一下陶千海的事情,问苏特伦是不是和他一起去。

    苏特伦自己也很想了解一下血玉蝴蝶,只不过最近却是抽不开身的,学校里新生工作现在都要他们负责,而且在南月的逼迫下,苏特伦反叛组织加入了学生会,这让王子俊鄙视了他好一阵子。南月是那种有理没理都认为自己是正确的人,把王子俊这种反对加入学生会的思想从头到尾的批评了一顿,并且让王子俊在正式上课之前写出一份深刻的检讨。

    吃完饭之后王子俊一个人先回宿舍去了,因为学校今年招收的新生超出了预计,所以不得不对宿舍重新进行分配,原本王子俊和苏特伦的两人小天地里,现在挤进了七个大一的新一。王子俊回到宿舍后直接躺到了床之上,本来打算睡一会儿的,没想到新生们陆陆续续的就进来了。

    新生们在被分到411宿舍之前就听管宿舍的老师讲过了,这间宿舍里还有两位大二的学长,几人都做了自我介绍后只有王子俊一个人还躺在床之上无动于终。这是一个带眼镜的男孩儿走到王子俊床之上,轻轻在他的床之上拍了几下,很礼貌的对王子俊说道:“学长,能不能给我们讲讲学校里的奇闻轶事啊?“

    王子俊从进来起就没睡着过,满脑子都是血玉蝴蝶在飞,听见有人在叫他便从床之上爬了起来,两眼直勾勾的看着床边的男孩儿。看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对男孩儿说道:“想听故事?呵呵,学校里的故事挺多的,不知道你们要听什么样的呢?“

    王子俊禁不住众人的央求,只好把411宿舍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翻,不过没讲这件事情是他们已经解决掉的。反而告诉几个新生宿舍里的上吊鬼晚上随时有可能出来作案的,并且叮嘱他们晚上睡觉要多留一个心眼,以免半夜的时候突然看见厉鬼就在自己身旁被吓死过去。

    讲完鬼故事已经到了九点多了,王子俊也跟着累了一天洗完澡之后就直接躺到床之上去了。就在王子俊刚躺下不久的时候,手机很不合适宜的响了几下,把王子俊吵醒了。王子俊拿过手机,半睁着眼睛看了几下,原来是一条简讯,还是一个陌生号码发过来的。

    王子俊心想是谁半夜三更的能自己传简讯,而且这个号码也从来没见过,看样子不像是青宁市的本地号码。王子俊打开简讯,上面写道:

    “王子俊学长,我是舒慧。今天在新生接待处的时候,看得出来你对血玉蝴蝶的事情很有兴趣,想必是之前已经在电视看上到了血玉蝴蝶的介绍了。而我在高考之前并不是打算要报考青宁的,而改变我报考原因的正是血玉蝴蝶,如果你想继续查血玉蝴蝶的事情,请务必带上我一个。”

    看完彷讯之后王子俊就更睡不着了,原本就对血玉蝴蝶的事情很疑惑,现在却又突然跳出一个舒慧来,而且她也想要查血玉蝴蝶的事情,莫非陶千海的死跟血玉蝴蝶有关?想到这里王子俊立刻来了精神,刚才的睡意全无,坐起身来猜测陶千海到底是怎么死的。

    正在王子俊想的起劲的时候,苏特伦推开门进来了,王子俊把苏特伦叫到床边,小声的在跟他说着陶千海的死很可能跟血玉蝴蝶有关。苏特伦拖着疲倦的身体,意味深长的看了王子俊一眼,对王子俊说了一句“洗洗睡吧“,然后就拿着自己衣服洗澡去了。

    开学的第二天,依旧是顶着大太阳在树荫底下接待新生,不过这只王子俊却不在。王子俊和舒慧约好一起去看陶千海前生的遗物拍卖会了,苏特伦和南月对这种“背信弃义“的作法很是不满,两人都商量着等王子俊回来了要怎么处置他,至少也要结结实实的困起来打一顿,还不够解气就用嘴咬。

    陶千海遗物拍卖现场挤了很多人,看样子都是很有钱的老板之类的,当然拍卖会现场也有不少像王子俊他们这样只是为了一睹古物风采的人。王子俊和舒慧找到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来,舒慧今天穿了一身黑色的连衣裙,虽然相貌还有一些稚嫩但是却透出一种高贵的气质。

    因为血玉是大红色的在人多的时候会很打眼,王子俊让舒慧把血玉收了起来,以免引起别人的注意。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看陶千海拥有的那只血玉蝴蝶是怎么回事,如果这时候在拍卖会场里再出现一只血玉蝴蝶的话,只会给他们带来更多不必要的麻烦。

    进拍卖会现场的时候工作人员给进场的人每人发了一本小册子,上面详细介绍了陶千海拍卖的遗物。王子俊将小册子前前后后都翻了个遍,却没有发现小册子上面记载着血玉蝴蝶,这不禁让王子俊有些失望。不过坐在王子俊他们旁边的人倒是说今天会有一件神秘物品会在拍卖会的最后登场。

    虽然是传闻有神秘物品,是不是血玉蝴蝶谁也不知道,王子俊估计这拍卖会场里有一半以上的人都是冲着血玉蝴蝶而来的,毕竟血玉蝴蝶这样的东西可是很难见到的。王子俊和舒慧两人在小声的谈论着关于血玉蝴蝶的事情,不过舒慧对血玉蝴蝶的事情似乎也是一知半解的。

    拍卖会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开场许久了会场里的气氛一直不高,因为陶千海生前所收藏的这些东西也不是什么特别有价值的,大多都是一些元清时期的瓷器之类的,再就是一些书画。拍卖会上还是有几个高潮的,中间拍卖的一把古琴和一只千宝玉净瓶就是十分珍贵的东西。据说那只千宝玉净瓶里还藏有一个秘密,但到底是什么秘密就无人知道了,反正也没什么人研究过。

    拍卖会过去了三个多小时,王子俊对比了一下已经拍卖掉的物品,手册上的似乎已经全都拍卖完了,接下来应该就是那件秘密物品出场了。

    会场里的灯光这时全都黑了,会场里面顿时人声交杂起来,主持人告诉大家不要慌张,因为秘密物品的出场就应该要表现的不同一些,听到秘密物品要登场了,大厅里渐渐的静了下来。这时一道白色的强光照在了拍卖会的舞台上,舞台的正央上空缓缓降下来一个白色的盒子,灯光都聚焦到了白色盒子上面。会场里的人都凝神屏气,目光紧紧的锁定住白盒子,像是生怕错过了最精彩部份。

    “叭,叭……叭”。随着三声的轻微爆炸声,白色的盒子顿时炸裂开来,空中顿时落花缤纷。一只血红的蝴蝶漂浮在半空之中,血红蝴蝶正张开双翅朝天空飞去的样子,会场在坐的宾客无不拍手叫好的。伴着各种颜色的花叶从空中落下来,血红蝴蝶没有被鲜花抢去风头,反而是更加的抢眼。

    正在大家看得起劲的时候全场光灯一黑,不到三秒钟的时间又恢复了光明,众人都被灯光照的睁不开眼睛,等大家再回过神去看舞台上的时候,血蝴蝶已经不见了。这时主持人对大家说道:“本场拍卖会的压轴之作,诅咒的‘血玉蝴蝶‘,底价五千万,加价幅度五百万,现在开始竟价。“

    会场里顿时“六千万”、“七千万”的喊起来,反正王子俊也没在意去听,这些都是天文数字,王子俊这辈子怕是银行卡里也不会有这么多个零了。王子俊侧身小声的问着舒慧,刚才是否看清楚了那只血红蝴蝶,能不能确定和她身上的那只血玉蝴蝶就是同一种。

    舒慧不敢下定论,想要掏出自己的血玉蝴蝶对比一下,却被王子俊给制止了。舒慧说从外形上看的话,刚才舞台上的那只血红蝴蝶和自己的那只血玉蝴蝶应该是如出一辙,只是不没有近看的话还是不敢肯定是否就是同样的一只,如果能靠近一些看的话就可以分辩出来了。

    拍卖会近行到最后,王子俊也没听清楚是以多少的价格拍卖出去了,反正也是一个天文数字,知不知道都一样,这个数字的大小也只是用来衡量那只血红蝴蝶的珍贵而已。拍卖会结束之后,会场里的人都渐渐离去,王子俊和舒慧却留了下来。

    工作人员来打扫会场的时候,见他们两人还没有离开,告诉他们拍卖会已经结束了,现在他们要清场会场了,让王子俊他们赶紧离开。王子俊笑着问他拍卖师在哪里,说自己找他有件很重要的事情。工作人员怎么看都不觉的王子俊像是能有什么重要事情的,反而觉的舒慧到是个有钱的主,便领着他们到了后台。

    近看的时候才知道,拍卖师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青男人,西装革履,脸上很白净,和拍卖师这个职业似乎不大相称。拍卖师很了客气的问王子俊他们找自己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如果是想打听拍卖物的资料,那王子俊他们就可以先回去了,因为这些是商业秘密,他无权向外人透露。

    王子俊见眼前的拍卖师似乎知道他们的来意,便叫舒慧将她脖子上的血玉蝴蝶取下来,悬吊在拍卖师眼前,对他说道:“我们的来意想必你也清楚了,不过我还是想再问一问关于血玉蝴蝶的事情,如果你想看看这另外一只血玉蝴蝶的话,那就麻烦你问答我几个问题。”说完王子俊便将血玉蝴蝶收了起来,拍卖师的眼神却一直紧盯着王子俊手中,只到王子俊将血玉蝴蝶收起才回过神来。

    拍卖师这时的调子放下了许多,连忙请王子俊他们先坐下再谈,然后又叫助手给王子俊他们倒茶。拍卖师笑着问王子俊,道:“你们是不是也想拍卖这一只血玉蝴蝶?如果是的话请一定要找我来拍卖,像这样的稀世珍宝可是不多见的,如果一个拍卖师能拍卖两次这样的宝贝那真是无尚的光荣了。”

    王子俊对于拍卖师这样势利的态度嗤之以鼻,很不友好的哼一声,高低地对他说道:“拍卖的话那是肯定的,不过目前还没有想好找哪间公司,找哪个拍卖师来进行拍卖。你要是如实回答我的问题,我或许可以考虑由你来进行拍卖血玉蝴蝶。我不管你什么商业秘密不秘密,我只是想了解一些情况,以便我对血玉蝴蝶做出一个准确的估价,不知道你愿不愿呢?“

    拍卖师很恭敬的回答道:“当然,当然。有什么问题您直管问,我知道的一定会如实回答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