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第二十八集 - 诅咒 十二 黑焰

    实在是不好意思,因为昨天晚上突然头很痛,直到今天早上七点我才睡着,中午十二点就醒了.整人人昏昏沉沉的,坚持写了这一章,质量可能不是很好,大家将就一点看吧,等我好了一定会补回来的.另外马上就要过节了,先祝大家节日快乐.高考马上进行了,各位高考的同学们,祝你们考上理想的学校.

    驾着车准备去第六人民医院,方秋还在医院里面。虽然事情渐渐明朗清晰清起来,但王子俊还是无法接受郑太太就是凶手的事实。

    到了医院里的时候,方秋正躺在床伤翻看着资料,王子俊和苏特伦敲进门去。方秋见是他们两人,放下手中的资料,笑问他们事情的进展,王子俊沉默不答,也不知道从何说起。苏特伦见王子俊不开口,只好自己把事情的的来龙去脉给方秋讲了一遍。

    方秋听完之后也先是愣了一会,然后正声对王子俊说道:“子俊,不管凶手是男是女,她既然能狠下心对别人使用这样的邪术,那他自己首先也就失去了被人同情的条件。如果你觉的她们孤儿寡母的很可怜,想要放过她的话,我劝你还是放弃这个打算。”

    王子俊坐在一边也不说话,只是低着头看起脚下,脑海里一片空白。突然,王子俊从椅子上倒了下去,躺在地上昏迷不醒了。苏特伦急忙跑到王子俊身边把他扶起来,怎么叫他也叫不醒,方秋立刻按下了床头的呼救器,叫医生赶快过来救人。

    王子俊被送进了急救室里,苏特伦和方秋都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着。方秋问道:“子俊是不是受伤了,头上怎么包着几圈砂布?”

    苏特伦把王子俊受伤的前因后又讲了一遍,方秋怒道:“你怎么能把他一个人留在那里呢,明明知道地下室里很危险还要让他一个人呆在那里,如果子俊出什么事了,怎么跟他家人交待?”

    苏特伦低着头站在一旁,对于自己犯的错误苏特伦也不想去辩解。没过多久王子俊就被推出来了,但仍然是在昏迷之中,脸上的气色也明显差了许多,让人看了之后觉的他像是得了什么重病。方秋和苏特伦凑到医生面前,寻问王子俊的情况。

    医生摇着头,边取下口罩说道:“我们检查了他的大脑,似乎是受到了什么东西的影响才让他昏迷的,但是到底是什么我们目前还没有查出来,要继续让他留院观察。他之前是怎么受伤的,能不能把详细情况告诉我一下,我想这个可能也是令他昏迷的原因之一。”

    苏特伦把王子俊受伤的事情跟医生讲了一遍,但是没有讲王子俊看见恐怖景象的那一段,即使是讲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医生听完之后没说什么,“哦”了一声就让苏特伦他们去给王子俊办理入院手续,然后就朝着办公室走去了。

    方秋和苏特伦都守在王子俊病床前,方秋已经提前办理出院手续了,原本是王子俊来看望她,现在到成了方秋照顾王子俊了。王子俊就这样躺在病床,像是睡着了一般,只是脸上血色不大好,皮肤下面整张脸白的有些夸张。

    苏特伦有些坐不住了,啧啧声说道:“一定是郑太太对子俊下了诅咒,今天在她家的时候她还确认了子俊的名字,一定就是她了,我现在找她去。”

    说完苏特伦就起身往外冲,方秋一把拉住了他,对严肃的对他说道:“你现在去找她有什么用?到时候万一她再对你下诅咒的话怎么办?做事一定不能冲动,要三思而行。”

    看着方秋严厉的目光,苏特伦的冲动渐渐褪了下去,看了一眼躺在床的王子俊,又失落地坐回到了椅子上闷头不语。坐了半响,苏特伦从背包中拿出那块人形木板,狠狠的将它摔在了地上,然后又用脚使劲的在地面上回来的搓着。

    其实苏特伦只是为了发些自己的情绪,并没有打算要把人形木板怎么样,可是怪事就在这时候发生了,苏特伦感觉到自己的脚底有一股热量传到脚心,移开脚一看地上的人形木板竟然自己燃烧了起来。可是燃烧的火焰确是有些不同,紫黑色的火焰包裹着整个人形木板。苏特伦看着地上的火焰一时间竟愣在了原地,这时方秋正好转过头看苏特伦,也发现地了地上的火焰,赶紧走过去想将火焰踩灭。

    可是不管方秋怎么踩,人形木板最后还是完全烧尽了,连一点灰都没有,只在地板上留下了一个黑灰色的小人形。那小人形似乎是印在了地板上面,任作凭苏特伦怎么擦也擦不去,苏特伦站起身问方秋道:“这算不算是凶手对我们的警告?还是说凶手已经打算要开始杀人了?“

    方秋咬着手指看着地上的印迹,然后说道:“我看不像,如果凶手能使用诅咒术直接将人杀害的话,那他就不会这么麻烦的在金万富车上下一个诅咒了。我到是觉的凶手现在已经无法控制诅咒了,根据你所说的诅咒有一定的机率会反噬施咒者,即使施咒者没有被反噬至少现在也已民经无法控制这些诅咒了。“

    苏特伦急忙问道:“那怎么办?现在子俊也昏迷了,最了解这件事情的人就只有他了,看子俊的样子似乎也是被凶手下了诅咒,如果不把诅咒给解开我担心子俊会有危险。“

    王子俊的电话这时候响起打断了苏特伦和方秋的谈话,苏特伦拿起电话接通了。电话是小怡打过来了,慌慌张张的样子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苏特伦只好告诉她自己马上就过去看看。苏特伦跟方秋说了几句就准备去金万富那里看看,方秋交待他要小心些,不能乱来。

    到医院的时候苏特伦发才今天来医院的人特别多,连医院的门口都堵满了人,苏特伦只好把车停到了旁边的商场里去。再回到医院门口的时候发现许多记者都围在这里,但是都被保安给拦了下来,似乎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情,苏特伦这时也顾不上管这些,从人群中挤了进去。

    到住院部的时候也发现这楼道里都挤满了人,连各房的病人都从房里探出头来看往里面。前面挤满了人而且在吵闹着,苏特伦只好努力地挤进人群去。好不容易才挤了进来,原来大家都在看那间病房里面,苏特伦抬头看着木上的编号,这才发现正是金万富住的病房。

    苏特伦第一反应就觉的金万富出事了,而且还是大事。病房门被关上了,只听见病房里面有女人的哭泣声,似乎正是小怡。苏特伦问自己周围的人,病房里发生什么事情了,周围的人似乎也不是很清楚,说这间病房里刚才好像着火了,但是具体发生什么事情了大家都不知道,所以才围在这里看。

    苏特伦重重的敲了几下门,对屋里的小怡说喊她开门。听见门锁转动的声音,只是门却只开了一点点,一个穿白衣服医生模样的男人叫苏特伦进去。

    进到病房之后,苏特伦才发现这间小小的病房里竟然挤了十多个人,有四个是警察还有几个是医院的医生和护士,小怡正在病床之上哭。苏特伦走到小怡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小怡见到是苏特伦来了,擦着眼泪把事情对苏特伦讲了一遍。

    在半个小时之前金万富说自己很热,小怡以为是病房里太闷了,就去把窗户打开。谁知道小怡回过头的时候,竟然发现金万富全身起火了,而且是通身冒着黑紫色的火焰。金万富被烧的在床之上胡乱的打滚,而且还在疼苦的叫着,小怡吓的大叫起来。

    病房外的护士听见喊叫,赶紧跑了进来,几个年青护士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吓得愣在了原地。直到护士长来的时候大家才醒了过来,赶紧叫来了医生,可是等医生来的时候病房上的金万富已经不见了。病床之上只剩下一个黑色的人形影子,而白床单和被子却仍是完好无损。

    警察正在跟几个护士做口供,苏特伦听完之后不知道说什么好,他觉的现在要必要去找郑太太谈谈,因为王子俊极有可能会成变下一个金万富。苏特伦安慰了小怡几句之后,就悄悄的离开了病房。

    苏特伦把车开的飞快,朝着小区驶去,。车进入小区的时候苏特伦正好遇见了郑太太带着她儿子在小区花里玩。苏特伦将车直接开到了花园前面,怒气冲冲的关上了车门,走到郑太太面前大声呵道:“郑太太,麻烦你停手吧,现在已经有人因为你的诅咒死亡了。你到底想要杀多少人才会停手?”

    郑太太一脸疑惑的看着苏特伦,疑声问道:“什么诅咒?什么人死了?”

    苏特伦听见郑太太满口中否认,心中就更气了,冲着郑太太喊道:“你别装蒜了,你因为金万富工地的事情害死了你丈夫,于是就怀恨在心对金万富下了诅咒。我们查到了你家之后,你害怕事情败露所以又对子俊下了诅咒,现在子俊已民经昏迷过去了,而且就是在去过你家之后,你还想狡辩吗!“

    郑太太像是听懂了苏特伦的话,拍了拍儿子的肩膀示意他到旁边去玩,她儿子走开之后郑太太站起身对苏特伦说道:“我想你弄错了,我根本就不会什么诅咒,而且我就是为了躲开金大富才搬家的,如果想要找他报仇的话绝不可能会等到现在的。“

    苏特伦发泄了一会心情渐渐平复了下来,觉的郑太太说的也有道理,如果她真的要报仇的话,也不可能会等这么多年,而且他是知道金大富的名字,用不着在电梯里下诅咒。苏特伦做了几个深呼吸,问道:“那你知道这小区里面有谁会诅咒吗?现在金大富已经被烧掉了。“

    郑太太叹息了一声,看着A栋住宅楼,对苏特伦说道:“真是善恶到头终有报,没想到金万富也会有这样的下场。不过谁会诅咒这个我真的不知道,帮不上你什么忙。”

    说完郑太太就拉着自己的儿子准备回家去,苏特伦愣在了原地,如果郑太太不是凶手,那会是谁?苏特伦坐在花园里的长椅上,尽力的回想整个案子的发展。苏特伦突然想到,似乎A栋17N的那一家还没有去过,苏特伦起身朝A栋走去。

    A栋17N,苏特伦按着铁门上的门铃,屋里的人大骂道:“别按了,催什么催啊,来了来了。”

    开门的是一个中年男人,四十来岁挺着一个大啤酒肚,脸上蛮肉横生,看样子十分不好惹。开门的男人怒眼看着苏特伦,问道:“你是干什么?来我家有什么事?”

    苏特伦脸上抽搐了一下,然后小声说道:“我是来调查小区闹鬼事件的,想跟你了解一些情况,能不能让我进去看看?”

    胖男人怒吼道:“闹什么鬼,这里根本就没有鬼,有鬼的话我早就把他给捏死了。少来这里胡闹,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说完就重重的将门关上了,苏特伦愣在了门口。

    这时候苏特伦的电话响了起来,是方秋打过来的,似乎是出了什么事情,叫苏特伦赶紧回去医院里面。苏特伦猜可能是王子俊出什么事情了,匆匆跑下楼去。

    来到医院病房的时候,王子俊正躺在床之上翻转着,似乎很痛苦的样子。方秋在病床边不停的呼唤王子俊的名字,但是王子俊始终不理采她。王子俊似乎是做了什么恶梦,不停的翻来覆去,苏特伦走到病床边重重的在王子俊的额头拍了一掌。

    被苏特伦拍过一掌之后,王子俊渐渐的消停了下来,随后就安安静静的躺在了床之上。

    方秋见王子俊安静了下来,心里的大石也放了下来,长舒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苏特伦帮王子俊盖好了被子,对方秋说道:“凶手真的不是郑太太,我刚才去找过她了,如果她要杀金万富的话是不可能会拖到现在的。如果不尽快把凶手找出来,子俊就真的会有危险了,金万富已经死了。”

    苏特伦说金万富已民经死了,方秋也是吓了一跳。苏特伦把金万富的死亡过程跟方秋说了一遍,方秋愣愣的看着王子俊,眼泪就流了下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