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第二十七集 - 前世 之十 交待

    吃完面条之后,每人都各自回房间了,鲁建平把秦连海和邹亚文安排在了同一个房间,这是王子俊的意思,为的就是大家都相互监视对方,这样一来凶手也就没有了作案时间。王子俊觉的有必要再去找范志高谈谈,因为范志高还有许多事情没有交待出来。

    鲁建平带着王子俊和苏特伦来到范志高家的时候,范志高正在和他母亲收拾范亦平的遗物,看得出来他母亲很伤心,双眼肿似乎是一夜没有睡。范志高则是面无表情的在帮着收拾,看见王子俊他们进来的时候,怒冲冲地对王子俊他们大嚷道:“你们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们,请你们立刻从村里出去。”

    王子俊冷冷地说道:“哼,你以为现在我们能出得去吗?如果能出去的话我们早就出去了。如果不把凶手找出来,谁也没有办法能活着离开这里。我希望你能把你知道的事情如实的说出来,不然的话杀一下被杀的人我也不敢确定会不会是你。”

    听见王子俊这么说,范志高顿时就软了下来,看样子范志高确实不是凶手,不过跟范亦平的死绝对是逃不了干系的。王子俊走到范志高面前,把头侧在他耳边小声地对他说道:“有人看见你在药房里问过有没有氢氧化钠卖,而管祠堂的赵新顺就是被人用氢氧化钠毒死的,你别告诉我你没有去过药房。“

    王子俊说完之后,范志高慌了起来,对着王子俊摆手忙说道:“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没有杀人,虽然我是想弄点钱,但是我真的没有杀人。“

    王子俊没有理他,只是朝着二楼范亦平死亡的现场走去,苏特伦和鲁建平也跟着上去了,范志高见他们都上去了,自己也连忙跟着跑上去。

    族长范亦平的尸体还躺在地上,地上的血液已经凝固了,王子俊带上手套走到尸体旁边,准备再给尸体做一次检查,昨天晚上因为事情发生的太匆忙,根本没有做一个完整的尸检。王子俊先是检查了尸体的腿部,腿部只有左腿接触地面的那一个地面是青紫色的,其它部位都没什么问题。这青紫色应该是范亦平在倒地的时候撞到地面造成的,而且这伤痕一直延伸到了左肩上面。

    因为是夏天,所以穿的衣服也比较少,可以清楚地看见范亦平的双手上面没有伤痕。左手还是指着窗口的方向,右手还是像握着东西一样。王子俊又检查了尸体的头部,用左手托起尸体的头,右手在贴地的那面摸了几下,似乎有什么硬块的东西。

    王子俊把尸体翻了过来,拨开头部的头发,王子俊看见头部里面有一个伤口的血液已经凝固了,形成了血块。血块的旁边似乎还有一些东西,王子俊将这些东西一一扫到了手心里。这些东西似乎是什么瓷器上的碎片,王子俊又走到床边朴在地看往床底下看,因为光线不足什么也看不清楚。

    王子俊对着鲁建平说道:“鲁叔,能不能给我找一个手电,我想找点东西。”

    就在王子俊回过头继续去查看床底的时候,无意中看见了范志高的脸,范志高表情开始更惊慌了,王子俊回过头对着苏特伦说道:“苏大哥,过来帮个忙,把这床给移开一些。”

    其实苏特伦也注意到了范志高脸上的表情,知道床底下肯定是有什么东西怕被发现,于是走到床边和王子俊将床移开了。床底上面满上尘灰,看来是因为很久没有打扫的原因了。被移开的床是那种老式的木板床,从床板到地面都是空着的,下面可以放东西。但是这张床下面却什么东西也没有放,地上全都是尘灰。在床边的右上角位置有一个碗大的空处,这里却没有灰尘,应该是曾经放过什么东西的。

    王子俊指着范志高说道:“难到到现在你还不承认你杀了你父亲吗?这床底下原来放的瓷瓶就是你杀人的凶器吧,现在证据确凿你不承认也是没有用的。”

    范志高原本是低着头的,听到王子俊说出瓷瓶的时候,范志高坐到了地上,然后又连忙说道:“没有,我没有杀人我只是用瓶打了他一下,他就昏过去了。”

    王子俊取下手套,坐在床之上,对着范志高说道:“那现在能不能请你把事情的经过都告诉我们呢?”

    范亦平为人古板而且刻薄,虽然对村里的人很好,但是自己家里的老婆和儿子却从来都不是闻不问的,年青的时候范亦平遇到不开心的时事时就会拿妻子和儿子撒气,范志高已经记不清楚自己被打过多少次了,身上的伤痕到处都是,范志高母亲身上恐怕也是差不了多少。

    范志高自从辍学之后就一个人到县城里面去跑生活了,在县城里他认识了一帮当地的小流氓,于是从这时开始就天天跟着他们收保护费过日子,于是就这么一直混了下来,村里有人进城的时候看见过范志高,把他的事情告诉了范亦平,范亦平也进城去找过一次范志高,但是没有找到。

    后来范志高回到家的时候范亦平就举棍追着范志高满村打,从这以后范志高就很少回家了,只是偶尔回来看一下自己的母亲,对范亦平可以说几乎是没有任何感情的。范亦平到也懒得管他了,觉的范志高不回来更好,眼不见为净。范志高上次去买氢氧化钠是他老大叫他去买的,他们老大准备要毒杀一个人,因为范志高不是城里人,到时候要查起来也没这么容易被查到,所以就派了他去了。谁知道这到巧会被村里的人遇到了,而且还告诉了王子俊。

    这次范志高回来是为了自己结婚的事情,因为他在城里看上了一个女孩儿,两个人打算结婚了,范志高回来是想问一下母亲的意思,但是母亲劝他还是跟他父亲商量一下。但是范亦平根本没有把他看在眼里,还讥讽他这样一个混混居然还想结婚,于是两人话不投机,范志高准备离开。

    就在范志高准备离开的时候,范亦平说了一句“你要是想结婚的话,就只能在村里面找对象,外面的风尘女子绝对不能带回村里面来。”范亦平随手抓起床之上的瓷瓶朝着范亦平的头上砸去。

    范亦平当时便倒在了地上,范志高看见地上的血,以为范志高已经死了,吓得他连忙跑了出去。跑到村口的时候,范志高突然想到自己没有处理好现场的,又折了回去。回到现场的时候范志高又去试了试范亦平的气息,范亦平还没有死,于是范志高也放下心来。

    范志高把现场的碎瓷瓶收拾好了,把门关上退出去了,他想收拾几件衣服连夜离开村子,他害怕范亦平醒过来了又要打他。于是赶紧下楼去收拾东西,这时他母亲来到了他房间里,见到范志高在收拾东西,问他是不是又要走,范志高把事情跟他母亲讲了一遍。后来就发现他父亲被人用刀子剌死了。

    范志高哭喊道:“真的不是我杀的啊,我回来收拾瓶子的时候他明明还有气的,根本没有死,只是昏过去了。你们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杀人。“

    王子俊闭着眼睛说道:“你是不是穿42号半的鞋?有什么人能证明你说的这一切呢?“

    范志高点了点头,然后又对着王子俊大喊道:“真的不是我杀的,如果我要是杀了他的话,就不会再自己跑回来了。“

    王子俊冷笑着说道:“你现在所说的都只是片面这词,而且你也找不到任务证人来证明你所说的。不过我倒是愿意相信你不是杀害你父亲的凶手,可是不管什么事情都要讲究证据的,所以你现在好好想想,在你离开家的时候,有没有见到过什么人来过你家里,或者是在你家附近遇到过他。“

    范志高想了想,摇了摇头。王子俊站起身走到他身边,对他说道:“你先好好想想吧,等你想到了再来告诉我,如果你不想成了杀人凶手的话!“

    说完之后王子俊和苏特伦就离开了现场,在下楼的时候正好遇见拿着手电下来的鲁建平,告诉他不用再上楼去了。鲁建平莫明其妙的跟着王子俊回到了家里。

    回到家里之后,王子俊把周路南和曾静烟找来了,却没有说找他们来有什么事。王子俊又让苏特伦把其他人都叫到另外一间房间去,不让他们过来打扰。虽然鲁建平不知道王子俊这么做的用意,但还是劝鲁雪去了另外一间房里,苏特伦将门反锁之后,又把钥匙从门下面递给了王子俊,这样一来这间房里的人就无法从这里面逃出去了。

    王子俊带着曾静烟和周路南来到了另外一间房里面,因为天气的原因,房间里不是很亮,或者说应该是很暗。王子俊拿来一盏台灯,用彩纸将台灯的灯泡包上了。再打开电源的时候,台灯发出的是暗红色的灯光,虽然不是很亮,却能照明整个房间。

    王子俊示意曾静烟和周路南都坐下,然后选择一个最舒服的姿势。王子俊打开台灯对着他们两说道:“现在请你们把目光移动这灯光上面,然后跟着灯关的明暗调好自己的呼吸。”

    周路南却不知道王子俊想干什么,他不打算配合王子俊,站起身来对王子俊说道:“我不想参与这种无聊的游戏,请让我离开,我要去找鲁雪。”

    王子俊将台灯速迅的打开又关上,然后又打开照着周路南的脸,对他说道:“请你配合一下,如果你不想被质疑是凶手的话。否则雨停了之后,通知警察来了,我想你也同样要跟警察去说清楚。虽然你现在是在实习期间,但是如果你被质疑是凶手的话,我想学校里也不会给你发毕业证的吧。”

    王子俊将台灯放回到了桌面上,周路南见王子俊把灯光移开了,将挡在眼睛前面的手也放了下去。王子俊突然又将灯光照着周路南,对说道:“对了,另外再告诉你一件事情,我们几个也是青宁的学生,学生会的会长方秋是我们的朋友,本来这一次也要跟我们一起来的,但是临时有事情所以没来了。如果这件事屈服于传到他们耳朵里,我不敢保证学生会的人会在你档案里写些什么。”

    王子俊故意用方秋和学生会来压周路南,就是希望他能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最好还是老老实实的配合自己,不然的话谁都不敢保证警察来了之后会不会通知学校里面。像这样的杀人案件如果被学校里知道的话,学校一定会认为是给青宁脸上摸黑了,会怎么处理就要看校方的意思了。

    周路南闭着眼睛,用手挡着台灯的光线,轻声音对王子俊说道:“你先把台灯拿开,太剌眼了。”

    王子俊将台灯放回到了桌上,自己也坐了下来,左手托着下巴,右手食指在不停的轻敲着桌面,等待着周路南的回答。

    周路南却还是没有坐下来,从高处俯视着王子俊,大声对王子俊嚷道:“我根本就没有杀人,我凭什么要害怕学校不给我发毕业证,而且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是陪自己的女朋友回家来看他父亲而已,难道这样也有错?就这样学校也不给我发毕业证?还要让学生会的在我档案里写些乱七八糟的话进去?”

    王子俊冷笑道:“如果你有着完美的不在场证据的话,我也不会找上你,而且这整个村子里面也只有你一个人姓周,范亦平在死之前用血写下了一个‘周’字。而且在他杀时的那段时间之内,你根本没有不在场证明,而且在管理祠堂的老人赵新顺被杀的时候你也说不出不在场证明,叫别人怎么不质疑你呢?“

    周路南被王子俊说怒了,拍着桌子大喊道:“我有不在场证明,鲁雪可以给我证明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