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第二十七集 - 前世 之三 惊梦

    很久没有和父亲通话了,王子俊眼睛里不禁有些湿润,已经快一年没看见父亲了吧,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和父亲说好了,明天带几个朋友一起回家住,父亲回答王子俊他们会准备好的。

    打完电话之后,王子俊走到学校的小树森外看着天上的白云,想起了父亲曾经带他一起去玩的的那些事情。苏特伦走到王子俊身边拍了拍他的肩,然后指了指学校门口,示意他出去一趟。

    整个下午的时间,王子俊和苏特伦都在考虑给父母带些什么礼物回去,两人逛了半天却一件东西也没有买。两人都是相互苦笑,看来只有找人来帮忙了。上午曾静烟走的时候跟王子俊交换了电话,既然她也要去的话不如找她来帮忙选一下好了。

    曾静烟倒是很爽快的答应了,在商场碰面之后曾静烟拉着王子俊和苏特伦把整个商场逛了个遍,东西买了一大堆。王子俊和苏特伦腿都快逛断了,而且手上还提着许多的袋子。如果不是苏特伦建议先吃饭,曾静烟恐怕还会继续领着他们两继续逛下去。

    次日,南月从家里回到了学校里面,王子俊和苏特伦整理好之后就拉着行李箱朝学校大门走去。曾静烟早早地就在青宁学校门口等他们了,拉着一个淡蓝色的小皮箱。

    学校放暑假的时候其实也是一个乘车高峰期,四人在乘坐哪种交通公具去粤南发生了分歧,王子俊坚持不坐飞机,苏特伦和南月却坚持不坐火车,曾静烟只是笑看着三人,没表示到底乘坐什么。四人最后还是坐火车回去的,因为王子俊恐高到连坐飞机都害怕。

    三十多个小时的长途火车,让四人坐的精神恍惚,南月表示以后再也不坐火车了,哪怕是再高档的火车。来接他们的是王子俊的母亲,王爸爸因为还要工作所以没有来。王子俊给三人介绍了他妈妈,三人都恭恭敬敬的叫了声“伯母”,王妈妈笑着回应他们。

    南月看着王子俊的妈妈感觉有些奇怪,王妈妈似乎比他们同辈人的父母要年青许多,看王妈妈的样子大概是三十七八岁左右,而且身材也保持的很好,一点也不像是已经步入中年了。

    回到王子俊家里后,南月和苏特伦也趁机打量了这个家,虽然是个普通的家庭却让人感觉很温馨,客厅里摆放着许多家人的合影。南月虽然年纪比王子俊小一岁多可却是个好事鬼,一进门就拉着王妈妈问东问西的打听王子俊小时候的事情,王妈妈拿出一本相册给南月和曾静烟讲着每一张照片上的故事。

    王妈妈房间里时不是的就会传来欢笑声,王子俊和苏特伦坐在客厅里吹着空调,苏特伦也很想去听听她们在讲些什么,不过被王子俊制止了,告诉他女人的谈话还是少听的好。

    因为在火车上一直没睡好,王子俊和苏特伦就这样倒在沙发上睡着了,王子俊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不停的在冰天雪地里跑着,越跑越冷直到自己被冻醒了。王子俊看着客厅的空调还开着,这才知道自己是因为太困睡着了,王子俊叫醒了苏特伦让他回房间去睡,苏特伦被叫醒后也没有了睡意。

    王子俊走到王妈妈房门前,敲了敲门大声告说道:“妈妈,我们饿了先做点饭吃吧。”

    王妈妈打开门看了看墙上的钟,这才发现原来已经到了下午四点多了,让王子俊他们先去睡一会,等做好了饭再叫他们起来。

    王妈妈出门买菜去了,王子俊问南月她妈妈都跟她们讲了些什么,南月只是一个劲的直笑,却是什么也不回答。王子俊只好问曾静烟,曾静烟倒是如实说了几句,大多就是关于王子俊小时候调皮捣蛋之类的事情。其实这些王子俊自己也未必还记得。

    王子俊从自己房间里找出一张粤南省的地图,在地图上标明了岭南的位置,三人看了都是唏嘘不已。因为整个岭南的也有很大,只是凭着曾静烟梦见的那些情况,是根本无法在短时间之内确定是哪个村或是镇的,而且那件事情已经是一百多年前了,那一族人还在不在也是一个问题。

    王子俊让曾静烟尽量去回想梦里面看见的事情,不能放过任何细节,这些情况也许都能帮助他们寻找到那个村落的位置。曾静烟静静的坐在角落里回想梦里见到的一切,王子俊为了给曾静烟创造一个安静的环境,把窗帘和遮光布一起给拉上了,房间里顿时黑暗了不少。

    曾静烟想了很久什么都想不出来,看着王子俊他们失望地摇了摇头。王子俊叫她别担心,不用急在一时,先在这里玩一阵再说,等她什么时候想到了新的线索再去寻找。听到王子俊这么说,曾静烟立刻着急了起来,情绪变得及不稳定。王子俊让她先坐下,可是她说说什么也不肯。

    王子俊告诉曾静烟,自己有办法能想她想起一些事情来,让她很把情绪平复下来,不然的话是没办法帮她的。也许是因为王子俊的话,也许是有南月和苏特伦在一旁劝她。不管到底是什么原因,曾静烟还是安静了下来,静静的坐在王子俊对面。

    王子俊拉着苏特伦走到一旁,跟他小声在说些什么,苏特伦时而点头时而摇头,后来问道:“那你会吗?”

    王子俊没回答苏特伦,只是点了点头。王子俊在书房里找来一盏台灯,在灯泡上面罩上了一张红色的纸,打开电源之后整个房间顿时变得一面暗红。王子俊让曾静烟平躺在床上,将身体和心灵一起放轻松,虽然曾静烟不知道王子俊让她这么做的目地是什么,但是她却也是照做了。

    王子俊将台灯一开一关,房间里时而亮时而黑暗,王子俊坐在台灯旁控制着电源开关,一边轻声说道:“现在请你注意着光线的明暗,然后再把自己的呼吸跟灯光同步,慢慢的放松你的身体。”

    王子俊一边在说着,一边控制着台灯的电源,台灯每一次亮的时间都在渐渐的变短,过了一会曾静烟躺在床上闭上眼睛似乎睡着了一样。王子俊继续在一旁控制着台灯的电源,口中还在轻声的说道:“你现在看见的是一片光明,在你不远处有一道门,你现在走过去把门打开。这时你开来了一个乡村里,材旁的山上种满了荔枝树,你闻到了那淡淡的荔枝花香。屋旁有两个人女人在交谈,你现在走过去仔细的听清楚他们在说些什么。”

    曾静烟还是静静的躺在床上,王子俊坐在台灯旁,苏特伦和南月也分别站在床边一同注视着床上的曾静烟。过了一会儿,曾静烟渐渐的开始动了起来,在床上扭动着身躯似乎是无形的人抓住了。口中还在喊着一些什么,因为声音太小了三人根本无法听清楚。

    王子俊急声问道:“不要害怕,你现在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大声告诉我们。”

    “好……好多人,好多人都围在一颗大树前面,树上还绑着两上人,一男一女,周围的人都在拿东西仍他们,他们的目光好恶毒,好可怕。”躺在床上的曾静烟在把她看见的画面描述给王子俊他们听,但是身体却在蜷缩着,似乎很害怕的样子。

    王子俊加紧问道:“他们在说什么,你仔细听清楚。”

    “他们在说……在说,我们三元村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人,竟然会跟自己的小叔子通奸,真应该把他们送到地府去,让阎罗王把他们打到十八层地狱。“曾静烟双手环抱,仍然蜷缩着。

    曾静烟现在已经非常不稳定了,嘴里还在叙述着她看到的情况,说道:“那个被吊在树上的男子眼神好可怕,眼神里满是积怨和仇恨,恨不得将眼前的村民全都杀光。”

    王子俊见床角处有一把吉他,随手拿起台灯旁的笔朝着吉他丢了过去,笔身横着打着了吉他的弦,发出剌耳的声音,南月和苏特伦同时捂住了耳朵,曾静烟也从梦里醒了过来,跪坐在床上看着苏特伦和南月。吉他发出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面久久没有散去,直到许久之后苏特伦的耳朵里面还是嗡嗡作响,可见那笔和吉他弦所发出的声音有多么厉害。其实这个剌耳的声音是有个名字的,叫做<惊梦>,是古时的一首琴曲,即使是深睡中的人听到了这个曲子也会醒来,所以便起名叫惊梦。

    曾静烟坐在床上看着王子俊,问道:“刚才我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王子俊拉开窗帘和遮光布,房间里照进傍晚温柔的夕阳,王子俊笑着回答道:“没什么,刚才我只是给你做了次催眠,现在又多了一条线索,我想应该这几天就可以查到一个准确的位置了。”

    南月坐到床边,拿出纸巾帮曾静烟擦掉额头上的汗水。擦完后曾静烟坐了起来,走到王子俊身边问道:“那我刚才有没有说什么话?”

    虽然曾静烟是被催眠者,但是在催眠状态下她所看到和听到的事情一般是记不住的。王子俊看着窗外的夕阳,笑着说道:“没什么,别担心,我们会帮你查清楚的,这几天你就跟南月先好好在这里玩吧,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们去查,你的任务就是和南月在这里开心的游玩,知道了吗?”

    曾静烟看着王子俊的脸,使劲的点了点头。这时王妈妈在门外敲了敲门,告诉他们饭已经做好了叫他们出来吃饭,几人便笑着走出了房间。

    饭桌上的气氛很愉快,只是这个家里似乎少了一个人,是王子俊的爸爸还没有回来。南月问王妈妈为什么王爸爸还没有回来,王妈妈笑着告诉她,王爸爸是在警察局上班的,每天回家都是不定时的,之前已经打过电话问他了,王爸爸还有案子要查,所以今天可能会回来的比较晚,让王妈妈代他向南月她们说一声抱歉。

    吃饭完后王妈妈带着他们坐到阳台上乘凉,拿出茶具给他们泡茶喝。几人都很惬意的享受着这夏夜里的一丝清凉,用鼻尖闻着茶杯中淡淡的茶香。王子俊着着电话回到了房间里面,不知道在跟谁打电话,几人也顾不得去问这些,只是一杯又一杯的喝着茶。

    粤南人大多睡的比较晚,十点过后王妈妈提议让王子俊带着苏特伦他们出去吃宵夜,让他们尝尝这南方的海产,王子俊很爽快的答应了。

    四人走在人,流拥挤的道街上,南方夏夜里的生活总是丰富多彩的,街上走着各种各样的人,这让南月和曾静烟这两个北方人大开了眼界。苏特伦走在王子俊身边小声的询问着他刚才是在跟谁打电话,王子俊笑着告诉他是打电话给他父亲,让他帮忙查查那个“三元村”的具体位置。

    王爸爸是在警察局里上班的,认识的人自然也不少,所以调查起来也方便了许多。只是由于这个“三元村”距离现在已经有一百多年了,也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还叫“三元村”,所以需要一些时间,让王子俊先带他的朋友好好玩几天再说。

    王子俊带着三人来到了一条小吃街,这条街道上满是大排档,各地的每个人都在用各种方言交谈着,四人选择了一个较为干净的地桌子坐了下来,王子俊点了几个当地的特色小吃,让他们先坐在这里等一等,自己去有点事情马上回来的。

    十几分钟之后王子俊提着一个黑色的袋子,不知道装了些什么。苏特伦走将袋子接了过来,打开一看里面满是荔枝,王子俊笑着说道:“现在回来的正是时候,荔枝又便宜又好吃,赶紧尝尝吧,放久了就不吃了。”

    苏特伦细心的将荔枝上的壳剥掉,递到南月面前,南月很受用的接过吃了下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