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第二十七集 - 前世 之二 清香

    时间真是个奇妙的东西,在你想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一天就像一年那么长;而在你让想享受某一时间的欢乐时,一年却又像一天一样那么的短暂。曾静烟现在就是这种感觉,每天都是度日如年,她迫切的想再一次见到那位书生,恨不得他现在就立刻出现在自己眼前。

    曾静如只好每天把心思都放在看书上面,可是看书是根本无法根除她心头那颗感情种子发芽的,曾静烟每次看到讲述情人之间的诗句时,总是会情不自禁的把书生和自己幻想成是书中描写的情人。曾静烟从母亲的口中了解到,书生姓周,叫周相如,他们家是当地的大户,父亲因为辞官回乡,全家都回到了这个县城里,家中上三代都是在朝中做官的,周父因为不想让周相如跟政治扯上关系,所以才会搬家到这里来。

    周相如还有一个哥哥叫周牧武,就是那天来提亲时的另外一个青年男子,曾静如是见过的,相貌也说得上是仪表堂堂。只是曾静如却只觉的周相如要好的多,看周牧武的样子像是个不爱多说话的人。曾静烟是不会去多想的,她现在全心装的都是周相如一人,哪里还放得下别人。曾静烟每天的心情都很好,有时候还到花园里去种种花、浇浇水,在她眼里连这些花都是甜的。

    可是有一件事情却是没弄清楚的,曾静烟要嫁的人却并非是周相如,而是周相如的哥哥周牧武,得亲的那天周相如其实陪着周牧武来的,可是却在无意之中抢了哥哥的风头。其实这也不能怪周相如,因为他只是代他哥哥说了几句话,而按照结婚的习俗,新郎是呆在家里不去迎亲的。可是别人都清楚这个习俗,只有曾静烟一个人不知道,她以为周相如说的那句“下月初四大红花轿来接新娘子”的话是说给自己听的。她认为到时候周相如是会抬着花轿来接自己,其实是她自己会错了意。

    其实这也要怪她父亲一早没跟她讲明白,加上媒婆那天跟曾静烟说的那些话,这才让她误认为自己要嫁的人就是周相如。当曾静烟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只觉的自己像是被天上的雷劈到了一般,希望和幻想在一时之间全都化为了泡影,在空气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离迎亲的日子还有一段时间,曾静烟每天都是一个人躲在书房里面,曾静烟也求过她父亲,希望能退掉这门婚事。可是这婚姻大事,又怎么是能说退就退的呢,而且连周家的聘礼都收了,现在两家的亲戚和周围的村民都知道了这桩婚事,就是想退也退不了的。

    这桩婚事已成既定的事实,曾静烟是不嫁也得嫁了。这出嫁的日子转眼之间就到了,在这段时间里曾静烟几次试图自杀都被家里人救了下来,她现在觉的是生不如死,可是现在她连死的自由都没有了。

    红花轿,迎亲娘,拜天地,入洞房。

    就这样曾静烟成为了周家的大儿媳,可是她却渐渐的变得沉默寡言了,每天说不到三句话。一天到晚都是一个人坐在房里,也不出门去。可是周相如和周牧武毕竟是一家人,即使周静烟再不想离开,房间半步,却也总会碰见周相如。他们俩每次遇遇见对方,在相互看过这眼之后都赶紧的逼开了,他们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深情两个字,可是既定的伦理关系却把他们分隔开来。

    两人遇见的次数多了,总难勉会说上几句话,可是就是因为这几句话,却害了他们两家的人。在一天夜里,他们两个人越过了一伦理的底线,将情理礼法都抛在了脑后。

    可是纸是包不住火的,这件事太还是让别人知道了,因为曾静烟在那天晚上之后有了周相如的孩子。一时间,所有人的面孔都变了,他们眼里满是愤怒,所有人的眼中只有对曾静烟和周相如两个的鄙视。他们两人被绑在了村口的大树上,两个人就这样被绑着,遭受着所有人的村民对他们的审判。

    讲完这些之后,曾静烟像是自己亲身在经历着一般,额头上满是汗水。王子俊仍旧微笑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纸巾递给曾静烟,曾静烟对他说了声“谢谢”。

    坐在曾静烟旁边的杜南儿此时看着王子俊问道:“子俊,你能不能帮帮她?现在只有你们能帮助她了,如果静烟再这样下去的话,她迟早会精神崩溃的。”

    王子俊收起笑容,拿着身边的可乐喝了一口,然后看着曾静烟问道:“你是想去梦里的那个地方调查是不是有周相如这个人?质疑你自己梦见的就是你的前世记忆?”

    曾静烟轻轻的点了点头,可能是因为刚才给王子俊他们讲这个梦的时候,是以自己为主角开始讲述的,所以很自然的就把自己的精绪融入到了梦里面。虽然现在已经讲完了,但是眼中却仍含有一丝泪水。看来这件事情对她的影响很大,若不然也不会找到王子俊他们了。

    王子俊知道曾静烟是已经打定了主意的,想就这样劝她放弃是不太可能的。于是又问道:“那你知道你梦里的那个地方叫什么名字吗?或者你能记起那里有什么特别的事物,一定要是很特别的。从我的分析来看你梦里见到的那些似乎都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最少也有了一百年的之久了。”

    曾静烟把头低的更低了,头上的长发已经掉到了裙子上面。想了很久还是没有想出来,她报着自己的头使劲的摇晃,坐在一旁的杜南儿赶紧将她抱在怀中。王子俊和苏特伦都看得出来这件事在曾静烟的心里有多大的影响,如果不能按照她的想法去解决的话,曾静烟真的有可能会因为精神上无法得到满足,最后导致精神崩溃。

    王子俊拿出手机,放了一首较为安静的钢琴曲,他希望能让曾静烟的心情平复下来。手机里的钢琴曲一边在播放,王子俊一边问道:“那你记得梦里面的人是怎么说话的吗?说的是什么样的话,你说一两句给我们听一下,也许可以知道是什么地方也说不定。”

    听见王子俊这么样,曾静烟感觉到还有一丝希望,猛地将头一抬起来,可是没过两秒钟又低了下去。因为她不知道梦里人的人说的方言怎么发音,但是如果能再听到一次的话,自己肯定是可以听出来的。

    王子俊和苏特伦各两人都把自己会的方言说了一遍,可是曾静烟却摇着头都一一否定了。不过曾静烟说王子俊的家乡话倒是和她梦见的人们说的话挺像的,不过还是有些差异,不完全相同。

    王子俊想了想,觉的曾静烟梦见的那个地方肯定就是南方的某个地方,而且就是在自己家乡不远处。王子俊是粤南广田人,他的家乡话跟其它省的发音是有着很大区别的,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既然曾静烟说自己的家乡话跟她梦见的人所说的方言有些像的话,那肯定就是在粤南的某个地方也说不定了。

    可是王子俊又发现了一个问题,虽然现在能确定是在粤南省了,但是翻南也算是一个大省了,而且流动人口也较多,现在想再去找一个一百多年前的地方,也是一个很大的难题。王子俊又问道:“那你还能想起一些其它的事情来吗?因为光靠这个方言的话,现在还只能确定是在粤南省的某个地方,如果要一一去找的话,估计要找上半年。你再仔细的回想一下,梦里面有没有见到过什么特别一些的事情。比如当地有什么特产,或者是种值一些比较特殊的农作物。”

    夏日里炎热的高温,让空气变得有些浑浊了,一丝清香补鼻而来,几人都在享受着这夏日里难得的清香。这时曾静烟像是想起了些什么,对王子俊他们说道:“我记得那里里有一种蜜糖,香味很清新,好像是一种蜂蜜。”

    王子俊听到“蜂蜜”这个词的时候想到了一个地方,因为跟据曾静烟所形容的就只有一种蜂蜜最为接近了,那就是岭南的“荔枝蜜”。王子俊心想到:“莫非曾静烟梦里所见的就是岭南?但是青宁离岭南似乎很远啊,曾静烟这个胎也投的有点太远了吧。”

    想了一会王子俊对曾静烟说道:“根据现在的线索来判断的话,你梦里见到的地方很有可能是粤南省的岭南地区,因为只有那里才特有这种‘荔枝蜜’,其它地方是很少有的。“

    听见王子俊这么说,曾静烟觉的希望顿时增添了不少,脸上疑重的表情也渐渐解放开来。用略带恳求的语气对王子俊说道:“那你能不能陪我去岭南一趟呢,我想去了解清楚那个地方是不是曾经发生过这件事情。”

    王子俊家就在粤南,要是岭南调查这件事情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只是青宁离粤南有些远,而且也不知道曾静烟家里是不是同意她一个人跑到这么远的地方去。王子俊有些犹豫地说道:“那你家人放心你一个人跑到这么远的地方去吗?何况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存在都不能肯定,现在只是知道你做梦梦见的那个地方有一定的可能性是岭南,我们能不能查到这件事情还是个未知之数。”

    曾静烟见王子俊有些迟疑,以为王子俊是担心钱的问题,急切地说道:“我会跟我家人说清楚的,而且去粤南的所有费用我也会付的,所以请你们务必要帮我这个忙,请看在南儿和紫瑶的份上帮帮我好吗?”

    王子俊见曾静烟这么说,害怕她以为自己是因为钱的问题所以才不肯答应她,立刻摆手说道:“你误会了,我不是因为钱的问题才不答应你的,我在就在粤南,这个费用你不用出的,而且朋友也正打算去我家里玩,所以多带你上一个也不是什么问题。只是你要跟你家人商量好才行,毕竟青宁离粤南还是很远的,你一个女儿家独自去这么远的地方始终是会让家人担心的。”

    曾静烟表示没问题的,她现在就给家人打电话,说自己要上朋友家里去玩一段时间,然后就拿着手机走到旁边去打电话了。

    王子俊有些担忧的对杜南和说道:“南儿,你这个同学现在很危险啊,精神方面已经处在边缘了,如果一但她梦里的事情只是一个纯粹的梦,不知道后果她能不能接受的来。”

    其实杜南儿对这个结果也很担心的,如果这件事件是真的,那对曾静烟来说无疑会是一个很严重的伤害。但是如果这件事情是假的,那这这个后果对她的打击将会更大,因为她现在已经活在了这个梦里面,已经把自己当成了是这件事情的主角。

    众人都替曾静烟担忧着,因为一但事情的真相揭露出来之后,谁也无法预测出来曾静如将会以什么样的心态来面对这件事情。

    曾静烟很快就打完了电话,满脸高兴的跑过来告诉王子俊,说他家人同意她去粤南了,这时只有曾静烟一个人能高兴得起来,其他的人都是一阵担心但是既然已经答应了她,就不能不守信用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查到结果之后告不告诉曾静烟等观察过她的心态之后再决定吧。

    和王子俊约定好明天在学校里见面后,曾静烟和杜南儿他们就离开了。王子俊和苏特伦都是相互看着对方苦笑,原本决定趁暑假好好玩一翻的,结果却又惹了一个麻烦事,而且这个事主还很脆弱,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就会被碰碎。

    王子俊让苏特伦打个电话问问南月的意见,南月表示自己没什么问题,多一个女生一起去反而不会觉的那么尴尬,王子俊便也不好再说什么。拿出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这次却是王爸爸接的电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