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第二十五集 - 鬼戏社 之九

    田宇拿着两张照片走出了葛班主的家,一路上田宇都在猜测着另外一张照片上的女人是谁,也许是对于葛班主来说很重要的人吧,因为不敢公开两人的关系,所以才将这张照片放在他妻子照片后面。田宇开始重新审视这整个案件,从曾敏的死一直到葛班主的死。

    如果这照片中的女人就是曾敏的话,那整个案件又是怎么样呢?如果葛班主说的那个约定不是跟他的妻子,而是曾敏的话,那幕后的凶手又会是谁呢?而且葛班主说他妻子难产而死只是从他一个人口中听说的,只要找到当年和葛班主一起办戏班的人的话,就可能从他们口中知道是不是有这回事情了。

    田宇想到这里,立刻打车前往文子贤的公司。可是文子贤却不在公司,公司的秘书说文子贤上午出去之后就一直没有回来过。田宇一拍自己的脑门,自己怎么就忘了呢,文子贤和黎依彤一起去了戏场里面。田宇只好又打车前往宁孤文的家里,现在只有他知道原来“花间舍”里的老成员的住址了。

    当田宇到宁孤文家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了,田宇急切的敲着宁孤文家里的门,心里暗暗祈祷他不要出去。还好,宁孤文正准备出门去,见到田宇一幅很急切的样子便问他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田宇激动地问道:“你知不知道以前‘花间舍’里的老成员的住址,我找他们有一件事情要证实,你仔细想想一定要回想起一个来。“

    宁孤文却轻松的说道:“不用想啊,我现在正准备去看他,不过以前‘花间舍’的成员基本都已经过世了,有些也已经迁到外地去了跟我们失去了联系,现在只剩下一个老人了,他以前对我很好,现在住在养老院里所以我有空的时候就会去看他的,你要不跟我一起去吧。“

    田宇自然是点头答应,于是二人驱车前往养老院。

    戏场,黎依彤在化妆室里经过几个小时的反复观察,总算初步推理出了凶手的真面目,黎依丹让文子贤将“花间舍“的成员都请回来,然后叫人把戏场里打扫干净,今晚准备继续开场开戏。文子贤不明白她的用意,黎依彤没有说,只是告诉他如果成员不够的话先想办法从其他的戏班里抽调过来,文子贤虽然不明白,不过也只好去照做了,因为他觉的眼前这个女孩子的话可能相信,因为从黎依彤的眼睛里他看到了一种无比的坚定,那是让他相信黎依彤的根本。

    方秋仍然守在警察局里,焦急的在等待着南洋那边的回复。

    养老院里,田宇见到了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这个老人就是当年“花间舍“里的场地师--陆志强,可是这个陆志强看起来似乎有些不正常,而且双手总是在比画着什么。

    田宇走到他面前,礼貌地问道:“陆爷爷,请问你知道曾敏是怎么死的吗?“

    陆志强没有理田宇,还是在自顾自的比画着。

    田宇又问道:“陆爷爷,你知道葛班主跟曾敏是什么关系吗?“

    陆志强还是没有说话,宁孤文对田宇说道:“从几年前曾师傅死了之后,他就变成这样了,所以我们就把他送到这里来了。而且我还听说‘花间舍’里当年了解曾师傅死亡原因的人几乎都意外死亡了。“

    田宇听到这些话的时候,脑海里像是有一道闪电闪过,所有的思路渐渐的清晰了起来。如果这些人都是死于同个人之手的话,那一定是跟曾敏的死有关了,而且这个人跟曾敏的关系还不一般。但是宁孤文之前不是说过梁萱云他们三个人在一起争吵什么吗?这个怎么解释呢?难道是他们合谋害死了曾敏?不可能,梁萱云不是一直跟严莲柔不合的吗,这个很多人都知道。

    田宇越想越乱,索性先不想了,从背包里拿出了那两张照片,伸到了陆志强的前面,陆志强看了一眼葛班主妻子的照片,毫无反应又把头低了下去。田宇将另外一张照片,拍了拍陆志强的照片,这次陆志强却反应极大,一直指着照片喊道:“曾敏,曾敏是他两个徒弟杀死的。”

    果然如此,不过葛班主为什么会跟他们吵架呢?这件事情是整件案子唯一解释不通的了,如果能知道他们三个为什么吵架的话,那这整件事情也就水落石出了。

    田宇看着宁孤文,拜托他一定要想起当初葛班主跟事严莲柔他们在吵什么,宁孤文想了一会,实在是想不起来了,说这件事情已经有好几年了,而且自己当时只是经过那里,并没有在意。田宇让他继续想,一定要尽快想起来,宁孤文只好坐到一边慢慢回想。

    病房外面一个老奶奶和一个青年经过,老奶奶似乎在苦口婆心的劝着青年去自首,也许是青年犯了什么罪,青年只是在一旁唯唯诺诺的点着头。

    田宇听到了这话,宁孤文也听到了,随后宁孤文似乎想起来了,对田宇说道:“我们天经过他们门口的时候就是听见他们在争吵说什么自首,说我爸也是共犯什么的。我能记起来的就这些了,不知道能不能帮到你。”

    田宇听完后对宁孤文说了声谢谢,便立刻赶回酒店去了。同时在忙碌着的还有戏场里面的人,戏场已经打扫干净了,舞台也已经修复好了,黎依彤似乎在安置着什么东西,只见她拿着罗盘一会换一个位置,时而点头时而摇头。

    晚上八点,黎依彤通知田宇和方秋到戏场里去,方秋说等还要等结果,晚一点再去。

    戏场,当田宇来的时候,舞台上已经开唱了,文子贤告诉田宇唱的是《宝莲灯》。田宇左看右看却发现少了一个人,也许还没来吧,田宇对自己说道。

    不知道什么时候,卫盛雪站在了他们三人的般旁,同样目不转睛的看着舞台上。当卫盛站在黎依彤旁边的时候,黎依彤更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戏已经唱完了,所有的人都卸妆准备离开,没人原因在这里多呆一分钟。所有的人都已经离场,戏场里所有的灯光都已经打开了,黎依彤走到舞台上拿着话筒说道:“卫先生,或者我还是应该叫你卫小姐呢?难道你在这几年里连续杀害了这么多人你一点都不觉的自己很残忍吗?“

    卫盛雪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黎依彤。

    黎依彤继续说道:“当然,你现在连自己的心都没有了,怎么可能会知道残忍这个词的意思呢。另外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情,你在这个戏场里面是召唤不出你的邪灵的。“

    卫盛雪双手在结着印,好像在召唤什么,可是试了几次都不成功。

    些时方秋正好已经赶来了,手中拿着一份资料,田宇看过之后便将所有的事情一一道来,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卫盛雪不得不低下头。下面将整件事情的经过一一说来:

    葛班主和曾敏原来是一对恋人,曾经约定好了结婚之后一定要生一个像女孩子那么漂亮的男孩儿,可是誓与原违,曾敏遇到了另外一个男人,这个人叫李敬斯,是南洋人。很快他们两个就发生了关系,而且生下了一个女儿,这就是卫盛雪,或者应该叫她李盛雪。

    因为害怕葛班主知道,曾敏让李敬斯把女儿带到了南洋,自己却留了下来。可是这件事情还是被葛班主知道了,葛班主知道后便去质问曾敏,曾敏只好把事情全都告诉了葛班主。葛班主那段时间心情很低落,于是胡乱的找了个女人结婚了,可是没多久,他妻子便因为疾病去世了,葛班主开始嫉恨这个社会,开始嫉恨曾敏,如果不是她出轨的话,也许他们两个现在已经结婚了。

    于是葛班主便收养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就是宁孤文,葛班主想让曾敏知道她一直欠着自己。而曾敏也因为自己一直牵挂着女儿,于是收了梁萱云当徒弟。当她看见葛班主收养的孩子之后,她自己也知道欠了葛班主一辈子,于是又收了另外一个徒弟严莲柔。

    其实曾繁只是想告诉葛班主,自己一直记得这件事情,知道自己欠着葛班主。可是葛班主却会错了意,以为曾敏是故意来气他的,于是只好将所有的心意都放在经营戏班上面。

    其实曾敏收梁萱云当徒弟只是为了能慰藉自己对女儿的思念,根本没有想过要真心教梁萱云一些什么,而当曾敏看到葛班主对自己已经不闻不问之后,便以为他不再记得跟自己的约定,如是对事严莲柔就更加的要求苛刻了。

    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一直到五年前,梁萱云和严莲柔因为受不了曾敏长年来的压迫,决定联合葛班主一起将曾敏杀掉,可是葛班主却没有说同意,也没有说不同意。梁萱云他们只好自己动手了,于是曾敏就这样死于一场不是意外的意外。

    曾敏的女儿长大成年,回国寻找自己的母亲,在原来戏班的成员口中了解道了曾敏是被梁萱云他们杀害的之后,狠下心回南洋学了邪术。将知道这件事件的戏班成员都一一杀害了,反正留着几个真凶,为的就是让他们知道自己的死期就在面前,让他们每一天都生活在恐惧之中。

    葛班主本来还有些日子可以活的,只是李盛雪知道方秋他们已经查到了葛班主身上,害怕事情迟早会被他们知道,所以只好提前下手了。至于管场地的陆志强,李盛雪多少还是有一些良心的,见他她这个样子,知道他这样活下去比死了更能受,于是放过了他。

    最后再交待一下李盛雪的左手中指上的那圈红印,那并不是结婚戒指的痕迹,而是拉芭蕉精的结果,拉出树中的灵魂之后,这里便成了邪灵出入她身体里的一个通道。

    作恶就一定会有恶报,李盛雪也是一样,因为自己练了邪术,在被警察方收监后不久,因为邪灵没有鲜血供奉,被自己一手养大的邪灵反噬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