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第二十五集 - 鬼戏社 之八

    三个人坐了车飞快的来到葛班主家里,在车上的时候方秋还给文子贤和卫盛雪打了个电话,可是卫盛雪的电话没有打通,只有文子贤接到电话之后说立刻赶过来的。

    葛班主家门口,田宇从口袋里拿出三个口罩分给了方秋和黎依彤,田宇敲了几下门,但是根本没有人来开门,三人觉的有些奇怪。田宇一边敲着门,一边喊着葛班主的名字,可屋好像根本没有人在。难道是出去了么?

    之前说过了,葛班主家是那种老式的楼房,木门上面是有一个小窗户的那种,可以透过上面的小玻璃窗看到屋里的情况。田宇在楼道里找到了一把破旧的椅子,虽然有些摇摇晃晃,但是目的只是为了看一眼屋里的情况。田宇让方秋和黎依彤抓住椅子,自己站了上去。

    看了一眼屋里的田宇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开始使劲的撞门,方秋看见田宇这么激动肯定是出了大事,于是也跟着一起撞。门被撞开了,葛班主躺在了地上人已经死了,这次葛班主的死和梁萱云跟严莲柔的死不同,葛班主的身体上完好无损,甚至看不出来有任何地方是受伤了的。田宇粗略地检查了一下,葛班主身上的血液也全消失了,为什么要说是消失?因为葛班主身上根本没有一个受伤的地方能让这么多的血液全都流干的,而且地面上也根本没有一点血渍。

    田宇又用手按了按尸体的胸部和腹部,可是这次的发现却更让田宇吃惊,葛班主身体里的内藏器官全都没有了。田宇转头让方秋去打电话通知警察过来,田宇走到那间锁起来的房间门口,试了几下还是锁起来的。田宇走到葛班主尸体旁边,在他身上找到了钥匙。

    试了好几把总算是把门打开了,房间内只有一张桌子,上面摆着一个年青女子的遗照,想必就是葛班主已经过世了的妻子吧,桌子上还摆着许多的纸钱香烛之类的,桌底下包有一个垃圾袋,已经是用胶布严实的包了起来的。田宇拿出小刀将袋子划开,里面装的都是烧过的纸钱灰和已经烧完的香烛。

    田宇小心的将袋子又包好,放回了原处。看来是自己断定错误了,可是为什么葛班主要烧梁萱云的照片呢?田宇又隐入了迷雾当中,原本以为凶手已经浮现出来的,结果却连最后一个知道当年曾敏被杀内幕的人都死掉了,田宇有一种感觉,这个凶手一定就是戏班里的某个成员,只是他们现在一直没有找到找向他的线索而已,只要继续深查下去凶手总会露出马脚的。

    警察和文子贤几乎是同时到的,文子贤到了之后在不停的打电话,样子很着急似乎一直没有打通。田宇从那个房间出来之后,走到文子贤身边问他给谁打电话。文子贤说是给宁孤文打的,可是电话却一直打不通。田宇听到宁孤文的名字时突然才想起来,难怪自己一直觉的哪里不对,原来是把他给忘了。警察见到又是方秋他们,便问他们跟死者是什么关系,好在有文子贤在场,不然方秋他们还真说不清楚,因为他们每次报警都是有人死亡,而且他们三个都是唯一的目击证人。

    当然警察不是笨蛋,葛班主至少死了有十多个小时以上,方秋他们三人都有不在场证明,所以是为不会为难他们的。文子贤带着田宇他们赶往宁孤文家里,田宇不免有些担心,跟“花间舍”戏班有联系的几个重要的人物都先后惨死,会不会连宁孤文也已经遭了毒手了?

    宁孤文住的地方有些远在市区郊外,平常也很少跟戏班里的人联系,这个地址还是在他原来的资实上填的,也不知道对不对。只能去碰碰运气了。

    文子贤轻轻敲了几下门,还好有人来开门了。开门的人正是宁孤文,文子贤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方秋他们三个,把葛班主的情况也说给宁孤文听了。宁孤文的反应果然跟田宇猜想的差不多,冷冷地说了一句:“那是迟早的事。”

    所有人都听出来了宁孤文的话里有话,方秋干脆直接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葛班主好歹也是把你一手养大的人,而且俗话说‘养育之恩大过天’,现在他死了你不伤心也就罢了,而且还说这种话。”

    宁孤文的话却实让在场的人都比较气愤,不过当宁孤文说出事情的真相之后,方秋他们却也认为葛班主死有余辜,原来事情是这样的。

    二十四年前的那天,正好是葛班主夫人过世三周年的日子,葛班主从墓地回来的途中遇到了一个小孩子,这个小孩就是宁孤文。葛班主曾经跟他妻子约定过,将来要生一个像女孩子那么漂亮的男孩儿,可惜他妻子却不幸难产而死。当他看到宁孤文的时候,觉的这也许就是他妻子明明之中安排好的,为了能让他们一起遵守这个约定。

    从此之后宁孤文就被葛班主收养,因为葛班主是经营戏班为生,宁孤文每天就坐在戏班场里看他们唱戏,渐渐的戏班里唱的戏曲宁孤文都学会了,有时候自己偷偷的躲在角落里学着他们的模样,一边唱一边做着各种姿势。有一天宁孤文在角落里练习的时候,正好被葛班主发现了,于是从这时候开始宁孤文也就正式开始跟着戏班里的老师学戏了。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宁孤文渐渐成了“花间舍”里的主角了,收入也渐渐的多了起来。葛班主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染上了吸毒的习惯,而这件事被宁孤文发现了,葛班主把所有的钱都花在了吸毒上面,最后连戏班都经营不下去了,所以才导致戏班被文子贤的公司收购的情况。

    葛班主几乎每个星期都会去找宁孤文要钱,宁孤文因为感激葛班主的养育之恩,每次葛班主来要钱的时候,宁孤文都会劝他去戒毒,但是葛班主毒发的时候,几乎是六亲不认的了。

    当四人听完之后,都是为之一惊,谁都没想到葛班主竟然会吸毒,那这么说来的话田宇在葛班主家里闻到的那种香味就可以解释得通了,那并不是什么幻术香,而是一种吸了之后另人产生幻觉的毒品。

    可是凶手到底是谁呢?为什么连葛班主都要杀害?

    方秋问道:“那你知不知道葛班主跟梁萱云和严莲柔之前有什么仇怨吗?”

    宁孤文想了想,说道:“我记得有一次他们好像在一起争吵,好像在说以前的事情,似乎跟曾师傅有关。你们可以再去他家里看看,也许还能发现一些什么。“

    看来从宁孤文这里也是了解不到什么情况了,方秋他们四人也只好回去。就在方秋他们走出门外的时候,宁孤文突然说道:“我记得我有一次听到曾师傅说他有个儿子住在南洋,让我长大了之后去帮她看看她儿子,而且让我不要告诉别人,连我爸也不能说。他还给了我一个地址,你们稍等一下,我去找给你们。“说完宁孤文就跑进房里去找地址了,方秋他们在门外等着。

    没多久,宁孤文拿着一张有些发旧的纸条出来了,递给方秋说道:“希望能给你们一些帮助,虽然我爸吸毒,但是我想一定是有人害他才死的。希望你们能查出凶手,帮我爸报仇。”

    方秋点点头,接过纸条。

    回到酒店后,三人准备分头行动,黎依彤跟文子贤准备再去一次戏场。方秋拿着那张纸条准备去警察,想请他们帮忙联系一下南洋那边的警方,希望能找到曾敏的儿子。田宇决定再回一次葛班主的家里,田宇也觉的自己在葛班主家里遗漏了一些什么重要的线索。

    戏场里,仍旧是一片漆黑,感觉不到这里有任何一丝活人的气息,甚至连鬼魂的气息都感觉不到。黎依彤和文子贤再一次来到了严莲柔被杀的化妆室里,这里和前一次来的时候没什么不同,只是多了一层灰尘而已。

    田宇从黄色的警戒线下钻了过去,房间里的东西似乎都是保持着原样,警察大概也感觉到了葛班主的死,有些不同寻常。田宇再一次走进了另外一间空房,房间的桌面上仍旧摆放着葛班主妻子的遗照,田宇走到桌子前面拿起桌面上的香烛点着之后,给照片里的女子行了一个礼。田宇突然发现,照片似乎还有夹层。田宇拿起照框,打开之后从里面发现了另外一个女子的照片。

    田宇拿着这个两张照片,离开了葛班主的家里。而与此同时,黎依彤在戏场里也发现了一件很严重的事情,严莲柔是被人使用南洋的“驱魂术”给害杀的,驱魂术以依附在芭蕉树内灵魂为媒介,将他们拉出之后,再以自己的鲜血供奉他们,驱使他们去杀害自己的目标。而与树中的灵魂成功签下契约这后,这个灵魂便成为了邪灵,专以吸人鲜液为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