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第二十五集 - 鬼戏社 之四

    文子贤想了很久,似乎记起了些什么事情,然后说道:“这个张劲松我曾经见过一次,他好像一直在捧严莲柔,每次只要有严莲柔的演出他都会亲自来的,就算有什么事情不能来也会派人给他送花。他好像是一间叫‘玉名”的软件开发公司的老板,如果你们要找他的话,我回去找找他的名片,应该还在的。“

    田宇又仔细的检查了衣柜里的物品,除了一些女人用的手提包和一些已经发霉的衣物再没有其它的了。看来这个严莲柔真把自己当成一个女人了,连衣服的款式都是女用的。

    田宇关好衣柜,把梳妆台的抽屉也一一关好,关上门走了出来。然后问道:“严莲柔平常是一个人住的吗?我们能不能去严莲柔的家里看看呢?”

    文子贤的似乎有些为难,从包里拿出严莲柔的资料举到田宇面前说道:“严莲柔根本没有在资料上填住址,平常只是见他早早地就来到了戏场里,演出结束之后他就一个人先走了,他住在哪里大家也根本不知道,所以这个我恐怕是帮不上什么忙了。”

    田宇对于这种结果也非常无奈,既然严莲柔本身就有些不正常,那他做出一些常人不理解的事情也就不奇怪了。看来现在只有先去找这个张劲松谈谈了,也许能从他口中知道些什么事情。

    于是几人又关掉了戏场里的灯,给陈先生打了个电话说他们准备离开,就下楼去了。

    “文大哥,这栋大厦原来是做什么的?”方秋好奇的问道。

    “之前没发发生命案的时候,十层以下都是用来演出的楼层,十层以前就是一些公司了,不过自从这里发生命案之后,所有的公司都先后搬走了。你问这个干什么?”文子贤说道。

    “没什么,只是看见这楼道里似乎有很多瓜果点心这类了,所以想问问这里是不是有很多的的表演场地。”方秋笑着说道。

    文子贤开车将三人送回了酒店,说自己要先回公司去找找张劲松的名片,找到了之后就给方秋他们打电话,让他们先休息一下。回到酒店之后的黎依彤一个人把自己锁在了房里,说接下来的调查就不和方秋他们一起去了,自己要研究一下怎么对付那个鬼魂,方秋叫她不要太过敏感,也许那里真的没有鬼魂也说不定,尽力而为就行了。

    下午,文子贤派人送来了张劲松的名片,田宇和方秋照片名片上的地址找了去。到了玉名公司前台的时候,前台小姐说张劲松在开公,现在没空见方秋他们。二人决定在这里等张劲松,前台小姐见二人这样子也只好让他们在这等了。

    方秋和田宇足足等了一下午,也没看见张劲松出来,方秋等的有些不耐烦了,走到前台用一种极为不满的口气对那小姐说道:“你告诉你们张总,就说严莲柔叫我来找他的。”

    那前台小姐见方秋这样说,自然以会为是大事,于是立刻拨通了张劲松办公室的电话,把事情说了一通,然后不住的在那边点头。

    “张总说你们可以进去了,他开完会了。”前台小姐挂掉电话,对方秋说道。

    “早说嘛,何必让我们白等这么久呢,真是的。”方秋责备道。

    前台小姐领着方秋他们走到了张劲松的办公室,张劲松微笑着招呼他们坐下。叫秘书给他们泡了两杯茶,然后问道:“不知道二位来找我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这张劲松长像十分儒雅,举手投足间都带着几份读书人应有的气息,看样子大约有了三十岁,颇有几分成功人士的样子,怎么也让人想不到会是一个喜欢男人的男人。

    方秋打量着张劲松有些入神,直到旁边的田宇推了推她才回过神来,笑着说道:“不好意思,张总的这间办公室真是设计的太好了,都看入神了。我们来是想跟您打听一点事情,希望您能告诉我们。”

    张劲松自然知道方秋这是在骗他的,却仍装出一幅不知道的样子不经意地问道:“那不知道二位来找我是为了什么事情呢?”

    方秋从包里拿出一张照片递到张劲松的面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这张照片是方秋让文子贤送过来的,为的就是吓吓这张劲松,如果张劲松不打算跟他们说实话,那方秋就把这照片亮出来,料想这张劲松就算再嘴硬,怕是也不敢对着严莲柔的照片乱说吧。

    张劲松拿起桌面上的照片,看了许久才张口说道:“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知道我跟他的关系的,但是既然已经被你们查到了我这里,那我就把实情的原尾都告诉你们,不过他的死的确跟我没关系,请你们相信我。”

    田宇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那要看你说的是不是实话了。”

    于是张劲松一边看着严莲柔的照片,一边讲他们两之前的事情。事情的大概如下:

    张劲松和严莲柔是在三年前认识的,那时候张劲松的正处于事业的低谷期,家里欠了不少的债。俗话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这张劲松也不知道是前世造了什么孽,自己的老婆带着孩子一起跟着别的男人跑了,张劲松觉的自己根本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了,跑到了公司的顶楼准备跳楼自杀。

    当时张劲松的公司就在那栋废弃的大厦里,那天严莲柔一个人无聊的走上了顶楼的天台,看见正准备自杀的张劲松,两个人聊了很久。这严莲柔本来就认为自己是个女人,而这张劲松自己的结发妻就这样跟着别人跑了,对女人已经相不过了,于是二人越谈越投机,当下便决定要终身在一起。

    说起来也奇怪,自从严莲柔拿出自己的积蓄帮张劲松还了债之后,他的公司又渐渐的红火起来了,生意越做越大,张劲松便在郊区买了一栋别墅,从后两个人就长期住在了一起。因为张劲松的公司就在严莲柔戏场的楼上,所以两人经长一起上下班,有时候为张劲松也会派司机去接严莲柔。张劲松只要有空的时候,就会去看严莲柔的演出,一来二去的就跟戏班里的人熟了起来,大家都以戏言说张劲松是想追梁萱云,所以天天来给他捧场。梁萱云倒也当真是一位美女,长像先不说,她那身段就是极少有的,而且当时追她的人不是少数。其实这也就是一句玩笑话,但是这样的话听长了便有人会当真了。

    其实张劲松为什么会给梁萱云去捧场呢?还不是因为严莲柔,二人为了避免闲言闲语,所以严莲柔每天都要求戏班把他的戏排在前面,演完之后才是他师姐梁萱云的戏。张劲松要等到看完梁萱云的演出之后才能走,所以大将也自然会这么认为了。

    之前说过张劲松长的也算是一表人才,梁萱云多年都一直未嫁,见这张劲松坚持每天都来加上戏班里有人这么说,自然也认为这张劲松是在追求自己。于是梁萱云便开始对张劲松主动了起来,经常约他出去吃饭喝茶。可是哪知道这一切被严莲柔知道了,而且在张劲松和梁萱云吃饭的时候被他抓个正着,张劲松为了逼开旁人的闲话,连哄带骗的将严莲柔骗回了郊区的别墅,而严莲柔肯答应的条件就是要梁萱云一起跟他们回去,张劲松无奈只好央求梁萱云跟他们一起回去,梁萱云本身对张劲松就有好感,当然希望他能把这件事情解决掉,跟自己双宿双飞,于是答应跟他们一起回去。

    回到别墅之后的三人,一进门之后严莲柔就对着梁萱云打了一巴掌,骂了她一句“好不要脸”。梁萱云是严莲柔的师姐,而且一向都是听她师傅的话规行矩步的做人,从来没有做出过半点有损女儿家名声的事情,直到张劲松出现了,她见这男人应该是个好的归宿,所以便主动向他示好了。她清清白白的名声音哪容得下严莲柔这么诋毁,于是二人便扭打成了一团。

    这师姐弟二人本来就有着长年的积怨,相互看对方不顺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都各自认为他们的师傅偏心,把有用的教给了对方。于是一时之间所有的怨恨都一齐爆发了出来,任凭张劲松怎么劝也劝不开。最后二人打的鼻青脸肿无力地坐在地上,同时质问张劲松,一定要在他们二人之前选择一个。

    其实张劲松也真的很为难了,虽然他之前是对女人失去了信心,可是跟梁萱云长斯的来往中也多少知道了些她的为人,自己也知道她是一个好姑娘,肯定是可以同甘苦,共患难的,而且长期下来多少也有了些感情。可是严莲柔却也对他是相当的倾心啊,在他最关键的时候帮了他,不仅有救命之恩,还帮他还了欠债,让他又救活了公司。这手心手背都是肉,可是他自己也明知道鱼明熊掌是不可兼得的,于是也不说话,就这样呆呆的站在一旁。

    梁萱云和严莲柔知道张劲松为难,便一齐向他劝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