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第二十五集 - 鬼戏社 之三

    其实光用嘴说是说不清楚的,远不如去案发现场调查来的实际,于是文子贤就带着方秋他们三个人去了“花间舍”的表演场的。

    文子贤带着三人来到了一座大楼前,从外面看来这栋大厦已经没有人使用了,所有的窗户都紧闭着,而且大门里也没有人进出,就连大厦门口都没人愿意多做停留。事情的严重性似乎远远的超出了方秋的想像,看来只有先进去大厦里面了。

    大厦门口没有保安,大楼前的停车场里只停靠了几辆很破旧的车,似乎也是报废了很旧的了。从外面看大厦一楼里面,黑漆漆的一片,看来这大厦连电源都一起切断了。

    四人走进大厦里,刚从外面进来眼睛根本没办法立刻接受这黑暗,四人同时将眼睛闭了起来。过了大约半分多钟左右,大家都觉的能看清楚一些东西了,突然在黑暗的某处幽幽地响起一个声音,说道:“不知道几位来这里干什么,这栋大厦已经慌废了很久了。“

    方秋、田宇、黎依彤三人都是一惊,心中暗想道:“不是说这里已经没有人了吗?怎么还会有人说话?“

    文子贤笑叫对方秋他们说道:“别害怕,这位是在这栋大厦里巡逻值班的陈先生,自从戏班里传出闹鬼之后,这整栋大厦都没人敢来了,所以就这样慌废了。“

    文子紧又对着黑暗处说道:“陈先生,我是文子贤,今天带了几个朋友来看看戏班的场地,麻烦你给我们带一下路吧。“

    刚说完一道剌眼的白光就对着方秋他们照了过来,那人没说什么只是将手中的灯光照向了别处,示意他们跟上来。几人快步跟了上去,方秋借着那人手电的光开始上下打量起这人。

    这人大约有了六十多岁,满头白发,脸上有许多老年斑,肤色已经跟正常人有着很大的区别。身体似乎也很瘦弱,从他提手电的那只手看来,他身体应该只剩下了皮肤和骨头了,让人看过之后不免有些怀疑他是不是已经死了很久的人。

    方秋拉了拉黎依彤的裙子,又指了指走在前面的陈先生,让黎依彤看看他。黎依彤本来是在观察周围的环境的,被方秋这么一拉突然想到了些什么,看了看在前面走的陈先生,又将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田宇似乎也在注意着周围的环境,突然问道:“这里的电源都被切断了,那我们怎么上楼去?”

    文子贤笑着说道:“所以要陈先生带路啊,还好”花间舍“的场子就在五楼,辛苦大家爬一回楼梯吧。“

    众人只觉的在这大厦一楼里走了很久,也不知道走到哪里了,突然在前面走的陈先生停了下面,用那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说道道:“从这里就可以上到五楼了,这个手电给你们吧,我去给你们把五楼的电源打开。如果有什么问题给我打电话吧,文先生你应该有我电话的。不过记得要到窗边上去打,因为这里的信号不太好。“

    文子贤接过手电,向陈先生道谢便带着几人上楼去了。这楼梯间似乎已经很久没有打扫了,到处结着蜘蛛网,地上还有许多的纸屑和垃圾,从楼梯下面传来开门关门的声音,风扇转动的声音,老鼠咬纸屑的声音。

    五楼,这里和别处的戏场几乎是一样的,摆着许多四方桌子和板凳,桌面上摆放着老式的茶壶和盖碗茶杯,桌上还摆着一些瓜子点心之类的。当然,这是以前“花间舍”里正红的时候,戏场里的票都几乎很难买到,而且他们一天只演一场,这让“花间舍”这个戏班更加的高人一等。

    而今眼前的这翻景象却是和之前大相径庭,横七竖八的桌椅杂乱地躺在地上,青花的茶壶摔成了瓷片,舞台上的大红幕布就这样半吊着,摇摇欲坠的,木质的舞台已经被老鼠咬的遍地疮痍,整个戏场看起来就是这片凄凉的景象,实在是无法让人连想起当初这里曾经人满为患的样子。

    方秋走到黎依彤身边,在她耳边小声说道:“从这里的环境来看,你觉的是不是鬼魂杀人?”

    黎依彤又走了了几步,发现脚下踩到了什么,拣起来一看才知道,原来是一只老式的玉镯。看这玉镯的颜色,应该也有些年代了,似乎是当时这里造成了慌乱,所有人都在逃生,所以这位老太太连自己手上的镯子掉了都不知道。

    黎依彤从文子贤手中拿过手电,又照了照这场子的四周,然后很失望地说道:“这里看起来很阴暗,可是整栋大厦里却没有一点阴气,不是这里没死过人没有灵魂逗留的话,那就只有另外一个可能了。逗留在这里的鬼魂怨念大到根本察觉不出来了,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件事情就不是我们能解决的了。”

    方秋、田宇、文子贤三人都是同时一愣,从黎依彤的话理解的话,那就是说这里如果有一只鬼魂的话,那就是一只很厉害的鬼魂了,看来是超出了自己的能力范围了。

    黎依彤走到方秋身边,劝说道:“我看我们还是放弃这次的任务算了,我觉的这不是光靠我们三个人就能解决的,还是让他们找别人来吧。”

    方秋想了一下,说道:“我们既然已经接了下来,就一定做完才行,不然的话我们跟文爷爷也没办法交待,我们现在不是还没有确定这里是不是真的有鬼魂么,那你就当有灵魂来做准备,你想想有什么办法能将他制伏的阵法或者是法术之类的,做好准备以防万一。“

    黎依彤又看了看田宇,田宇只是点点头,认为还是继续下去的好。如果真的照黎依彤所说的,这里的灵魂十分强大,它停留在这里一定是有它的道理的,或者就是它现在还没有能力走出这里。可是一但他有能力走出这里之后,就会有更多无辜的人因此送命。

    文子贤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没说话了,只是呆呆的站在一旁,显然他也听懂了一些方秋他们的谈话,认识到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方秋走过来笑着对他说道:“走吧,我们去后台看看。”

    后台,这里和外面一样,十分的杂乱,各种戏服都忆经残破不堪了,道具也都随意地摆在地面上,看起来这里曾经发生过一起严重的动乱。方秋拿着手电找到了开关的位置,将灯光都打开了,在光线的照射下,让他们更能清楚地看见这里的景象,用一个字来形容就是“乱”。

    文子贤走到一扇紫红色的木门前说道:“这里就是严莲柔的化妆室,你们进去看看吧。”

    田宇推开门走了进去,这间化妆室不大,只摆放着一张梳妆台,一把椅子和一个衣柜。镜子上布满了灰尘,镜子右下解用一种娟秀的字体写了一个名字,严莲柔。田宇将梳妆台的抽屉一一打开,从口袋中拿出一副白手套带上,开始检查抽屉里的物品。

    抽屉里的东西应该已经被警察翻过一次了,里面只一些化妆用的东西,再就是梳子之类的东西了。田宇从地上拣起一块布,擦了擦镜子上面的灰尘,镜子里清清楚楚的映出田宇的样子,看来从这镜子里是找不出什么线索的了。

    田宇准备去继续衣柜,拿起刚才的那块布的时候,突然卡住了一下,似乎被什么东西夹住了。田宇回过头一看,原来这镜子是可以活动的,田宇又试着掰动这镜子。这镜子是椭圆形的,左右两边各有一个东西支撑着,只能上下翻动而且活动的角度似乎也有限。田宇将镜头朝上照着,然后透过镜子观察头顶上的景象,头顶上除了有蜘蛛网和昏暗的电灯之外,再没有其它的了。

    田宇又试着将镜子朝地面照着,不过镜面只能转到30度左右就不能再转了。田宇挪开身子,从侧面透过照子去看地上,地上就只有一把木椅子和一些化妆用的工具,另外就是一些破旧的衣服了。看来这镜子是没什么古怪的了,田宇准备将镜子转回原位。

    正在镜子转动到15度的时候,镜子中隐隐约约的出现了一个名字,虽然写的歪歪扭扭的,不过田宇还是认了出来,这名字是---张劲松。田宇发现了这个线索,叫方秋他们进来看。

    田宇走到文子贤身边,取下手套问道:“文大哥,严莲柔死的时候警察有没有发现镜子里有这个名字?“

    文子贤摇了摇头,然后说道:“他们只是把这里所有的地方都检查了一遍,衣柜之类的都查了一遍,镜子却没有检查,不过谁会想到在镜子里面刻一个名字呢,也许这镜子是谁送给严莲柔的吧,应该是很崇拜他,所以才想出这么外特别的方法。“

    方秋检查完了之后,对田宇说道:“看来我们有必要去找这个张劲松问一问了,也许他知道点什么也说不定。对了,文大哥,你知道这个张劲松是谁吗?”

    文子贤开始回起这个名字在哪里听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