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第二十四集 - 金棺 之九 秘密

    其实丁小姐生前就是一个热心肠的姑娘,见不得穷人受苦,每每在街上见有行乞多多少少总要施舍一些给他们的,有时候气不过了也回去找人家理论。当然,那时候是在他们家,他们家是城里最有钱的人家,一般的人见到是丁家小姐也就不敢多说什么了,因为他们也多少都受过丁家的恩惠。若还是有些冥顽不灵的家伙,丁小姐身后的不远处总还是跟着有几个家丁的,他们总会及时出手将这些恶棍五花大绑,送上官府。

    丁小姐哪见得这一群小姊妹受这样的活罪,见地上有两颗碗大的石头,拣起来走到那恶汉背后,。咚’一声恶汉头上的鲜血就这样流了下来,‘又是咚’地一声,恶汉直接性的爬下了。

    “你可千万别死啊,我不是故意要打你的,你这么人高马大的,就这两下应该打不死你吧“,丁小姐对着地上的那恶汉又敬又求地说道。

    湖边的那群女孩子见那恶汉半天都没打自己了,觉的有些奇怪便回头去看,只见那恶汉已经不知在何时爬在地上了,其实中一个姑娘走到恶汉身边踢了他两下,见那恶汉不动了,转身叫大家赶紧跑。于是一群人便窝峰的跑了,其实还有一个半大的小姑娘还不忘了跑回来踢那恶汉两脚才跟着大伙一起跑了。

    从这以后,丁小姐就天天坐在这湖边,看边人来人往,看着恋人之间从相识、到相知、到相爱,直至分离。这湖中的湖水似乎每天都会有人过来用泪水灌注,别小看这一滴一滴的眼泪,却积少成多经历了百年千年却变成了一江江水。

    沧海桑田,瞬息万变,风吹过欺骗,欺骗绿叶染黄了整个大地,也染黄了在这江边哭泣女子的心。

    故事到这里就算完结了,至于丁小姐是怎么样醒过来的,想必也不用再多说了。

    青年听完丁小姐的故事之后,丁小姐的肚子也开始不听话的咕咕叫了起来,丁小姐的脸上刹时红了起来。青年起身又对小姐施了一礼,说道:“在下南肃山,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丁小姐还了了礼,柔声说道:“我叫丁芷韵,你叫我芷韵吧,“

    南肃山领着丁芷韵走出了这厅里,其实一行人根本没有离开这长老厅,都只是躲在门外偷听着,突然见到他俩出来,众人顿时脸上一红,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这不好意思却又立刻转变成害怕了。

    南肃山连忙解释道:“大家别害怕,丁小姐人活人,赶紧去给她做点吃的。”

    一行人将信将疑的离开了,只留下了几位长老。丁芷韵走到几位长老前一一对他们行了一礼,几位长老也是练家子出身,丁芷韵走到他们面前的时候就明显的感觉到她是一个活人,那种活人的气息是无法掩盖的,于是几位长老这才将心中的大石放了下来。

    几人又回到了厅中,只是随便问题了几句丁芷韵是哪里人,家中还有什么人,而对金棺的事情却绝口不提。这时候问这种话题也不太合适,毕竟人家才刚刚从这金棺中醒过来。

    没多久菜饭就准备好了,邀请长老和丁芷韵一起过去,南肃山也跟着一起过去了。

    饭后,几位长老问丁芷韵是否愿意留下来,丁芷韵本想回绝他们的,但是想想自己的父母早就已经过世了,自己也是无家可归,能上哪里去呢,还不如留在这小镇上,不与外界打交道的好。于是就这样这个隐水镇就又多了一个人,一个从江中来的女孩子。

    丁芷韵在没死之前是琴棋书画样样皆能的,因为家中是经商的,所以跟他父亲也学了许多经商的知识,在她眼中似乎隐水镇上的许多东西都是能拿到外界去交换成虽要的物品的。

    就是样丁芷韵在这个小镇上安了家,而这个小镇也因为她的到来生活条件也大大改善了,于是大在家也慢慢的开始接受这个从江中来的姑娘。南肃山因为过了“天水四关”所以经常会带着其它三人出去镇外销售一些手工制品和鱼。有时候还会给丁芷韵带回一些小饰品,渐渐的两个人就走到了一起,在全镇人的见证下,结成了夫妻。

    后来还修建了座房子给他们,以表彰他们二人为陷水镇帮出的贡献,那房子也就是南月他们现在住的祖宅。南肃山也就是南月的祖先。后来的十多年里,南肃山一直在研究这个金棺的秘密,终于给他研究出了一些门道,南肃山将这一秘密画在了丁芷韵的画像中。

    但是金棺这一秘密,还是被一些镇外的人知道了,他们在收买了镇里的一个青年带他们进了镇。而全镇的人为了保护这金棺,和他们拼了命,镇上一时间死伤了很多人,迫于无奈南肃山带着几个人将金棺沉入了江中。欲来抢夺金棺的一行人,终于还是没能走出隐水镇,但是镇水镇也同样付出一惨痛的代价。

    南肃山和丁芷韵二人也因为这件事离开了隐水镇,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过了。据说沉金棺的位置也画在了那幅丁芷韵的画像上面,但是是真是假就不得而知了。

    故事讲到这进而,金棺的来龙去脉也差不多清楚了,只是金棺是不是真有起死回生的能力,这个还有待考证。毕竟这些只是传说,而且已经事隔这么多年了,当年了解并且亲眼见过这件事情的人早就已经轮回转世了,一切只能靠王子俊他们自己了。

    当然,最后金棺的秘密就在那幅画中几位长老是没有告诉王子俊他们的,这个是我只告诉你一个人的哦,一定不能告诉王子俊他们,记住了吗?

    五位长老轮流的将这个长长的故事讲完了,五人同时端起茶杯,将杯中的茶水喝了个干干净净。

    王子俊这时看着这几位长位好像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了,心里不由得暗骂道:“果然被我猜中了,这几个老小子根本不打算让我们找到金棺,连最重要的事情都不跟我们讲,算了,反正我也知道了,我们的目的只是为了找金棺救人,懒得跟他们计较了。“

    王子俊站了起来,拉了拉自己没有皱的衣服襟,郑地有声的说道:“我强烈要求要打一个电话,这对于我们寻找金棺有很必要的帮助。

    五位长老异口同声地说道:“不可能”!

    王子俊被这几人同时瞪着,心里不免的有些发毛,想了想还是放弃算了,这几个老顽固要是这么好说话,早就自己把金棺捞出来送给自己了。

    四人听完故事之后,又一齐回到了南月的祖宅。四人都周在那幅画像前,王子俊是想从这画像上猜测出金棺的所在。南月观察这幅画,是想看看自己的祖婆婆到底有多漂亮。黎特伦则完全是抱着看美女的心态。黎依彤观察这画像,却是为了能从这画中人的面相上推断出几位长老所说的那个故事是不是真的。

    四人这一看又是四五天,不知不觉他们四人已经来隐水镇十天了,黎依彤从画中女子的面相推断,这女子却实是经历过生死动的,也却实是死而复生过。

    南月和苏特伦提醒王子俊他们来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是应该着手找金棺了。王子俊只是让他们先找,自己还要再观察观察这幅画,也许能从这画中猜出一些玄机。

    三人也就不好说什么了,找到了王自强,让他先带几人在整个镇上转转,熟悉熟悉这个这里的地图,然后绘制出一张平面图,这样也方便他们寻找金棺。

    再说说方秋这边,田宇已经连续一个多月守在病房里了。虽然情况很稳定,可是却一定没有醒过来的迹像。田宇每天都会缠着医生不停地问方秋何时能醒过来,弄得医生和护士都躲着他走。

    回到隐水镇,王子俊还在研究着那画,连电视上经常演的将水泼向画像也做了,检查画中有没有夹层也看过了,可是都是无功而返,弄的王子俊一时之间没了计策。

    这隐水镇看似不大,可是让南月他们三人足足花了三天时间才将整个隐水镇都走了一遍,然后回到南月祖宅的时候,三人各自凭着记忆将去过的地方画了出来。该去的地方都去了,剩下的就只有潜入江水中去查看了,但是这江水似乎深不见底,如果没有潜水的装备的话,想要潜入江底去找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但是如果不下去看的话,就更不可能会找到了,这让几人犯了难。

    南月他们三人拿着各自绘制的隐水镇平面图走到客厅,让王子俊看看。王子俊看了很久,却也没看出这个什么头绪来,只是觉的这几张图拼在一起倒像是一只将欲腾飞和巨龙的龙头。经过王子俊这么一说,黎依彤还真看出了些端倪,在这几张平面图上画上了几个圈,说这几个地方都有可能会是隐藏着什么重要东西的位置,于是几人准备隔天再去这几个地方仔细地找找,也许能找了些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