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第二十四集 - 金棺 之八 来历

    青年对着那棺中的姑娘深施一礼,说道:“姑娘是何方人氏,为何会躺在这金棺之中呢?”

    那姑娘看衣着也是大在户人家出身,还了一礼,然后便带空哭腔说道:“我本家是岳南人氏,随父亲出来做买卖,哪知竟在这江南水乡害了奇病,寻了百余处朗中,却没治得了这怪病,躺在床上之后便再也起不来了。”

    青年又问道:“那姑娘为何会躺在这金棺之中呢?莫不是为了治病?”

    那姑娘拿出腰间的丝帕,擦去眼角的泪水答道:“原本我也不知为何会躺在这棺中的,后来我又回了趟自己的老家,从我爹娘的口中才得知。”

    青年搬过椅子,让姑娘坐下,端上一杯茶水,又问道:“姑娘能否将这事情的来龙去脉细细告知下在,我也好让镇上的人帮助姑娘寻找令尊令堂。”

    那姑娘想是有些时日没喝过水了,将这盖碗茶这一杯子的水,竟一口喝净了,青年又连忙给姑娘倒上一杯。那姑娘本想再饮一碗,见眼前这男子也是外人,便不好意再去喝第二碗,拿丝帕擦了擦嘴角给青年讲了她为何会躺在这金棺之中的原因。

    这姑娘本姓丁岳南人,父亲是个跑码头住旅店的商贾,那年她父亲带着她出来跑生意,谁知刚到这江南富庶之地就害上了怪病。她父亲只有她一女,自小就是疼爱备至。知道她得病以后便带着她在江南四处寻访名医,可是朗中也看了,药也吃了,病却一天比一天重。从此这苦命的丁姑娘便一病不起,他父亲则天天出外帮她求医,只剩下了个丫鬟照顾她。

    这丫鬟本就是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女娃,喂小姐喝粥这小姐也不答理她。跟她说话也不做声,这丫鬟本就知这小姐命薄,怕是没几天活头了。于是伸了伸手去试她还有没有气,结果这姑娘也不呼吸了。这小丫鬟哪见过这样的场面,仍下手中的碗就跑了。

    等到天黑这姑娘他爹回来的时候,见房里乱七八糟的,自己唤女儿的名字,她也不答。这丁老爷猜想自己的闺女多半怕是“过了”,便吩咐店小二给找了一副好棺材,请寺里的和尚念了超度经和往生咒,又请了几个道士做了三天法事,准备在江南买块地给葬了。

    店小二也曾跟丁老爷说过,让丁老爷请几个赶尸匠把尸体回家中安葬,这丁老爷听完后当下便怒了,自己的闺女生前还未曾嫁人,是正经的黄花闺女。现在虽然死了,但是怎么能让这赶尸匠挑着她的身子回去。于是店小二也不好多说什和了,只道让丁老爷多花些银子,在本地买一块风水好的地给葬了,让这小姐下回投胎能投个好人家。

    经也念完了,法事也做完了,就等着下葬落土了。

    可也真不赶巧,这姑娘刚刚落了墓碑就下起了大雨,一行人还没离开墓地,这棺木又被大雨给冲了出来。丁老爷没了办法,只好将这姑娘连同棺木一起又带回了客栈。其实这客栈也是有规矩的,你姑娘本就死在他家中,这已经是十分不吉利了。现在你丧事已经了了,却又把棺木给抬了回来,这种事情做买卖的生意人是接受不了的。

    不知是这店家的心肠好,还是看在了丁老爷给了银子的份上,总算让答应让他们把棺木放在柴房里,丁老爷千恩万谢的领着“八大金刚“去了。{注:”八大金刚“这其实是说的好听一些而已,其实就是指抬棺材的那八个人。但是千万别小看这八个人,如果事主,也就是指做丧事的主家没有好吃好喝的招待好他们,半路上给你来个摔棺也是常有的事。再者说这棺材其实是很重的,不相信的同学可以自己去试试。}

    这时跟着丁老爷他们进来的还有一位道士模样的人,跟位他们进了柴房里。

    丁老爷是个知书达理的人,见这位道长跟着进来,便失礼问他明天是否宜下葬。那道长问丁老爷要了小姐的生辰八字,然后恰指一算。对丁老爷说他女儿是命格相冲,又是害了奇病死的,阴间是不收这样的鬼魂的。

    丁老爷见这道长只是问了小姐的生辰八字,就知道她是害病死的,立马就给这首长跪下,又是磕头又是哭求的。这道长说要让这小姐能正常去投胎重新做人的话,只有让她重新活过来,等到寿终正寝之后,才能过奈何桥、喝孟婆汤、进轮回界。

    这丁老爷一听让能自己的闺女活过来,就更是猛给道长磕头了。道长扶起了丁老爷,交给他一张图纸,让他按这图上的样子,打造一幅黄金的棺材,将他女儿放入棺中,连同金棺一起沉入湖中。然后再去求得一万户穷人家的未出嫁的女子的眼泪。等到泪水求满之后,再将这金棺打捞上来,用这些泪水擦净整幅金棺,等到金棺上的水干了之后他女儿就可以活过来了。

    丁老爷双手接过图纸就准备去打金棺,道长叫他留步,又从腰间取下了一只水袋,将袋中的水洒在了丁小姐的身上。将水袋交给丁老爷,并告诉他这袋中的水能保持丁小姐的尸体千年不化,让他放心的去求眼泪便是了。

    几天时间,金棺就铸成了,那位道长让丁老爷子时背着他女儿去湖边等他,那道长随手一扬金棺便越变越小飞进了他的袖子里。起初丁老爷心中不免还是有些担心的,但是见这道条这随手一扬,金棺就飞进他袖口中了,想必这道长定是位仙人,于是也就放心下来。

    这丁老爷为了女儿倒也真是什么事都敢做,午夜子时的时候竟然真的一个人背着他女儿的尸首来到了湖边。那道长其实早就已经到了,一直在湖边等他。那道长见他已经来了,便将那金棺放了出来,让丁老爷把小姐的尸体放进去。

    封棺之后,道长托起那金棺便飞到了湖中,便金棺从空中压入了水底。等一切都做完之后,道长又飞到了丁老爷身边,让他记住这金棺的位置,切不可对人说起,以防有人来盗棺。丁老爷拿着那水袋跪在地上给这道长磕了几个头,等到丁老爷抬起头来的时候,那道长已经不见了。

    丁老爷为了他女儿倒也真是舍得,将家中的钱财都换成了米粮,穿州过省的去周济穷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切只为了他女儿。

    这天又是丁小姐的忌日,丁小姐躺在金棺中的已经有好几年了,她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想坐这狭小的地方中出去,试着站起来的时候,竟穿过了这金棺。她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脚下,发现自己竟然是站在水面上的,丁小姐死的时候毕竟才二十岁,还是处在爱玩耍的年龄,竟在这湖面上跳起舞来。

    刚到子时的时候,突然看见岸边上有人在烧着香烛什么的,丁小姐便好奇的走过去看。

    原来烧香烛的竟然是她的父母,丁小姐便开口跟二老说话,可二老像是听不见她说话一样,对她不理不采的,似乎没有看见她。

    丁老爷一边烧着纸钱,一边给丁夫人讲他遇到那位道长和女儿躺在金棺中的事情,丁夫人也不说话,只是一直哭,嘴里还时不时的喊着丁小姐的名字。谁知这一切都被丁小姐给听了去,于是从此丁小姐便天天跟着他父母二人了。

    直到有一天他父母终于求得了一万户穷人家的眼泪,正带着这满袋的泪水奔上江南,其实这丁小姐也挺高兴的,因为她马上又能和他爹娘在一起了。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也不知是这丁小姐福薄呢,还是该他们一家团聚,丁老爷和他夫人在半道上遇上了劫匪,向他们索要银两。这几年来丁家都在四处周济穷人,家中已经没什么银子了,出门的时候带的银两已经花的差不多了。

    抢劫自古以来就有一个规矩的,只求财不害命。还有一句话叫贼不走空,几位劫匪既然出来一趟,自然是要捞上一笔的,丁老爷袋中的那几个钱,根本救不了自己的命,于是劫匪也就不多说了,一人一刀送二位上了路。

    丁小姐抱着二老的尸首痛哭,到了天黑的时候来了两个长相怪异的官差,将丁老爷和丁夫人的魂魄带走了。丁小姐就这样守着二老的尸体好几年,眼见两俱尸体变成白骨。幸好有一位上山的砍柴郎,将二人的尸骨挖了个坑给埋了,上书“无名氏夫妇之墓”。

    丁小姐开始漫无目地的走着,也不知道走了多少年,走了多少天,她又走回到了自己醒过来的那个湖边。湖边有一群少女在哭,丁小姐仔细一看旁边有一个长着落腮胡凶神恶煞的男人,拿着长鞭在抽打着他们。少女们就这样脸朝着湖面,背后已经被这恶汉抽的鲜血淋漓,那眼泪全都流进了湖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