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第二十四集 - 金棺 之五 屠龙

    首先还是先解释一下前一章节的名字,“天关”这是“天水四关”的简称,当然和传奇跟幻灵游戏这两个网络游戏不一样,如果你要认为一样也行,反正就是破关而已。“千日醉”这种酒确实是有的,只是没有小说和传说中那么厉害而已,不过也是一种非常烈的酒。如果不相信的同学,可以自己将一般的白酒用瓶子装好,在锅上隔水加热。等到酒热了之后你再喝,保证能让你睡上半天,也有可能是一天。

    苏特伦、南月‘黎依彤三人选好自己所需要的武器和准备闯关的方向后,三人各自看了一眼点点头,以示给自己以及他们加油打气。下面开始就要单说了,先说苏特伦。

    苏特伦伸手去摸这面木质的墙,墙面用仅有一个用大红漆写的“东”字,其它的什么都没有,略微显得有些空荡。当他的手触到墙面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摸到墙面,甚是惊讶。明明看见这墙就在眼前,如果说是幻觉的话,那又怎么会这般的真实。也不容得苏特伦多想,既然是摸不到了,想必自己的身体也是能穿过去的,早一些进去就早一点破关。苏特伦将那泛红的开山刀系在了后腰,右手紧握刀把,做了几下深呼吸,闭上眼睛对着墙面撞了过去。

    苏特伦只觉的自己没有遇到什么障碍物,一直冲了大概有一分多钟,才睁开半只眼睛开始窥视自己的周围。

    自己的正前方是一轮圆月,又圆又亮的,近的触手可及。圆月下是江水,江中倒映着圆月,却也只映出了一大半,因为挂在天空的圆月本就有一小半月这厢江水所掩藏,看来这圆月也有些“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觉。

    苏特伦又睁开了另外一只眼睛,这才发现原来自己是在一个码头上,脚下踩的是木质的板子,难怪刚才跑的时候咯咯的只响。码头延伸出江面很长,大概有一里路的样子。苏特伦的右面也是江水,只有很远处的地方有一些巨型的黑影,料想那多半是山吧。而左边则是看不到头的江水,江面上波澜不惊。这江水和圆月倒也配合的极为默契,苏特伦现在心理若不是为了破关而来,倒也真想躺在这景色下好好的睡上一觉。

    就这样苏特伦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着,他并没有回头看过,有人教过他,既然选好了这条路就不要回头看,越是回头就越看不到头。

    原本苏特伦也并没有把这里看成险恶之地,看走了有五六分钟后,这江大面却静的出奇,远处的山里也没有传来鸟鹰的嘶叫,这反而让苏特伦起了疑心。右手又握了握腰间的开山刀,准备随时抽出来将敌人一击必杀。腰间的那个酒壶,撞到了刀身上发出声响,苏特伦这才记起来自己还随手拿了一壶酒过来。

    “要不先喝上两口,壮壮胆?”苏特伦心想到。

    苏特伦也管不得敌人是不是随时就有可能出来了,从腰间解下酒壶的绳子,掀开盖子就猛喝了两口。刚入口苏特伦就觉的这酒不错,虽然有点辛辣,不过好在还有些酸酸甜甜的,忍不住又多喝了两口。喝完后又将酒壶系回了腰间,倒也只有一种当大侠的感觉。

    这码头的桥板虽长,但也终究是有头的,很快苏特伦就走到了尽头。可是却根本没有发现有敌人,这让苏特伦不禁有些失失望。刚才的酒劲这时也开始上来了,脸上也泛起了微红,扯开了嗓子大声吓道:“何方鼠辈,赶紧给我滚出来。是龙是虫先出来让爷看看,砍了你的虫头好带回去给南月当礼物。“

    又是半响,没人回答苏特伦。苏特伦因为酒力发作,身体开始发热,真想跳下江去美美的游上一翻。

    突然,身后的木桥板开始坠落下去,苏特伦回过头一看,这一看不要紧,从水下竟钻出一个黑色的大龙头出来,被这龙头一下,苏特伦的酒气顿时就醒了不少。左手扶着开山刀的刀身,右手紧握刀把,准备随时出手。

    “尔乃小辈,竟出此等不敬之言,今日叫你沉入江底,为鱼虾分食。“黑龙头竟然开始说话了。

    苏特伦现在酒气是醒了一大半了,心想道:“乖乖,这龙还带配声的?说的还是文言文。”

    眼下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右手抽出开山刀就对准黑龙头部的正中砍去。苏特伦满以为自己出奇不意肯定能将黑龙一举击毙的,谁知这刀和自己本人一起穿过了黑龙的身体,苏特伦急忙在空上一个转身才幸免落入水中,长嘘了一口长。

    木板桥已经毁坏的差不多了,只剩下苏特伦脚下这一米见宽的地方了,回头路是没有了,苏特伦准备和这黑龙拼了。

    “啊”,地一声,苏特伦后背多了四道抓痕。等苏特伦转过身去看的时候,从脚下似乎又有什么东西对着他的又腿扫了过来。连忙跳起来,刚好躲了过去,还没等苏特伦落地的时候,苏特伦的脑袋又被重重的撞了一下,鲜血顺着额头流了下来,两只眼睛里看到的东西都是红色的。苏特伦的意识开始有些模糊了起来,看着那黑龙头由一个变成两个,由两个变成四个。

    “可恶,难道真的要死在这里吗?”苏特伦心里的识意开始慢慢退去了,只能在心里自言自语地问道。

    酒能止痛,苏特伦又从腰间取下那只酒壶,狂喝了几口,准对着那泛红的开山刀也喷去,随后又把壶中的酒一口喝尽了,将酒壶仍入了江中。

    喝了些酒之后,苏特伦身上的疼痛倒也真的减少了许多,双手举起刀大声喊道:“恶龙,看我不劈了你“。举刀便对着黑龙的龙爪砍去,”咚“地一声闷响,这下是砍中了,但是震的苏特伦差点将手中的开山刀甩了出去。苏特伦见刚才那一下砍中了黑龙,心中的底气顿时增了不少,又握紧刀把,准备去砍第二下。

    第二下苏特伦对准了黑龙的头砍去,那黑龙似乎知道苏特伦会去砍它的头,竟然先苏特伦一步用它那巨大的黑爪守住头部,另外一只爪子朝着苏特伦横扫过来。苏特伦被这出奇的一爪给打了回去,从手臂上流下来的血,顺着手指流到了开山刀上面。

    刀身上血流过的地方都开始烧了起来,没多久整个刀身便全都烧着了,苏特伦本来已经昏死过去的,但是因为这刀身上的热度,又把他给烫醒了过来。苏特伦又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对着正面伸过来的黑爪,直直的劈了下去。

    这一刀却是实实在在的砍到了黑龙身上,砍的黑龙开始撕心裂肺的吼叫,那叫声几乎快把苏特伦的耳膜给振破了。当下也顾不得那么多,纵身跳起对着张大着嘴的黑龙头直直的砍了下去。

    好了我们再来说说南月这边,南月选的是南门。她没和苏特那样撞了进去,而是一步一步的走进去的。南月就这样走着,周围一片黑暗,黑的连她自己的和脚几乎都快的感觉不到了。

    南月自己也不知道就这样走了多久,走的自己只觉的很累了,真想好好的休息一下。突然间南月发现前面有一张床,于是南月就快步的走了上去。

    当南月走到床边看的时候,这才发现这不就是自己在隐水镇住的那间房里的床么,自己的衣服行行李都还乱七八糟的摆在床上呢,南月转过身去看背后的时候,自己这是在房间里啊。既然是在自己房里,那就先睡上一觉在说吧,南月跳上床就躺了下去。

    刚刚躺到床上闭上眼睛,就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来。王子俊没人照顾的啊,南月又从床上爬了起来,穿过客厅走向王子俊的房间里去了,

    王子俊还是躺在床上,只是睡觉的姿势有些难看而已,一个大字一样的爬在了床上,枕头都掉到地上了。南月走到床边拾起枕头放回了床头,又帮王子俊拉过了毯子帮他盖在身上。看着熟睡的王子俊,不忍得笑了起来,随后关上门退了出去。

    正在南月准备穿过客厅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有一件事情不对。但是一时之间又没看出来哪里不对,觉的这个不对劲很重要,南月开始努力的回想并且仔细观察着客厅里。可是不管怎么看,怎么想,南月终究都想不起来,急的她一把将挂在圆柱上的对联给撕了下来。

    南月看到对联落地的时候,终于记起来哪里不对劲了,这客厅里没有那副女子的画像啊,难怪自己觉的很重要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看着这诺大的客厅,南月心中已经明白了许多的问题,之前心中的疑惑也解开了许多。

    想到这里的时候,原来疲惫的感觉立刻消失了,为了确认自己的想法,南月飞快的向王子俊的房间跑去。

    当南月打开王子俊房间的门的时候,看到的竟是……!

    有困难找警察,如果您觉的我的书不好看,同样也可以去找警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