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第二十四集 - 金棺 之三 敬酒

    其实这古镇说小也不算小了,家家户户住的房子都挺大的,正厅偏厅,主卧室,然后再是客房,一般北方人都管这个叫厢房。电视上常常能看见,这个就不多解释了,知道就行。

    王自强带着四人穿厅过房,又走过几间厨房,终于来到一间较为正式的客厅。这客厅前面是一个大院,院中种着许多花草,各式各样的,名字王子俊也叫不上来,反正只知道是比较有名的就是。院子中间还有一根很大的树,估计得三四个人才能围起来。树上还结了一些红果,看样子似乎味道不错。

    王自强又各自给他们分了一下房间,虽然说这是南月家的祖宅,其实南月对这里也不熟悉,自己连房间在哪里也不清楚。王自强最后才给王子俊分的房间,王子俊走进房间的时候才发现,这房虽然是建在水上,却仍旧保持着名门之气,想必这族人在此之前也是显赫之家,不知遭了什么难,才逃到了这里的。

    这屋里乃至整个房子大多都是木质的,木窗上都涂上了桐油,还刷上了红漆,看这漆的颜色年代也有些久远了。房间的东南方向摆着一张大床,说是床倒不如说是个大型的四方体柜子,还有莎帐罩着。屋内还摆放着一些花盆瓷器什么的,临北面的窗户下还有一张书桌,书桌上摆着文房四宝,还有一些蓝面的旧书籍。窗边便是江面,窗外的江面十分清彻,甚至能看见水中有鱼在游动。

    王子俊走到床边,将行李放下。看着满脸笑容的王自强,问道:“王大哥,看这房的模样,这家以前应该是个当官的吧。”

    王自强虽说在这里住了一辈子,对于镇上的往事却不是很清楚,因为镇里的老人从来不提。小时候倒是问过一回,刚说完却被老人给骂了回去,叫他们后辈小孩,不要多问这些。于是从此也就没人敢过问这小镇里的旧事了。

    王自强摇头说道:“这个我也不清楚,镇里的长老们不让多问。如果还有什么问题的话就等中午吃饭的时候问长老他们吧,他们知道的比我们多。”

    见王自强这么说,王子俊也就不好继续深问下去了。二人继续闲聊了几句,无非也就是问他们平常是吃什么的,白天的日子怎么打发。王自强这倒没什么隐瞒的,如实的回答了王子俊。

    王自强让王子俊先休息,自己关上门退了出去。王子俊走到窗边看到有一群小孩子在江中游泳,当中那个较大的孩子潜入水中摸到了一条鱼,正举过头顶以示自己的战利品。王子俊看着他们也想到自己幼时也曾这么顽皮,笑着摇头关上了木窗,走到床上拉了些被子闭眼睡了起来。

    还没到王自强来叫他们的时候,王子俊就闻到饭菜的香味起来了,换了一身衣服走向客厅。王子俊来到客厅的时候,南月已经先他一步到了。南月正聚精会神的看着墙上挂的那幅画,王子俊连叫了她几声才反应过来。

    见南月看的这么入神,也引起了王子俊的好奇心。画像画的是一名女子,身穿青衫长发飘飘,身后的粉色荷花含苞待放,绿叶衬托着这半开荷花竟格外的好看。

    看了许久,王子俊发现了一个问题,画上没有落款也没有盖章,连描述画上女的人语句都没有。二人便开始研究起这画来,你一言我一语,猜测着这画中女子与这先前的屋主是何关系。

    王自强叫醒了黎依彤和苏特伦,穿过客厅准备去叫王子俊的时候,见他和南月都已经在客厅了。走到他们面前,笑着说道:“南小姐,长老们请你们过去,长老们已经在等了。“

    苏特伦他们还在洗脸刷牙,王子俊催了他们几句。

    王自强带着他们几个人又转了很多个地方才到了长老们吃饭地方,一路走过来王子俊他们几人都快转晕了,这里似乎就是一座迷宫,如果不熟悉的话,很容易就走丢了。

    这饭厅很大,能放下七八张八仙桌,少说能坐下百十号人。此号这厅中只有五位年长的老人,看样子都已经过了七十岁了,身体却十分硬朗,一个个都笔直着腰坐着。

    王自强只是跟他们几位说了一声客人到了,便离开了。五位长位就这样盯着他们四人看着,也不说话。而王子俊他们就这样站在这里,被他们五位犀利的眼神看的有些头皮发麻。也不敢低头,于就就这样相互看着。

    过了半响坐在当中的那位长老才开口说道:“几位请坐吧。”

    王子俊便也不推辞,第一个坐了下来。南月他们也挨着王子俊坐了下来。虽然都坐了下来,但是还是没人说话,桌面上的菜也没有动。南月这边见王子俊没有说话,于是也不敢开口,都瞪着王子俊,希望他先说点什么。

    其实王子俊此时也不知道如何开场,见桌上有一只青花的瓷壶,似乎是用来装酒的,便拿起桌上的洒壶依次给几位长老倒满,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双手举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便一口喝了下去。

    谁知这杯水洒却十分辛辣,王子俊心中其实叫苦连连,脸上却仍是笑着。过了半分钟左右,洒劲过了一些,便开口说道:“几位爷爷,我们的来意想必你们已经知道了,我们只是为了救我们的朋友,还诅各位以及镇上的人能给我们一些帮助。”

    坐在五位长老中间的那位,端起身前的那杯酒,喝了一口,又能夹了一口菜,咀嚼了半天,才悠悠的说道:“南月他祖父已经告诉我们了,要不是看在他的份上,恐怕你们也进不来这隐水镇。你们要找的那口金棺,现在已经不知在何处了,你们想找的话,还得靠自己想办法了。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

    王子俊又给自己倒上了一杯,仍旧做了一个敬酒的手势,又一饮而尽。这第二口洒喝的王子俊更是难受了,可以说是难以下咽,但是在人前又吐了出来的话,却又是对敬酒之人的不敬,含在口中半天才咽了下去。带着酒气说道:“那能不能给我们讲讲这金棺能让人起死回生的故事,让我们也好有个寻找的目标。”

    这时坐在苏特伦旁边的一位长老也端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捋了捋胡须说道:“你们如果真想寻找那金棺,还得先过了我们隐水材的四道难关,显示出你们是真心想救你们的朋友,我们才能让你们去找。”

    说完之后,这长须长老便不作声了。王子俊心中暗骂道:“好你个老小子,叫我敬一杯洒,你说说一半话,这酒这么烈,少说也有五六十度,等你们说话完,那我不是早就成酒鬼了?”

    虽说王子俊心中十分不痛快,但也不敢明说,只好继续给自己倒满酒,又做了一个敬酒的手势,也不管酒味如何,张口便倒了下去。这回口中倒是没什么太多的感觉,只觉的有些为辣而已。苏特伦他们见王子俊这么个喝法,以为这酒很好喝,便也不去打断王子俊他们,只在一边默默的看着。他哪里知道,现在王子俊腹中有如烈火灼烧一般,先是腹中开始热起,然后全身都开始发热,就像身体里有个高温火球一般,若不是为了救方秋,王子俊现在就冲出去直接跳进这江水中先洗上一洗。

    坐在中间那位长老左手边的那位相对年青一些的长老,也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又打量了一下王子俊,扯着洪亮的嗓子说道:“等你们过完四关之后,会给你们一天的时间休息,会将你们四人隔开,等到你们过完这四关之后,才能告诉你们金棺的事情。”

    王子俊现在是扯着自己的耳朵在听的,具体听进去了多少,自己也不清楚,只知道该是第四杯酒了。手已经有些开始不停话了,给自己倒酒的时候已经明显有一些颤抖了,眼睛里看到的净杯子。这次也不敬酒了,端起杯子就喝了下去。这时王子俊嘴里已经失去了味觉了,只觉的这酒跟水没什么区别,想来那些酒鬼喝到这个程度,怕也是这个感觉。

    等王子俊喝完后,那位长耳的长老,也端起面前的杯子,小小的喝了一口,很郑重的说道:“想过这四关也十分的难,如不小心的话也有送命的可能。这四关原本是为了考验镇上的年青人,为了外出的决心和对隐水镇的忠诚才设下的。现在你们想来寻找这金棺,却也必需要过得这四关才行。“

    王子俊已经看不清楚眼前了,只觉的刚才张嘴的那个老头挺像一人的,像谁来着?哦对,如来佛,他耳朵大,还长。自己也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了,等他闭上嘴之后,王子俊抓起眼前的青花酒壶,准备给自己倒酒。倒了好几次都没有倒进去,洒得桌上到处是水。

    干脆不倒到酒杯里了,王子俊见自己面前还有一只大碗,于掀开壶盖,将酒都倒入了碗中。还好这壶不大,刚才又喝掉了许多,王子俊这碗中也就只有四分之一饭碗那么多的酒。端起碗就咕隆咕隆的倒进了喉咙里。放下碗之后,就爬在了桌面上,昏睡了过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