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第二十三集 - 琴房 之六 前奏

    苏特伦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便条,看了一眼清了清嗓子然后喃喃说道:“赵怀阳,前半生的资料现在已经找不到了,毕业大学是青宁的前身--东宁大学,主修是钢琴。毕业后有两年的时间去向不详,其实资料当然也无法查找了。不过听有些同学说赵怀阳老师似乎会医术,而且听说还会一些巫术,但是是不是真的就不得而知了。“

    王子俊坐在床上,一边看着手中的资料,一边听着苏特伦的报告,突然问道:“青宁大学的前身?我怎么没听说过?“

    苏特伦很鄙视的看着王子俊,伸出一个中指给他然后说道;‘您王少爷天天就光知道玩,哪会去了解这些小事,还是我来告诉你吧。青宁大学至今建校一百年一十三年,之前的四十三年里都是用东宁大学为校名的,在从那以后都是使用青宁一直沿用至今。“

    王子俊放下手中的资料,用手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会,说道:“原来的东宁大学在哪里?跟现在的青宁有什么联系没有?”

    苏特伦把便条放回了口袋里,坐到王子俊床边随手拿起一个苹果咬了一口,说道:“现在的青宁是在原来的东宁大学的基础上扩建的,而现在的音乐学院的一大片建筑都是原来的医学实验中心捐献的,但是他们只是损赠了建筑并没有把土地使用权捐赠给我们学校,所以学校里如果要对学校学院进行改建的话,还要问过原来的医学实验中心。“

    王子俊看着窗外的绿树自言自语地说道:“只是把建筑捐赠了,而土地并没有一起捐赠给学校。按说如果是捐赠的话应该会连土地一起捐赠给学校,可是为什么医学实验中心只捐赠了建筑呢?”

    王子俊突然转过头来,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苏特伦,看了良久才说道:“苏大哥,麻烦你再跑一趟,去医学实验中心查一查,看看他们原来的的员工当中有没有赵怀阳这个人,尽量想办法打听以前他们在音乐学院的事情,越详细越好。”

    苏特伦咬完苹果的最后一口,随手丢进了背后的垃圾筒里面,然后对着王子俊说道:“OK.”便转身走了。

    王子俊又拿起柜子上的资料看起来,看了一会觉的眼睛很累,起身走到窗户边上看着窗外的风景。突然想起来方秋和田宇也还在医院里,转身走向方秋的病房去了。

    方秋仍然躺在病床上,没有醒过来的迹象。田宇依旧不离不弃的守护在病床边,两个又黑又大的黑眼圈和凌乱的头发,让田宇看起秋格外像一只熊猫。田宇已经好几天没有离开过医院了,好在有南月过来帮忙,如果只有田宇一个人的话,可能田宇自己也早就躺在方秋旁边的病床上了。

    王子俊推开门走到方秋的病床边上,看了一眼昏睡中的方秋,试着叫了两声方秋的名字,然而方秋没有像王子俊想像中那样醒过来。王子俊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走到田宇身边,说道:“田大哥,真凶马上就会浮出水面了,我相信用不了几天,方秋姐就会醒过来的。你一定要振作起来,如果方秋姐看到你这个样子的话,我想他她也写很伤心的。”

    虽然王子俊站在田宇身边,而且在跟他说着话。但是在田宇的眼中,并没有感觉到有其他人的存在。王子俊很无奈,虽然明知道这样的劝说只是徒劳无功,但是总觉的还是有用的。王子俊走到柜子旁边,拿出低和笔写下了一张便条,放在了方秋的手中,便关上门退出去了。

    王子俊独自回到了病房里,又继续看起资料来了。

    南月一个人在档案室里努力的翻查着旧档案,是为了方秋?还是为了王子俊?或者是为了那个以经死去但是又未曾谋面的柴秀宁?或者是为了曾经在琴房长眠的那些不知名的学长或是学姐。罢了,就当是为了自己的朋友,眼光不需要看多么的长。

    闷热的天气,焦躁的心情,使得这照档案室格外的热,如果不是为了朋友,南月可能不愿意在这里多呆一分钟。

    同样的天气,同样的心情,苏特伦却在医学实验中心处处碰壁,而这里的工作人员,大多都是搬出旧址后才进来的,而那些上了年纪的人,都不愿意再提起之前的往事。苏特伦已经坐在实验中心大楼外的石阶上喝了第六瓶水了,最后一滴水被苏特伦使劲晃动着瓶身倒入了口中。苏特伦拧好瓶盖随手将空瓶丢入了远处的垃圾筒中,这是苏特伦很自豪的‘绝技’。

    这时候一个穿着白大褂的青年人走了过来,坐在了苏特伦身边。年青人并没有看着苏特伦,只是看着远处的绿草地,说道:“你是来调查实验中心旧址的事的?”

    苏特伦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其实不是他不想回答,因为实在太热了,所以只得不停的用喝水来缓解。

    年青人说道:“我请你去喝杯咖啡吧,你等我一下,我进去换件衣服。”

    说完青年人就走回大厦里去了。本来苏特伦是想拒绝的,大热天的喝什么咖啡,你请我喝瓶矿泉水我就谢谢你了。再说我跟你也不认识,你为什么请我?

    不一会青年人就出来了,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脱下了白色的医学长褂,背了一个包。走到苏特伦面前说道:“走吧。”

    苏特伦很无奈的跟着走了,做出这个决定的还是这个酷热的天气,反正现在也打听不到什么消息,与其在这等下去,还不如看看这个青年人想干什么呢。

    咖啡厅,人并不多,这个天气并没有多少人愿意来这里消费,咖啡厅的人零星可数。

    苏特伦和青年人面对面的坐着,青年人要了一杯咖啡,苏特伦只是要了一杯果汁,他当然知道天上不可能会掉馅饼这样的好事,他为什么要请你喝咖啡?当然是有事求你或者想让你做的事才会让你的,所以苏特伦还是决定先点个自己能受得住的东西喝了,免得一会翻了脸还得自己付钱。

    咖啡很快就送上来了,青年人低着头拿勺子使劲在咖啡里搅拌。是为了让糖融化的更快,还是有什么事情,难以启齿?而苏特伦却只是单单的看着杯子里的果汁,然后慢慢的喝了起来。

    僵局最终还是被青年人先打破了,青年人停止了搅拌,抬起头看着苏特伦,用一种很温柔的口气说道:“你真的是为了调查实验中心旧址的事情来的?”

    年青人的眼中似乎带掺杂着泪水,苏特伦放下手中的果汁也看着对方。看了许久才,愣的一下,心里说道:“女的?”

    苏特伦目不转睛的盯着对面的年青女孩子看着,点了点头。

    女孩子又问道:“你是青宁的?”

    苏特伦又点了点头,目光还是没有离开过女孩子的脸。

    其实并不是苏特伦想盯着她看,而是当苏特伦看到这张脸的时候,吓了一跳。因为这张脸分明就是五年前青宁建校以来,唯一一位主修钢琴的音乐学院的学生会女主席,而奇怪的就是,这位女主席竟然死在了旧琴房里,死因和柴秀宁一模一样,被人从高处推下,脑部受到撞击而死亡。

    女孩子从包中拿出一叠资料,推到了苏特伦的面前,说道:“我能帮你的就只有这些而已,其它的事情就要靠你自己了,这是我这几年以来在这里偷出来的。希望能帮到你,如果有一天你查出了琴房的件案,希望你能来我真相。”

    苏特伦拿起这叠资料,随便翻看了几张。似乎都是跟旧琴房有关的,还有很多都是实验中心的旧档案。

    苏特伦把资料放下了,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别跟我说你看我可怜,只是想帮我一把而已。”

    女孩子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然后说道:“我只可以告诉你,我是为了找出凶手为我姐姐报仇,才考上青宁的,然后花了两年时间毕业,托关系进了这间实验中心。但是到了这里之后我想要报仇的决心却慢慢的被冰冻了起来,因为我发现我太爱这份工作了。”说到这里女孩子停了一下,然后又说道;‘我能告诉你的就只有这些了,希望这些资料能帮得上你的忙。“

    苏特伦收起了这些资料,喝了一口果汁然后说道;‘谢谢你了,不管这些资料会不会有用,等事情调查清楚了之后我会过来把事情的真相一一告诉你的。“

    女孩子用感激的眼神看着苏特伦,说道:“谢谢你。我叫李诗雅。这里有我的电话,你要找我的时候就先给我打个电话吧。“

    苏特伦接过名片,转身就走了。李诗雅一个人坐在窗边,看着窗外过往的车辆,轻声说道:“姐姐,希望你能原谅我。”

    王子俊在病床之上放下了手中的资料,看着窗外自言自语说道:“原来是这样的,怪会找不到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