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第二十三集 - 琴房 之五 影袭

    王子俊放下手中提的袋子,从口袋中拿出手机。

    打电话来的是南月,听完电话之后王子俊提起食品快步走向了医院。

    医院病房,方秋还是没有醒过来,田宇仍然坐在病床边守护着方秋。王子俊走到田宇身边,说道:“田大哥,你先吃点东西,学校里出事了,那个叫柴秀宁的女孩子,今天发现死在了旧琴房的教室里,现在学校里没人去主持工作,你留在这里吧,我先赶回去。”

    田宇没说话,也没有回过头来看王子俊,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王子俊转身走去病房去,正当王子俊要走出门的时候,田宇开口说道:“小心点。”

    王子俊没回头,只是淡淡的说了句;‘知道了。“

    学校,旧琴房。

    当王子俊赶到的时候,尸体已经被警察带走了,警察正在跟苏特伦和南月他们了解情况,苏特伦见到王子俊来了,像见到了救命草一般,拉着王子俊对警察说道:“他就是我们这管事的,您有什么事就问他吧。“

    王子俊对着警察说道:“请问能推断出死者的死亡时间大约是什么时候吗?“

    警察愣了一下,然后说道:“这个是你应该问的吗?你只需要老实的告诉我,死者生前有没有和什么人结过仇怨,和什么人联系过,在哪个班上课。其它的事情不应该多问的就不要问。“

    王子俊打量了一下这个警察,大约二十三四岁,眉清目秀的,不像个当警察的样子,王子俊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回问道:“你们的法医文云生在哪?“

    青年的警察伸手出一指,指着琴房前的石阶。然后才发觉不对,说道:“你问这个干什么?你回答我的问题。”

    王子俊没有理青年小警察,直径走向了琴房石阶那里。文云生也正好看见王子俊过来了,隔着老远就喊道:“子俊,快过来。有事跟你说。”

    王子俊快步走到了文云生面前,眼睛偷瞟了一下文云生手上的验尸报告,这一小小的动作被文云生发现了,文云生笑了笑,把报告递到了王子俊面前,说道:“你看看这份报告,这只是初步检查,具体的还要等我回去之后再做详细的检查才能知道。”

    王子俊接过报告仔细的看了一遍,死者的死因是被人从高处推下来,头部受到强烈的撞击致死。

    王子俊看到死因的时候诧异万分,于是问道:“能确定是被人从高处推下来的吗?”

    文云生拿出一支烟,点燃抽了一口,说道:“可以确定。而且可以断定的就是,这里就是案发现案,死者没有被移尸过的迹象。所以可以断定,这里就是第一案发现场。可是这样说来的话,这里一共就一层,而且没有通上这琴房房顶的梯子之类的,房顶我们也检查过了,根本没有人上去过,最近一次有人上去的时间是三年前。“

    王子俊看了一下手中的报告,又看了看琴房的房顶,房顶的警察局正在沿着爬梯下来,一步一步很小心的,似乎生怕撞到什么东西一般。王子俊也没多在意,又问道:“那死者死的时候,身上有没有找到什么东西,我想既然死者是被人谋杀的,就肯定会想要传达死亡信息给我们的吧。“

    文云生一边从口袋里掏东西,一边说道:“还真给你说中了,这是从死者身上发现的,另外死者的手机中发现了一条未发送出去的信息,你看看吧。“

    从文云生口袋中拿出来的是一张钢琴谱,曲子的名字是<献给爱丽斯>。王子俊接过手机,上面显示是:--.-..-..-..-..--.-----..”

    王子俊看了半天也没看明白,又看着文云生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文云生摇摇头,说道:“不知道,我负责做尸检,破案不属于我的工作范围,如果你找到了什么现所的话,记得跟我联系,我们也好尽早破案。”

    王子俊没说话,只点了点头。

    文云生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转过来对着王子俊说道:“死者是死在了十七号琴房,你进去看看能不能发现些什么线索之类的吧。”

    王子俊听到十七号琴房,立刻就跑了进去。因为昨天他跟方秋也是在十七号琴房里面,出来之后方秋就一直在说有人在偷看他们。

    苏特伦和南月也跟着进去了琴房里,刚刚一踏进琴房,南月就感觉很不舒服,双腿都开始站立不住,倒在了苏特伦的怀中。

    苏特伦扶着南月,看她的脸色十分不好,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南月用手捂着嘴说道:“不是不舒服,不知道为什么,一走进这里,就感觉到一股莫名和悲伤。好像被什么东西禁固住了,永远也逃不掉一样。”

    苏特伦睁着眼睛看着南月,表示自己不太明白。

    南月发觉自己的好了些,倚着苏特伦又站了起来,说道:“我们先去看看子俊吧,看能不能帮上些什么忙。”

    琴房,十七号教室。王子俊站在钢琴前面,看着贝多芬的画像。

    苏特伦和南月进来了,发现王子俊一动不动的看着墙壁上巨大的贝多芬画像,走过去推了王子俊一下,说道:“你发现什么线索了吗?”

    王子俊转过头来看着苏特伦说道:“苏大哥,你有没有觉的这幅贝多芬的画像很特别。”

    苏特伦听王子俊这么说,盯着贝多芬的画像使劲的看,可是还是没看出有什么不同的地方。说道:“没看出来,南月,你看出来了吗?”

    南月没有回话,苏特伦也正奇怪,回过头看南朋的时候,南月身子一软正要倒到地上,苏特伦箭步向前,抱住了南月。

    王子俊也走了过来,看着半躺在地上的南月问道:“怎么了?身体不舒服的话就先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跟苏特伦就行了。”

    南月捂着嘴摇了摇头,眼眶中充满了泪水,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说道:“这画像跟刚才我进来的时候那种感觉是一样的。”

    王子俊听到南月这么一说,便开始重视起来,看了一眼画像问道:“什么感觉?”

    南月又看了一眼画像,立刻把头又转了过来,说道:“空虚,就像永远被禁固在了这里,逃离不出去。”

    王子俊喃喃念道:“空虚!空虚!好了,苏大哥你先扶南月回去休息吧,我再去档案室翻查一下档案,看能不能发现一些以前学长的手扎之类的,一会你把南月安顿好了,就去帮我调查一下那个叫赵怀阳管这栋琴房的老师.赵详细越好.”

    苏特伦只说了一句好的,就扶着南月离开了.只留下了王子俊一个人在十七号琴房里,王子俊又开始注视着贝多芬的画像.

    王子俊一步一步的走近画像,伸手去摸贝多芬的脸.

    门外有人.

    这是王子俊的第一反应.转身就冲着门外追去,那个人影跑向了琴房里面的教室,王子俊只看到一个背影,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这是一个男人.王子俊追寻着他的身影跑了进去.

    二十四号琴房.这是王子俊最后看到的.

    苏特伦扶着南月走出琴房之后,南月身上不舒服的感觉立刻就消失了,南月说自己可以回去,让苏特伦去帮王子俊.苏特伦开始不愿意,非要送南月回去.最后苏特伦抵不过南月,只得幸幸地又回到了琴房.刚走进琴房的时候,就远远地看见王子俊瘫软地躺到了地上.苏特伦飞快的跑到了王子俊身边,同时也提高了警惕.因为刚才他很清楚的看到,有一只手拿着一根木棍把王子俊打晕的.苏特伦小心翼翼地推开了二十四号琴房的门,把整个教室都看了个遍,也没有发现这里面有人,于是只好扶起王子俊出去了.

    医院,王子俊这回是把自己送进来了.

    王子俊醒过来的时候,猛地一弹下来,突然发现自己的头很疼,双手抱着头疼痛难忍.看见走进来的护士才知道,自己现在是在医院.

    王子俊看着护士问道:”护士小姐,是谁把我送进来的?”

    护士一边拿着注射器装着药品,一边说道:”是你同学,高高大大的那个.他出去接人去了,说是马上就回来的,来吧,到时间打针了.”

    王子俊从小就害怕打针,看着长长的针头,王子俊说道:”我好了,不用打了.我还是出院吧.”

    结果这针还是打了,护士总有一套让病人折服的办法,否则也当不成护士.

    苏特伦和南月走了进来,跟着一起进来的还有田宇.田宇看了一下王子俊的伤势,叫王子俊好好休息一下,就转身走了.南月手上抱着一大堆文件,放到了王子俊左手边的柜子上.

    苏特伦端来了杯水,递给王子俊,说道:”这些文件是档案室里面关于琴房的记载,南月和其它几个学生会的成员一起整理出来的,这两天你就先不要出院了吧,受了这么重的伤.这些笔记之类的文档里也许能发现些什么.你就好好看看吧,学校里我再去调查.”

    王子俊拿起一叠文件看了起来,前几张都是一些关于琴房的建筑年代以及背景之类的,没什么特别的,一边看一边问道:”让你调查那个赵怀阳的,调查的怎么样了?”

    苏特伦哦了一句,然后一边去掏口袋里的纸条.然后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