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第十九集-圣歌之三往事

    圣洁的教堂可以接纳任何曾犯下滔天罪恶的人,用最圣洁的声音洗刷去他们身上的罪恶.我们都用心的去聆听那最圣洁的声音,于是罪恶和邪念便随着那些逝去的声音所消失.

    王子俊醒来的时候,苏特伦和南月四人已将设备送到了,准备听从王子俊的安排.

    “大家动手把设置装好,在教堂的四个角落里各安装一个红外线设像机,在设像机下面安装好录音器.然后再在走廊,小朋友的宿舍,以及其它出入较少的地方.这间房就做为我们的Base.素玉留在这Base里,苏大哥和南月跟我一起去装设备.紫瑶和南儿就先回家去吧,你们没有除灵的经验,留在这里不安全,”王子俊开始分配每个人的任务.

    “那好,大家开始工作吧.我跟紫瑶先走了.你们大家要小心.”杜南儿起身向王子俊告辞.

    “等你们明天再过来的时候,也许我们就已经把三个孩子救出来了.”王子俊将杜南儿二人送了出去.

    工作开始,王子俊三人在教堂内选择好四个较好的位置将红外线摄像机装好.

    “南月,南月,有没有听到,现在打开电脑上面的监控软件,能不能看到我们”,王子俊拿出对讲通讯设备,和留在Base里的南月对话.

    “听到,设备完好,你们可以换下一个地方去安装了.”耳麦内传来南月的声音.

    各处设备均已安装完善,王子俊等人回到Base内查看着所有的设备连接是否正常.晚饭后,王子俊等四人开始在Base内观察.

    王子俊一个人坐在床头,思考着教堂内的事物.

    “子俊,好像有什么声音.你过来看看”阮素玉从扬声器中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有物体移动的声音,素玉把7号监视器的画面放大,把声音放到最大.把刚才的画片回放一次.”

    阮素玉把之前录下的画面和声音都放到了最大,画面上长椅在慢慢的移动,

    “苏大哥,分析一下长椅的温度.”

    “长椅温度比其它的长椅偏低,长椅向左移动了三公分,如果没错的话,长椅上面有人.”苏特伦说出了监视结果的分析报告.

    “苏大哥和南月留在这里,我跟素玉去教堂跟长椅上的灵魂交谈.”王子俊拉着阮素玉起身就向教堂大厅走去.

    教堂大厅,空旷无人,但是灯光却一明一暗,王子俊拉着阮素玉的手,慢慢的走进了教堂大厅.

    “我叫王子俊,这位是阮素玉.如果你有什么心愿未了的话,就告诉我们,我们会帮你完成的,请你先把那些抓去的小朋友放回来,他们是无辜的.”王子俊走的每一步都是小心翼翼的.

    没有声音回答王子俊,但是王子俊明显感觉到有一股气流从眼前过去,钢琴处传来轻轻琴声.

    “如果你有什么冤情也可以跟我们说,我们会帮你洗清的.我们绝对没有恶意,”

    仍然没有声音回答王子俊的话,但是却有一个声音传入耳畔.是一首歌,很像神父和孩子们平堂唱的圣歌,虽然王子俊一句都听不懂,甚至不知道是什么语言.

    琴声不绝于耳,可琴声渐渐的由圣洁转入悲伤,王子俊甚至能感觉到那种绝望的情绪.

    王子俊和阮素玉跟着琴声向十字架上的耶稣走去,最后消失在了教堂之内.

    Base内的苏特伦和南月,惊讶万分.立刻跑到教堂内查看,但是教堂依然空无一人.

    “人呢?就这样没有了?”苏特伦睁着两眼看着教堂.

    “先找找看,看看教堂里有没有什么秘道之类的.”南月开始在教堂的墙壁和地砖上寻找.

    结果两人的寻找毫无结果.

    “苏大哥,你去向田大哥求救,让他们过来,他们肯定会有办法的.”南月想到了向田宇求救.

    次日,田宇闻讯后立刻赶了过来.南月把事情的经过跟田宇说了一遍.

    “现在情况怎么样?还是没有子俊和素玉的消息?”

    “没有,教堂内外我们都找了一个遍.能找的地方都找过了,根本没有地方可以藏纳两个成年人”,苏特伦表示该找的地方都找过了.

    “那你们有没有问过神父,这座教堂内有没有什么秘道秘室之类的地方”.

    “问过了,神父说从他三十年前来到这个地方,就根本不知道有秘道秘秘室之类.而且我们也仔细找过了根本没有.”

    “这样吧,你们先在这里观察情况.我去周围的邻居那里询问一下这个教学的情况.也许有人知道.”田宇说完起身出去了.

    Base内,南月在观察着监视器.

    “南月,有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苏特伦从教堂外的森林里巡视归来.

    “没有,可能白天他不会出来吧.”南月摇了摇头.

    教堂内又传来琴声,天使的笑声随着琴声结伴而来,一曲圣歌又开始了和鸣.苏特伦和南月都闭眼倾听这天籁般的声音.

    突然,屏幕上出现了异样.

    “苏大哥,快看.”南月指着屏幕上的一处.

    屏幕上的热量分析图上显示长椅上的温度偏低.

    “看来这个灵和小孩子们在唱圣歌,对小朋友们根本没有恶意.希望田大哥能从他处了解到有价值的情况.”苏特伦虽然能猜出一些关于这个灵体的情况,但是却也没有任何可行的办法.

    夜已降下,田宇却迟迟未归.Base内,苏特伦和南月还在观察着监视器的情况.

    “苏大哥,他又来了.我们现在怎么办?”南月又从监视器上发现了灵体的活动情况.

    “走,我们去跟这个灵魂谈谈.我想他应该没有恶意的,既然他能在教堂内自由活动,想要害人的话想必也是非堂容易.他一直没有害人过人,所以应该也不会害我们,我想子俊他们现在应该是安全的,至少没有生命危险.”

    教堂内,又开始了琴声的弹奏,圣歌回荡在教堂之中.苏特伦和南月走到了钢琴前面.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个小朋友吧.你有什么放不下的,到现在还不去轮回呢?”苏特伦对着空空的钢琴椅说话.

    “小朋友,如果你死的很冤枉,有什么放不下的就全告诉我们,我们一定会帮你的.难道你不想和那些小朋友一起玩,不想和他们一起唱圣歌吗?”南月接过了苏特伦的话.

    “被你抓去的那些小朋友和大哥哥大姐姐被你藏在哪里了?快把他们放出来吧.”苏特伦说起了被抓的五人.

    “你是死在哪里的?告诉我…………们…….”南月的话没有说完,苏特伦和南月便不由自主的走向了十字架.

    苏特伦和南月一步一步的走向十字架,此刻他们自己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如何,前面不远处也许就是他们的墓地,也许是天堂.

    “小心,别被他催眠了.这是幻术.”田宇在这个时候及时赶了回来.

    “我们这是?怎么了?”苏特伦和南月被田宇一拍醒了过来.

    “你们现在先去找神父和孩子们过来教堂,让他们准备好唱圣歌.我去找工具救子俊他们”.

    “好,一会在这里会回,”

    说完,三人便开始分头行动.

    神父和孩子们都已经在教堂内准备好了,就等田宇回来了.

    “神父,你们开始唱圣歌吧.我们三个去救人”田宇手上拿着几件工具过来的.

    田宇和苏特伦分别拿了工具,走到了十字架后面的墙壁,用轻敲墙壁.

    “这墙空面是空的.开始敲.”田宇用手指在墙上画了一个圈.

    苏特伦和田宇在圣歌声中,敲开了墙壁.墙壁后面赫然出现一条通道.南月找来手电,三人走在黑暗的通道之中,不由的提高了几分警惕.通道的尽头有一张已经残破的旧木门.

    “小心,南月站远一点,苏特伦开门,我先进去.”田宇站到了木门前面.

    门轻轻的打开了,残旧的木门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有黑暗相伴令人的恐惧感也倍曾.木门背后,却没有危险,王子俊和阮素玉以及令外三个孩子都昏死过去,躺在秘室之中.地上还有一副白骨,人身形上可以看出是一个八九岁的孩子.苏特伦和田宇将几人一一背了出去.

    “田学长你怎么会知道这里有秘室的,我跟南月找了这么久都没有找到.”苏特伦和田宇都躺在长椅上,看得出非常之累.

    “我调查了这一带在三十年前居住过的人,联系到了一个在养老院的老人,从他口中才知道这座教堂里有秘道.四十年前,这里曾经被日军侵略,在教堂里的孤儿在当时神父的带领下纷纷离开逼难,但是最后在清点人数的时候却少了一个孩子.神父这才想起来,还有一个孩子留在了这秘道之中,后来神父想回去找回这个孩子,但是死在了日军的刺刀之下,从此就没人知道这个孩子的下落了.那个孩子就一直留在了这秘道之中.直到饿死.”

    “那这个老人是怎么知道这里有秘道和少了一个孩子的”,

    “那个老人是当年在这里当修女的,后来带着剩下的孩子们逃难去了,直到十年前才被接回来,因为得了老年痴呆症,他的们时好时坏,所以这件也就搁浅了下来.”

    “那你不是差点累死了?要等他好了才能知道情况.佩服佩服.”苏特伦从长椅上站起来给田宇做了一个揖.

    后来那个孩子被神父他们安葬了,每个人都给他送上了花圈.在孩子们的圣歌之中,南月看着天上有一个孩子在微笑着向他挥手再见.

    王子俊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很长,很长.就看看了一场电影一样.王子俊躺在病床,做着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