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第九集-易经之一众叛

    第九集-易经之一众叛

    象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象曰: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象曰:云,雷,屯;君子以经纶。象曰:山下出泉,蒙;君子以果行育德。

    象曰:云上于天,需;君子以饮食宴乐。象曰:天与水违行,讼;君子以作事谋始。

    象曰:地中有水,师;君子以容民畜众。象曰:地上有水,比;先王以建万国,亲诸侯。

    象曰:风行天上,小畜;君子以懿文德。象曰:上天下泽,履;君子以辨上下,安民志。

    ————————————<<易经>>.

    王子俊听着白发老头的话,火气就直线上升,其实王子俊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火.

    “年青人,这是我的地址.如果想通了的话.可以来找我,我给你算一次命.如果你认为我也是来骗你钱的,你可以随便找几个人来.我一分钱都不收.”说完白发老头就鑽入人群之中消失了.

    “子俊,我觉的这个老头不像是来骟钱的.不如我们去看看”田宇看着这位离去的老头.

    “又是一个江湖骗子而已,没什么好去看的.”王子俊则不以为然.

    “反正他又不收钱,就算他要我们的生辰八字给他一个假的就是了,看他怎么算,假的我们再揭穿他.”

    “那我们先回学校,跟他们说一下”

    学校.会议室.

    “学姐,找你们来是想跟你们说一件事.”

    “怎么了,又发生什么大事了”方秋正在看书,硬是被拉了来.

    “贾正死了.”王子俊用一种无所谓的口气说出这句话.

    “贾正?贾正是谁”苏特伦不知道贾大师的真名.

    “就是你们叫我去算命的那个假大师”

    “他怎么突然死了,是怎么死的”南月听到又有人死了,想起自己二叔和二婶.

    “车祸.”

    “他不是好好的吗?为什么会出车货”方秋想不出为什么贾正会突然间出车祸的理由.

    “是这样的.”田宇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一遍.

    “子俊,你们这么做是不是有些过份?”方秋对王子俊他们的做法不太认同.

    “有什么过份的,谁叫他打着大师的旗号骗人的,而且他也是死有余辜.我这也算是清理师门了.”王子俊不认为自己哪里做错了.

    “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因你而死.而且就算他是骗人,也罪不至死.而且她当年试图强姦的那位女孩子,根本没有自杀.现在活的好好的,人家现在是青宁一个大财团的董事长,就因为你这一翻谎话让一条生命这样逝去.如果你还坚持你自己是正确的话,你就不要认为我是你的朋友,等到想清楚了再来找我”方秋真的生王子俊的气了.

    “子俊,我也是一样想的,毕竟贾大师是因为你才会死的,如果没有你去拆穿他的话,他现在还活的好好的.我也先走了”苏特伦也起身走了.

    “南月.你”王子俊看着南月.“不好意思.子俊.这次你真的做错的”连平常最乖巧的南月,这次都不认同王子俊的做法,转身离去了.

    “田大哥,你是不是也要走”会议室内里只剩下了王子俊和田宇两个人.

    “如果你还是想不通的话,我建议你去找一下那个老爷爷,他似乎是能帮你解开这个结的人,我也走了,你好好想一想吧.”田宇说完,也追出去了.

    现在会议室里面就剩下王子俊一个人,王子俊第一次感觉到了孤独,原来没有朋友的支持是这么的空虚王子俊突然觉的陷入了黑暗之中.

    朋友是什么?

    朋友是我们站在窗前欣赏冬日飘零的雪花时手中捧着的一盏热茶;朋友是我们走在夏日大雨滂沱中时手里撑着的一把雨伞;朋友是春日来临时吹开我们心中冬的郁闷的那一丝春风;朋友是收获季节里我们陶醉在秋日私语中的那杯美酒。

    在这个世界上人不可以没有父母,同样也不可以没有朋友。没有朋友的生活犹如一杯没有加糖的咖啡,苦涩难咽,还有一点澹澹的愁。生命将变得没有乐趣,不复真正的风采。

    王子俊一个人在会议室里面,时而哭泣时而发笑.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次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王子俊在会议室里呆了一下午,带着沉着重的包袱离开了.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掉出来了张纸,这张纸是那个白发老头给他的,上面有地址.

    “如果想通了,可以来找我”王子俊脑袋里想起了这句话.

    “明天去找他看看,不管是不是骗人的,反正我不给钱,就当找个人聊一下天也好.”王子俊打定了主意,准备第二天去找那个老头.

    整晚,宿舍里只有王子俊一个人翻来滚去,想起了刚来学校的时候父母交待的话,想起了和方秋他们一起经历的点点滴滴,往事历历在目.王子俊最后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今天不是要去找那个老头吗?”王子俊想起了今天的行程,穿衣起床,刷牙洗脸.

    那个老头的地址离青宁大学不是很远,但是有一点偏.王子俊找了很久才找到.

    “应该就是这里了,住在这里还真是不好找.”王子俊不由的骂了两句.

    “请问有人在家吗?”王子俊按着门铃.没有人回答,王子俊看到门是虚掩着的,就推门进去了.

    “请坐吧”说话的正是昨天那个白发老头.王子俊正在东张丁望,冷不丁的听到一句话,吓了一跳.

    “哦,好的.请问您贵姓”就算你明知道对方可能是骗子,但是礼貌还是必不可少的.

    “免贵姓李,如果你愿意,可以叫我一声李爷爷.当然你要是不高兴这么叫,觉的我占你便宜,叫李老头也完全可以.”

    “李….爷爷”王子俊强压住心里的火气.

    “您说我有什么结的,怎么就开始了,能不能给我仔细说一下,不过先要声明的是我不会给你一分钱的.如果是要钱的话,那我就先走了”王子俊打定主意要走.

    “我不收你的钱,我要对你说的话,已经写在这张纸上面了,你现在先不要看.等回学校了再看.我叫你过来只是想让你陪我聊聊天.”

    “那您想我陪您聊点什么,再说我又不懂算命.怎么陪您聊”王子俊对这个聊天对象可没什么聊的兴趣.

    “别忙着走,先尝尝这杯茶怎么样.这个可是上好的铁观音.平时别人想喝我还不想给呢,便宜你小子了”李爷爷给王子俊端过一杯茶.

    王子俊接过来,把上面的小杯子拿掉,直接拿起长杯一口喝了.

    “喝茶和品茶的区别就在这里,跟做人一样.喝茶是为了解渴,而品茶则是为了了解其中的百味.这跟做人一样,有些人活了一辈子,也没活明白到底为什么活了一世,有时候还在质疑自己是不是曾经活在过这个世界上.而现在的你,就是这样,你有没有找到你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的理由呢”?

    “我…..没想过这个问题.那活着是为了什么?”

    “这个就要靠你自己去找答桉了,别人是不可能告诉你理由的,因为你自己都不知道,别人又怎么会知道”!

    王子俊沉默了,他活了二十年,到头来连自己为什么活着都不知道,第一次觉的自己白活了二十年.

    “现在不用急着考虑这个问题,这个答应有可能是一天之内就找到了.也有可能是一辈子也找不到.先喝杯茶,舒一下心.”

    王子俊照着李爷爷的动作,把长杯里的茶到入扣在长杯上的圆杯中,轻轻在长杯上闻了闻茶香,然后细细的品尝圆杯中的茶.原来茶中有这么多味道,先苦后先甜.

    “命运.命就是指生命,健康.运则为运气,运程.算命就是指的预测未来的运程,算命师这个行业,自古以来就有了,如果说他是骗人的,那他骗了中国人几千年,这其中能骗这么久的原因,恐怕也值得研究.”

    “好像有道理,那他们的依据是什么”

    “<<易经>>.人们对于自己的未来,总是很期待能预见的,所以才造就了算命师这一个行业的发展.几千年来,对易经的研究有很多人,其中就不乏真正研究出了如何预测命运的人.楚汉时期的张良就是真正研究出来了的.所以才能帮刘邦得天下.”

    “那也就是说江湖上那些算命师多多少少都研究出来了一些,只是自己编的较为多?”

    “的确如此,也不能说所有的算命师都研究出了些,当然也有信口开河的人.有人相信成败得失完全取决于命运,个人可以不必勤奋努力,只有静候吉福光临了。在好的肥田,也须勤劳耕耘,否则势必杂草丛生。”

    “李爷爷,那您说的我的劫是怎么回事,能不能告诉我一下”王子俊叫的这声李爷爷,却是服服贴贴的很尊敬的叫出的.

    “先喝茶,我慢慢的跟你说”李爷爷又给王子俊拿过一杯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