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庶女皇妃

第216章

    “二小姐!”苦怀方丈身形高大,几个闪身就率先来到雨萧身旁。

    “方丈。”雨萧冲他点了点头,“我大哥呢?”

    “将军让夜庄主留在帐内指挥,二小姐放心!”说完他禅杖一挥,再度与周围的敌军战在一处。

    雨萧深知擒贼先擒王的道理,她也知道大哥和外公势必会派人去抓商紫阳和商兰烬,但是他们二人武功不俗,即便是自己也不是他们的对手,想到这儿雨萧心中着急,踩着敌军肩膀朝着商紫阳中军大帐的方向而去,沿路不忘以绡凤鞭清扫,可怜这些迷迷糊糊的敌军都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儿就被扫出几丈之外,惨叫哀嚎声不断。

    当雨萧赶到中军帐外时,见到商兰烬正与冯老将军交手,她毫不迟疑的冲上前,扬鞭对准商兰烬猛烈的袭去!

    “啪!”得一声,商兰烬没想到有人会偷袭,被打了个正着。

    他摸了摸沁出血的面颊,扭头看向雨萧,眼神中非但毫无惧意,反而带着抹嗜血的意味,“是你?”

    “外公。”雨萧没理会他,对冯老将军喊道。

    “丫头,这小子很厉害。”冯老将军谨慎挎着宝刀谨慎的盯着商兰烬。

    “商紫阳,你的大限已至,我劝你乖乖的束手就擒,否则休怪我们不客气!”雨萧持鞭傲然而立,睨视着站在商兰烬身后不远处的商紫阳。

    “大限已至?”商紫阳冷笑一声看着雨萧,“夜雨萧,我告诉你,这商月国的江山,我要定了!兰烬,杀了她!”

    “是,大哥!”商兰烬收到商紫阳的命令,危险的眯了眯眼,翻转手中的长剑,显然他也杀红了眼。

    雨萧全然不顾周遭的乱斗,她知道眼前的商兰烬不好对付,自己之前就败在他手上,今日也只能智取不能力敌。

    “受死吧!”商兰烬话音刚落,真个人就扑了上来。雨萧闪身避过,从袖中滑出匕首,反手一架,正好抵住再度袭来的长剑。

    “叮——”一阵嗡鸣声,震得雨萧虎口发麻。

    “莫惊云死了吧?”商兰烬借助长剑与雨萧对峙着,轻笑着开口,言语中尽是戏谑。

    雨萧听闻他提起莫惊云,心中一疼,眼底泛起森然冷意,“商兰烬,我不会放过你!”说完俯身下撤,匕首用力一送,正好刺中商兰烬的小腹。

    商兰烬丝毫没有惧意,大手用力一握,雨萧只觉得手中匕首很难控制,被他的力道推出一丈之外!

    “夜雨萧,我说过你不是我的对手。”商兰烬低头瞟了眼小腹的伤口,全然不在意。

    “是吗?”雨萧垂着头,看不清表情,但声音带着笑意,那笑在周遭的人听上来竟然有几分凄凉之意,就连冯老将军和商紫阳都不由得愣住,“商兰烬,你可听说过……桃花诀?”

    雨萧话音刚落,由不得商兰烬反应,身子便似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商兰烬面色大骇,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根本看不清楚雨萧的招式,只觉得明晃晃的匕首借助着周围的火把照得他的眼睛有些花,他连忙架剑抵挡,可是却没有意想之中的碰撞之声?

    “这招叫桃叶纷飞,”雨萧手中匕首如雪花般从四面八方横扫而来,一时间匕首的冷光令人眼花缭乱,商兰烬根本就不知道从何还手,转眼间面上就被划得血痕满布,“是替无辜枉死在你手上的人讨回的。”

    “这招叫花影零落。”雨萧并没打算给商兰烬任何还手的机会,她知道自己的内力有限,只能在短时间借助桃花诀占优势,所以速战速决是她唯一的选择,“是替惊云讨回的。”

    “花蝶相依……”

    “花开花谢……”

    ……

    一时间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就连商紫阳也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弟弟被雨萧的匕首划得体无完肤,鲜血喷涌出来,火红色的长袍硬生生染成了黑红色。

    “最后一招,百-花-无-踪!”雨萧的身形忽然消失在原地,商兰烬勉强以长剑撑地,希望尽自己最后的力量抵挡雨萧的攻击。

    “小心!头顶!”商紫阳只说出了这一句话,雨萧的身形就从天而降,直直的旋转着朝商兰烬的头顶袭去!

    商兰烬最后的意识是,血光,有力的迸出……

    “兰烬!”商紫阳见到自己的亲弟弟倒在血泊之中,怒极攻心,扯过一旁守卫的长弓,对准雨萧搭弓射箭!

    “噗——”是羽箭没入肉中的声音。

    雨萧无力的跌坐在地上,刚刚对付商兰烬,她耗尽了所有的内力,眼看着羽箭袭来却再无半点力气,垂下头去……

    让她意外的时,不知为何自己却没有感受到任何的疼痛,片刻之后她犹疑着抬起头,正看到护在自己身前黑色的背影。

    “惊云……”雨萧喃喃的开口,“是你吗?”

    “我在你心中……还真的没有一丝地位呢……”当那人转过身时,雨萧愣住了,“平秋水?为什么是你?”

    “咳咳……”平秋水一阵急咳吐出好几口血来,雨萧连忙扶住他。

    “商紫阳,你以下犯上忤逆不孝,还不束手就擒!”正当此时,平剑鹰高声断喝,推出一个人来,那人口中还吵吵嚷嚷着,“哀家要做皇太后!哀家要做皇太后!”

    雨萧定睛一看竟然是皇后,她竟然已经疯了。

    “放开我母后!”商紫阳本来见自己的四弟惨死就已经心力交瘁,如今见皇后被平剑鹰拿下,更是如垂死困兽。

    “平世伯!”雨萧顾不上理会商紫阳,他刚刚那箭正中平秋水心口,雨萧知道他随时都会死。

    平剑鹰将皇后交给冯老将军,大步上前扶住平秋水,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只是用力的以手背抹了抹眼泪。

    “爹……对……对不起……”平秋水边说话边吐着血,“孩儿不孝……”

    “别说了!别说了!”平剑鹰饶是武将出身,此刻见到自己唯一的儿子落得如此下场忍不住泪流满面,“爹不怪你,一点都不,爹知道你赶爹走是为了保护爹。”

    “嗯。”平秋水见他明白,这才松了口气,他勉强抓住雨萧的手,“雨萧……”

    “我在,”雨萧知道最后关头,平秋水不顾性命救下自己,纵使他之前有过任何错也已经补偿了,更何况他会卷入这些是非也是因为自己。

    “桃林……”平秋水努力大口喘着气,“我在桃林……搭了屋子……明年春天……你就可以看到……”

    雨萧知道平秋水想说什么,自己跟他说过喜欢桃花,他还记得,可是平秋水却连桃花两个字都说不出来就断了气。雨萧心如刀割,眼看着莫惊云、平秋水,他们一个个为自己而死,自己将他们无辜卷入这场争斗之中,她好恨,恨自己为何要如此残忍的伤害身边的人。

    看着死不瞑目的平秋水,平剑鹰痛苦的一拳砸在地上,雨萧最终抬手轻轻覆在他的眼上,“平秋水,我会记得你,一生一世。”

    雨萧将平秋水的身体交托给平剑鹰,站起身来到冯老将军身后。

    “商紫阳,如今你大势已去,我奉劝你还是尽早投降!”冯老将军开口说道。

    “投降?”商紫阳放声大笑,“我商紫阳乃是堂堂商月国大皇子,你以为我凭什么要投降?你们统统都不是我的对手!这江山是我的!皇位也是我的!”

    “你不顾皇后娘娘的死活了吗?”冯老将军怒斥道。

    商紫阳拔出腰间佩剑,不紧不慢的走到商兰烬尸体前,他低头凝视了商兰烬一会儿,这才看向早已疯癫的皇后娘娘。

    “母后……”商紫阳喃喃的开口,“四弟死了。”

    “死了?”皇后并不明白商紫阳在说什么,当平剑鹰带人冲入她的营帐将她擒下,她看到冯老将军的大军时知道他们大势已去,随即精神也崩溃了,“死了好!死了好!死了你就能当皇帝了!哀家就是皇太后了!”

    “母后,请恕儿臣不孝,儿臣没能让您达成所愿。”商紫阳有些心疼的看着皇后,“您为了我精心算计了这么多,最后我还是没能登上王座,还害死了四弟。”

    “哀家要当皇太后了!”不管商紫阳怎么说,皇后都只有这么一句话,看得众人心中也很不是滋味。

    “母后,请受儿臣一拜。”说完商紫阳丢下佩剑,俯身长叩,随后他单膝跪地扶起商兰烬的尸体,“四弟,大哥对不起你。”

    正当雨萧等人不明白商紫阳到底要做什么时,商紫阳捡起身边的佩剑,反手用力一抹,对准自己的脖子,鲜血喷涌而出,站得近的皇后被商紫阳的血喷了满脸都是,“啊!血……血!”

    雨萧绝望的叹了口气,想不到这场宫变竟然会以如此惨烈的形式结束,她看着惊慌失措的皇后,如果当年她没有谋害冯贵妃,如果她没有怂恿商紫阳夺位,也许结果就不一样了吧……可是,这世间之事,又哪儿有那么多的如果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