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庶女皇妃

第213章

    “大哥,你说我是不是错了?”雨萧低声说道。

    “错?”夜涎玉停下轮椅,转头看着雨萧,雨萧走上前两步站在他身旁,“我知道惊云对我的感情,可是我无法给他任何回应,他就这么一直在我身边守护着,我却害得他一次次受伤,最后连性命都丢了,也许从一开始,如果我坚决的拒绝他,就不会这样了吧?”

    “萧儿,”夜涎玉拉着雨萧的手,“大哥知道你很自责,只是这件事并不怪你,如果他泉下有知,我想他也是心甘情愿的。”

    雨萧轻轻耸动了下鼻翼,“就是因为他的心甘情愿,才让我觉得心痛。”

    “你……跟拓月怎么样了?”夜涎玉试探性的问道,眼下见她对莫惊云的死如此耿耿于怀,他更是担心。

    “大哥,我找不到拓月了呢。”雨萧的声音轻飘飘的。

    夜涎玉不是很明白雨萧的意思,狐疑的看着她,雨萧蹲下身拉着他的手,“大哥,我第一次见到拓月,他如谪仙坠世,可是后来……慢慢的他就变了,他会利用惊云、利用我、利用凌将军的孙女,为的只是达到他复仇的目的。我感觉自己和他越来越远,我不知道这距离是不是有一天会将我们变成两个陌路人……”

    “萧儿……”夜涎玉轻叹了口气,看来拓月的变化和莫惊云的死对她的影响很大,“等这件事解决了,如果你不开心,就跟大哥回去吧。”

    “回去?”雨萧微微蹙眉,“我还能回哪儿呢?”

    “绿芜山庄永远是你的家。”夜涎玉握了握雨萧的手,“大哥永远会保护你。”

    看着对自己视若珍宝的大哥,雨萧空了许久的心感受到温暖,她鼻子有些发酸,只是握着夜涎玉的手不再说话。

    ……

    “外公,待黄昏之后我便会设法潜入京城,如果我成功入城,便会以焰火为号。”雨萧整了整夜行衣,将绡凤鞭缠在腰间。

    “好,千万多加小心,如果有任何不妥就撤回来,不要硬拼知道吗?”冯老将军很是心疼,如果有其他人选,他是断然不会让雨萧去冒险的。

    “大哥,等我好消息。”雨萧冲夜涎玉笑了笑,然后冲众人一抱拳,出了营帐翻身上马,朝着京城的方向策马而去。

    及至黄昏时分,雨萧离商紫阳的大军越来越近,她将马匹弃置在官道旁的丛林深处,一个人快速前行。

    雨萧趴在草丛后仔细查看商紫阳的营帐,他的人马连同营帐密密麻麻排开,将京城围了个水泄不通,雨萧粗粗估算了下这里怕是都不止五万人,怪不得拓月他们会被困在城内。

    暮色渐渐降临,雨萧寻了处人少的地方,决定以此为突破口,刚好从这儿冲进去离城门比较近。她紧了紧绡凤鞭和夜行衣,一咬牙迅速攒动身形,朝着敌军营帐掠去。

    “什么人……呃……”

    不待一个营帐外的守兵反应过来,雨萧的匕首已经刺破了他的喉咙,雨萧将他小心翼翼的拖入最近的营帐,索性这会儿到了饭点,周围没有太多人注意。

    进了营帐之后,雨萧环顾帐内,不由得一愣,这营帐内铺陈的颇为雅致,还有好几卷书摆在案前,帐内环绕着淡淡的熏香味儿。

    “大人。”就在此时,帐外不远处忽然传来声音。

    “去吃饭吧,我一个人回去静一静,不喜欢太吵。”话音刚落,脚步声就朝着雨萧所在的营帐越来越近。

    一听到那人的声音,雨萧面色一变,自己真是不走运,千挑万选竟然选了这个营帐,岂不是冤家路窄!可是眼下由不得她犹豫,雨萧的匕首已经握在手中,整个人躲在帐帘之后。

    帐外的人掀开帘子,刚刚迈步进来就看到倒在地上的守兵。

    “别动!”雨萧匕首已然欺身而上,“进来,关上帘子。”

    “是你?”帐外之人并没有挣扎,他迈步走了进来转身看着雨萧,“你怎么会在这儿?”

    “别动,不然我让你即刻血溅当场!”雨萧丝毫不敢松懈,眼下毕竟是在商紫阳的兵马大营,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平秋水,我说过如果你助纣为虐,我定然不会放过你。”

    “你还好吗?”平秋水并没有看雨萧的匕首,而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雨萧没有回答他,而是警惕的侧耳倾听帐外的声音。

    “我已经打发他们去吃饭了,放心。”平秋水轻轻推开雨萧手中的匕首,“我不会武功,你不必如此提防我。”

    “平秋水,我原本以为你只不过是一时间迷了心窍,想不到你竟然真的做出造反之事。”雨萧依然没有放松。

    “拓月迎娶凌玉儿那日,我在。”平秋水全然不顾雨萧的话,自顾自的开口。

    “那又如何?”雨萧皱了皱眉。

    “我知道你不开心,大皇子令我派人围住京城的时候,我很担心你还在城内,”平秋水顿了顿,“索性后来我才知道你已经离开京城。只是,为什么要回来呢?他已经背弃了你们的誓言,你又何必依然为他豁出性命呢?”

    “平秋水,你可知道你困在京城的是你的师兄?”雨萧冷眼相对,“如此一个欺师灭祖的人,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些。”

    “你知道我是为了你。”平秋水走上前两步,他漆黑的长袍让雨萧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她不自觉的微微退后,“如果你是为了我,就立刻带着你的人马离开这里。”

    “嗬!”平秋水笑了,笑得有些苦涩,“离开?你以为我还可以离开吗?从我的把柄落入商紫阳手中的那天开始,我就已经不再可以自己决定了。”

    “你赶走平世伯……是因为怕商紫阳加害于他?”雨萧忽然明白过来。

    平秋水没有回应雨萧,但雨萧从他黯淡了的眼神中看了出来,“我见过平世伯。”

    “我爹他……还好吗?”

    “他知道你成了罪人,心里很不舒服。”雨萧摇了摇头。

    “罪人?”平秋水呢喃着这两个字,“是啊,我是罪人,你这么认为,我爹这这么认为……”

    “平秋水,放手吧。”雨萧迈步上去仰头看着他,“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你是个医者根本不是带兵打仗的将军,你济世为怀,不会愿意看到无辜人枉死的。”

    “放手?我已经没有机会了。”平秋水迟疑了良久,终于一字一句的说道,“三皇子妃,你可知道我为你付出了多少?你可知道如果没有遇到你,我现在根本就不会变成这样?你以为你一句放手,我们就可以回到从前吗?”

    雨萧双眉紧锁看着平秋水,他满脸的痛意也刺痛了雨萧的心,他说的没错,如果自己没有遇到他,他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在雨萧失神之际,平秋水忽然掀起帐帘,闪身逃了出去!

    雨萧心中暗叫不好,连忙追出去,结果迎在面前的却是十几条明晃晃的长枪。

    “三皇子妃,你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吧。”平秋水此刻站在守兵的身后,面无表情的看着雨萧,全然没了刚刚的神色。

    “你骗我?”雨萧咬了咬牙,自己竟然一时大意上了平秋水的当。

    “是又如何?”平秋水轩眉一挑,“你我本就是敌人,你自己送上门,若是不绑了你去,岂不是对不起大皇子和四皇子殿下的信任?”说完平秋水一抬手,守兵齐齐上阵,将雨萧围在当中。

    雨萧心知眼下自己只能硬拼了,想到这儿她抽出绡凤鞭,毫不犹豫的朝着围攻上来的守兵奋力攻击,平秋水则趁机退到了安全区域。

    “那边的骚乱是怎么回事儿?”此刻京城城墙上惊鸿也察觉了不妥,遥遥望去城下商紫阳的阵营中正有一个黑衣人与一群守兵战在一处。

    “那条长鞭……”一旁的游龙皱了皱眉,“好像在哪儿见过?”

    “三皇子妃!”惊鸿突然意识到城墙下的人正是雨萧,想到这儿他立刻叮嘱游龙,“派弓箭手掩护三皇子妃,我去通知主子。”

    雨萧本来正跟蜂拥而上的守兵恶斗,突然察觉到城墙的方向一支支利箭破风而来,转瞬间不少守兵就被利箭射中,雨萧抬头看到城墙上晃动的人影,她知道想必城墙上的人已经发现了自己,不管怎样都要先冲出重围靠近城墙才行,想到这儿雨萧毫不犹豫,手中绡凤鞭朝着城墙的方向挥舞逼近。

    而平秋水的人马越聚越多,虽然雨萧和他们一同前进了不少,但是离城墙还有几十丈远,她心中着急,毕竟眼下惊动了这么多人,万一商紫阳或者商兰烬来就麻烦了,自己的武功不是他们的对手,如果硬碰硬怕是自己成了俘虏对拓月而言就更糟糕了。

    想到拓月,雨萧的心忽然顿了下,自己不在的这段日子里,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小心!”正当雨萧失神之时,一条长枪迎着她的右肩斜刺而来,雨萧的耳畔忽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