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第404章 跳进黄河洗不清

    这个男人的行为恶劣到极点,不过也庆幸他没有混蛋到极点。

    她知道,这个男人疯狂起来,是什么都做得出的,丫的,上次若不是君老夫人,就差点杀了他们。

    叶鹿在地上坐了一阵,又气恼又无奈,狠狠的用手擦着嘴巴,感觉嘴巴真痛啊,这个男人是属狗的吗?唉,只能当狗咬了。

    站起来,就觉得脚踝呲的痛,揉了几下,她才站起来,一拐一拐的勉强走进宴会里。

    准备找顾琰立即离开,她今晚实在被吓得够呛的,不想再见到君三少!

    刚走进去,叶鹿就觉得很多人在看着她,目光闪烁,充满了惊讶和不敢置信,和嘲笑。

    郁闷,这群无聊的宾客,看了一个晚上,还没看够吗?

    看什么看,真当她是猴子吗?

    今晚真是一肚子火,各种不顺,气死她了,叶鹿狠狠的瞪回去,那些人见她居然还敢瞪回来,也一怔,讪讪的收回目光,不过嘲笑的神色更浓了。

    还一群群的在低声议论什么,不时飘来几个讥诮的眼神。

    叶鹿才懒得理这些无聊的人,走到正在和别的公司老总聊天的顾琰身边。

    “顾琰,我们回去吧,我不舒服。”

    顾琰转过身来,当看到她的时候,好像被雷劈中似的。

    本来带着笑容,却突然脸色骤变,铁青无比。

    叶鹿看到他这么古怪的神色,一时也摸不着头脑,迟疑:“顾琰,你怎么了?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而周围的那些老板,也是一副怪异不赞同的神色,眼神间,还有几分鄙夷。

    叶鹿顿时觉得不对劲了。

    顾琰俊脸一片冰寒,嗖的脱下外套,将衣服罩在她身上,然后一把搂住她,面无表情的拖着她离开宴会。

    叶鹿小脸发白,呼吸抽紧。

    她急忙低下头,一看,全身血液都冷了,如堕深渊。

    她穿着一条露肩的礼服,而脖子上和胸口一串串触目惊心的吻痕留下,她再摸摸被吻得肿起了嘴唇,身体更颤抖。

    这些东西就是最赤、裸、裸的罪证,那些人看到她从外面进来,就是这一副模样,肯定以为她在花园里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原来,这才是君三少刚才那样做的阴谋,君三少这个混蛋,这个无耻的渣渣,她现在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叶鹿这回真是气得都想哭了。

    一路离开,周围的女人议论声,却一声声刺入她的耳朵中。

    “真丢脸啊,还真是水、性、杨、花,未婚夫还在宴会里,她就敢在花园里风、流快活,胆子真大。”

    “就是啊,看她身上那些吻痕,还有那站都站不稳的脚,可见刚才的野、战多激烈,她刚才回来还敢瞪我们呢,太不要脸了。”

    “对了,我刚才看到君三少也从花园里进来,他前脚一进来,她后脚就进来了,你们说……嘿嘿。”

    “还用说,之前君三少不是向她求婚吗?没想到她拒绝了,现在又搞在一起了,打算脚踏两只船吧,好恶心。”

    叶鹿脸色更白了,狠狠咬住嘴唇。

    她知道,今晚她的名声又更臭了,这些女人肯定会不断将这谣言到处乱传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