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第286章 她在心疼他吗

    他狠狠盯着眼前的父亲,声音颤栗而愤怒,透露了他极度痛苦的情绪。

    “你错了,”

    然而君世,只是用一种很冷漠的眼神看着他。

    “首先不是我带你回来,我从来都没想过让你回君家,是你爷爷奶奶可怜你,才要将你带回君家。若不是为了你爷爷奶奶,我连看也懒得看你一眼。”

    君三少身体一颤,如同被雷电击中,脸更白,心痛得撕裂,只是因为爷爷奶奶吗?

    他对他难道就没一点点父子的感情?

    “还有,你记住我君世从头到尾,都没有承认过你这个私生子,所以自始至终,你都只是个私生子,而不是君家名正言顺的子孙,你不配。”

    冷酷无情的话语,每一个字都像尖刀刺入骨肉,令人血肉模糊。

    君三少身体剧烈摇晃了几下,很想大笑,却发现什么也笑不出。

    时至今天,他终于明白了,原来他的父亲竟从头带尾,都不承认他的存在!

    被别人骂是私生子,他认了,但是连父亲也骂他是孽、种。

    哈哈哈,还有比这更讽刺的笑话吗?

    心,痛到极点后,就是麻木,就是愤怒,就是极度想报复的恨意。

    他冷笑盯着君世:“就算你拼命不肯承认,但我的身体里流的始终是你的血,如果我是孽、种,那你又是什么东西?是你制造出我这个孽、种,你就是比我更肮脏恶心的存在!”

    “住口,你竟敢对我说这样的话。”君世双眸冰寒到极点,扬起手,就毫不留情的挥向君三少。

    君三少没有躲,他心早已经冰冻入骨头。

    他想,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彻底对这个父亲死心,只剩下恨意。

    “住手。”叶鹿突然出现,挡在君三少面前,挨下了一巴掌,顿时她脸上火辣辣的痛。

    刚才她实在太无聊了,喝了几口酒,实在受不了那些豪门八卦女人讽刺她的声音。

    走出宴会大厅,想走到花园里透透气,却听到侧厅里有动静。

    转过落地帷幄,隐隐看到君世和君三少父子站在那里,不知道吵什么,很激烈的样子。

    她忍不住好奇心,靠近,就看到君世扬起巴掌,要打人。

    她也不知道怎么的,一个心急,就冲动就跑了出来,挡在前面。

    “你干什么?”君三少惊愕的看着她挡在自己面前的小身躯,看着她脸上的巴掌印,心一阵阵颤抖了。

    为什么替他挨巴掌,她在心疼他吗?

    “多管闲事,总之,我不会让这个女人进门。”君世收回手,扔下冷酷的话,就离开了。

    “你是白痴吗?跑上来做什么?”君三少怒吼,手却轻柔的抚摸着她脸上发红的肌肤,胸口泛起丝丝心疼。

    叶鹿也委屈啊,挨了巴掌还要被他吼,真是不识好歹的男人。

    她撇开脸。

    “哼,我就是白痴,你以为我想帮你挡啊,脚一滑,就扑上来了。”

    君三少气息一堵,狠狠的瞪着她一眼。

    “就你嘴硬,走。”

    他强行拖着她离开,到厨房里找了些冰,认真仔细给她冰敷了一阵,脸上的巴掌印才消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