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第24章 水火不容

    “这么占有欲的口吻,啧啧,我们家鹿儿,真厉害。”

    “我只是拿她来当我妈的挡箭牌。”

    “最怕挡着挡着,就当真了,也说不定。”

    尚景臣沉下脸:“你知道我心里真正喜欢的人是谁。”

    “唉,你还没死心啊,她都走了那么多年,你又何必念念不忘,说不定人家早已经有了自己的新生活。”

    “不会的,我相信她还一直爱我。”

    阳岫没有说话,作为朋友,他希望尚景臣幸福,但却不认为,那个女人能带给他幸福。

    他转开话题:“咦,往日这房间,花团锦绣,今天怎么空荡荡,花呢,都去哪里了?”

    一提这个,尚景臣就来气。

    “不就是那个该死的女人,全坑去卖钱了。”

    阳岫顿时来兴趣:“听起来很有意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居然连你这样的商场狐狸,都被她坑了。”

    尚景臣没好气的将叶鹿,拿劣质香水害他的事情说了出来。

    “哈哈,太强了,这丫头好恶劣。景臣,是你老欺负人家,人家才反抗吧,说,你对人家做了什么坏事?”阳岫一脸贼兮兮

    “我会对她做什么?”蓦然想起那天将她压在床那个吻,心中有点回味,嘴上却不承认,“哼,让她干活,她还老不愿意,就知道装傻,动坏脑筋。”

    突然电话响了,尚景臣拿起电话,看到那名字,神色顿时变得柔和敬重。

    他和电话里的人聊了很久,才挂电话。

    “是尚老爷吧!”阳岫知道,肯定是尚天,他的外公,也算是爷爷吧,他知道,尚景臣的爸爸是入赘的,所以孩子只能姓尚。

    也只有尚老爷,才会让尚景臣露出这种家人般的温暖。

    “嗯,是爷爷,打电话来问我好点了没。”

    “你爷爷现在退休了,住在老宅吧!”

    “嗯,我希望他能过一些安乐舒服的日子,不必为集团操心。”他这几年这么努力,也是为了让爷爷退休退得安心点,“刚才听他的口气,还挺高兴的,说今天在一个少儿合唱团里,遇到两个可爱的孩子。”

    “你爷爷很希望能抱上曾孙吧,看他就是个爱热闹的人,如今退休了,多无聊。”

    尚景臣眼神一黯:“我爷爷不会逼我做任何我不愿意的事情。”

    爷爷是最疼爱他的。

    也是最了解他的,就算母亲,其他人,不能理解他,唯有爷爷尚天,绝对能理解他的愿望,他的选择。

    “你爷爷是个很睿智的老人,不过你妈,还有家族里的人,当年不能接受她,你觉得如今,她们能接受吗?特别是你妈。”阳岫也知道,尚夫人有多讨厌当年尚景臣和元佳音在一起。

    一般豪门不同意平民女孩子进门,也不过是强烈反对而已。

    但他妈妈,简直就是水火不容,有她没元佳音的劲头,使尽一切手段逼得这对散了,手段疯狂偏激。

    这也是如今造成尚景臣和尚夫人,母子关系冷淡的原因,尚景臣无法原谅尚夫人那么过分的行为。

    “当年,我还年轻,没有足够的实力保护自己喜欢的人,也没有足够的实力反抗。如今,我已经不一样,我可以绕过她和我爱的女人结婚,她阻止不了!”

    尚景臣声音自信而坚决。

    “但是,我不想毁了这个家庭,也不想让爷爷看到我们母子关系破裂而难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