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第17章 我懂了

    听金王八刚才的口气,很怒啊,不会宰了她吧。

    可怜她的小命啊。

    不过想也没用,只能往坟场里奔。

    叶鹿气喘吁吁的打开门,对着病床那满脸暴风雨欲来的尚景臣,尽力露出谄媚的笑容,狗腿的招招手。

    “hi,尚太子,你今天的造型,真帅。”

    尚景臣挑眉:“你这是在夸本太子吗?”

    “当然。”

    叶鹿竖起手指,极力讨好。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这种时候,就是要努力的夸奖他,让他的怒火降下来。

    “你看,你这造型多潮流,就算包扎得像木乃伊,但你绝对是最帅的木乃伊。”

    尚景臣脸更黑了。

    噗……阳岫忍不住笑出声,木乃伊,太有创意了。

    但有人会用木乃伊来赞男人帅的吗?这分明是找死,看尚景臣的脸都黑成什么样子了。

    这拜金女好逗。

    “多谢你的夸奖。”尚景臣咬牙切齿,“你就这样空手来?”

    他皱眉看着她,别人来探病,都是大包小包的,她竟然敢空手来。

    “没有没有,我也是带了礼物的。”叶鹿急忙说。

    她早就知道这个金王八是个挑剔鬼,怕他为难,所以,匆匆忙忙也带上了礼物。

    她伸出手,小心翼翼的将一朵花递到尚景臣面前,讨好的说。

    “送给你,祝你早日康复。”

    “白、菊、花!”尚景臣牙缝里透着森森寒气,终于忍不住爆发了,“我还没死,你是来祝贺我,还是来诅咒我。”

    叶鹿被他的怒吼声吓得缩了缩脖子,无辜的睁大眼。

    “要不,把它染红?红菊花没问题吧。”

    她刚才不是急着赶来嘛,顺手就从那束花中抽了朵搭配的白菊花,哪里来得及想什么花语之类的。

    “哈哈哈……笑死我了,景臣,你收了这么多礼物,这件最触目惊心啊。白菊花,小姐你很有创意,也很有胆量哦!”阳岫简直笑抽了。

    来探病送白菊花,也难怪将尚景臣气得暴跳如雷。

    真是任何一个男人,遇到这样一个逗比女人,都没办法保持优雅,他都有点可怜尚景臣了。

    “你又是谁啊?”叶鹿见他笑得那么夸张,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顿时不爽。

    “我是景臣的好朋友,叶鹿,真羡慕你是第一个让景臣情绪起伏如此厉害的人,连我都做不到,唉!”阳岫哀怨的叹气,闪闪的桃花眼。

    叶鹿上下打量着这个妖艳的男人,穿着潮流的紧身裤,精致的脸画着妆,耳朵戴着一颗闪亮的耳钉,完全华丽的视觉系打扮,虽是男人,却风情万种。

    她突然瞪大眼,不可思议的看着他,然后后退几步,眼睛从阳岫和尚景臣身上飘来飘去。

    “怎么了?”阳岫好奇眨眨眼。

    尚景臣也疑惑的看着她。

    “我终于明白了。”叶鹿一副我懂了的表情。

    尚景臣和阳岫都一脸茫然,这女人明白什么?

    “唉,怪不得你这么喜怒无常,脾气这么暴躁,原来你是心中爱不得。”

    “你说什么?”尚景臣震惊的看着她,她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心事,知道自己爱不得。

    叶鹿满眼同情的看着尚景臣。

    难怪这男人阴晴不定,对他老妈给他办相亲宴会那么抗拒。

    到酒吧里买醉,还拉自己假扮女朋友,当挡箭牌。

    原来他心中是这样的痛苦无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