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第15章 欲擒故纵

    叶鹿黑线:“叶意,你这个懒虫,怎么不自己走进去?”

    “不要,地板冷,意意又不想穿鞋,哥哥最近在学跆拳道,正好锻炼锻炼臂力,看我多体贴哥哥。”

    叶鹿无语,不过看到他们兄妹如此亲密友爱,她心里就一阵阵幸福的暖意。

    虽然得到了一千万,而事实上,叶鹿的生活并没有什么改变。

    这一千万她完全交给爸爸处理,让他去拯救公司,自己一点都没留下。

    所以她还是继续利用空闲的时间去打工,想多赚一点钱,日子过得很忙碌。

    尚景臣在医院住了五天,天天病房堆满了人,各种商业上的公司,派人来问候,还有各种打不着关系的亲戚,都冒头了,趁机来关心慰问。

    “哇,这么多慰问的东西,景臣,你都能开各种花店、礼物、补品店了。”

    商业上的伙伴,也是交情相当好的兄弟,阳世实业公司的掌权人阳岫,看着摆满病房里的礼物,啧啧赞叹。

    随手拿起一盒东西,随即邪恶的笑了。

    “壮阳补品?我说你到底是伤到哪里了,脑袋还是某个部位啊?要是某个部位,我可以介绍老中医给你,包你很快重振雄风。”

    “滚!”尚景臣没好气。

    “干嘛心情不好,难得看你这么心烦气躁。”阳岫好奇。

    “我有吗?”

    “很明显好不好,你那臭脸都对了我一个钟。唉,这么不欢迎我,我还白白送上门来让你践踏,果然基友如衣服,用过了就丢,你伤了我的芳心。”阳岫悲伤的手捧受伤的心。

    尚景臣眉毛抽搐。

    懒得理会这个时常发、骚的妖男。

    “对了,你这伤是怎么弄的,好久都没见你打过架了。你以前打架,头破血流的都是别人,就没输过。怎么这回把自己搞成这样?是不是商业上竞争对手,找人你对付你,若这样可不简单。”

    “没有,不过是和几个小流氓动手。”

    “小流氓,大少爷,你什么时候屈尊降贵和小流氓动手了?”阳岫眨眨眼,突然福至心灵,“卧槽,难不成因为女人?天啊,这可是大新闻。”

    阳岫越发好奇了,八卦的凑过头来。

    “啥女人,值得让尚氏集团的太子爷为她动手?真命天女出现了?”

    尚景臣没好气的一把推开他那张惹眼的桃花脸,冷漠道。

    “胡说什么,一个拜金女而已。”

    “啧啧,那就更奇怪了,你不是最讨厌这种女人吗?”

    “我喝醉了,头脑一时昏了成不成?”

    说起叶鹿,尚景臣的火气都忍不住往上冒。

    “不过话说起来,我好歹救了这个女人,但是,我在医院躺了五天,这死女人居然连人影都没出现过,连电话也没有打过,这是人能做出的事吗?”

    本来他以为,她一定会天天来,趁此机会讨好他。

    毕竟自己才是真正的金龟,她连一个有钱老头都不放过,怎么可能放过他这种有才有貌的钻石王老五。

    所以,她一定会想尽办法亲近他,引、诱他,当上他的女人,得到更大的好处。

    第一天,他想,她若是来了,他一定要冷言冷语讽刺她,叫她别痴心妄想,他对她没兴趣。

    然而,她根本没出现。

    第二天,第三天,还是没出现,他冷笑,这女人一定是故意欲擒故纵。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