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7章 拖她上车

    尚景臣的声音已经很冷了。

    叶鹿感觉自己再反抗,恐怕这个男人会按捺不住揍她。

    识时务为俊杰,她只能上车。

    跑车绝尘而去。

    一路上,尚景臣一路飙车,脸像蒙了一层霜,一言不发。

    但叶鹿还是不敢放松,警惕的靠在车门前,她经常听人说越是有钱的人越变态。

    显然这金王八,不是好东西。

    如果他敢有什么不轨,她就和他拼了。

    “你这是什么防范姿势,怕我对你做什么?你这种女人,应该巴不得我对你做什么吧?”尚景臣看着她那双手护胸的姿势,就嗤笑。

    “少往脸上贴金。”叶鹿瞪眼,“你真以为自己是金饽饽,每个女人都看上你。”

    就算是个高富帅,那也是高富帅中的渣渣。

    长得帅又怎样,就这尖酸刻薄的别扭性格,负分滚粗。

    “这种话从你这个拜金女嘴里说出,真是讽刺。你看不上本太子的美貌,也看不上本太子的钱?那么言辞振振,还不是混进高档会所钓有钱老头的女人,你清高什么?”

    叶鹿脸一白,顿时说不出话。

    钱,确实是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东西,特别走投无路的时候。

    “是啊,我就是钓有钱老头又怎样。你这种不知疾苦的男人,尽管嘲笑。但你又什么了不起,你与我的区别,也不过是谁命好,投了个好胎。若你是我,你也未必比我好到哪里去。”她冷冷的别开脸。

    “挺牙尖嘴利的。”尚景臣冷笑一声,然后不再说话。

    漫无目的的兜了一小时,尚景臣方向盘一摆,滑进了一条热闹的酒吧街。

    叶鹿立即警惕道:“我不去。”

    这种地方太乱了。

    “给你一万块,陪我喝酒,你去不去。”

    一万块?叶鹿眼睛都闪着金子,心狂跳,这是她打工两三个月的钱啊!

    该死的金王八,这样诱、惑她。

    “除了陪你,我什么都不做。”

    尚景臣斜睨着她:“你也少往脸上贴金,我尚景臣要睡女人,脱光了送上门,都轮不到你。”

    两人走近一间很大,很热闹的酒吧,震撼的音乐震得耳膜都轰轰作响,舞池里一堆年轻男女群魔乱舞,到处都是镭射灯光,让人头晕。

    “怎么来这里?”叶鹿疑惑,这种有钱太子爷,不都是选择高级的酒吧吗?怎么来这种混乱的酒吧。

    尚景臣慵懒的吐出两个字。

    “够吵。”可以吵得让人想不起任何事情。

    叶鹿无语,这已经不是吵了,简直就是地震加海啸好不好,耳朵都震聋了。

    也没有进包厢,两人坐在吧台上,尚景臣喊来酒,都是高烈度的外国酒,叶鹿不敢喝酒,叫了杯果汁。

    尚景臣打开酒瓶,见她点果汁,狭长漂亮的眼中泛着讽刺:“来酒吧喝果汁,你这样子,就是典型的绿茶婊作风,够作。”

    “我不和心理扭曲的人吵架。”

    “你说谁心理扭曲?”不知道刺激了尚景臣什么,他猛然凶狠的一把将她按在吧台上,捏住她的脖子,眼神冰冷渗骨。

    叶鹿吓了一大跳,看着他恐怕的眼神,心都颤抖了。

    “以后再敢说这个词,你会死得很惨。”尚景臣手一松,冷冷的坐回座位上,仰头喝酒。

    叶鹿揉着脖子上的勒痕,心有余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