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5.第1955章 饮鸩止渴

    想起自己拼命为他做的那些事情,最后落到这种下场,心中就一阵阵悲凉。

    凭什么要自己给他暗示,难道他就不知道她失踪了,不知道她的去向,若不是这次偶然的相遇,是不是他根本就不会去找她。

    这说明,他心里对她也没有多大的重视。

    君意意心一酸,想起这段日子来所做是一切,为他拼命上战场,为他受伤,又被迫掳过来这里,满腔都是苦涩和委屈。

    这样的感情,她不需要,也不会接受。

    “赫连少爷居然对我低声下气,真是稀罕呢。我若不听话,像以前那样对我威迫利诱不就行了,干嘛要这么放下身段。”

    “这么说,我道歉反而错了?”

    “呵……我一个小小女子,哪敢说是你的错,反正是我的错,你不就是心里认为我任性,在耍性子,所以服个软再哄哄我,我就会乖乖听话嘛。”

    君意意讽刺的嗤笑一声,满脸不屑的斜睨着他,口气冰冷。

    “你心里压根就没觉得你自己哪里错了。而我,多谢你没杀我,至于你的好意,留着给你自己吧,我不想领你的情。以后咱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说完,她扶着桌子,忍着痛站起来。

    “君意意,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季凌空脸色骤变,眼神惊愕万分的看着她。

    就算任性也该有个限度,这种决绝的话,竟然就这样轻易说出口。

    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决绝。

    而且他不明白,他那么低声下气认错,到底哪里不对了,反而被她讽刺不留情。认错是错,不认错也是错,真不知道她心里的标准是怎样。

    “哼,就是以后,咱们就是陌生人,就当没认识过!”君意意气冲冲道。

    明知道她现在怒火中烧,只是在说气话,但这样的话听在耳中,不但刺耳且伤人,他的心脏被重重的一击,刺痛不已。

    也不免生气了,沉下声,一把抓住她的手。

    “别说气话。”

    “哈,你以为我在说气话惹怒你而已?赫连凌空,别把你自己看得太高了,你以为你是谁,我需要对你耍性子任性吗?我可从来都没喜欢过你,都是你在逼我,现在我受够了,你以后离我远点,不要再烦着我!”

    “君意意你——”季凌空既伤心,又难抑愤怒。

    君意意见他脸容间露出的痛苦之色,心中愕然,他居然觉得难受?

    可随即一想,大概是这位大公子,从没有被女人这样拒绝过,伤到了颜面吧。

    她咬咬唇,甩开他的手,走到门口,打开门,走了出去。

    高跟鞋的脚步声消失在房间中,那么毫不留恋的决绝,季凌空感觉自己就像个傻瓜,还是被莫名其妙抛弃的傻瓜。

    为什么要看上这种任性麻烦的丫头,她就是个刺猬,每一次锋利的语言都像刀子戳中心头,戳得血淋淋的痛,却偏偏像自虐一样,甘愿承受,饮鸩止渴般放不下。

    他没有遇到她之前,生活也没怎么样的,那么以后没有了她,应该也不会怎样,只是恢复到过去的单身无趣的生活而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