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4.第1954章 一点委屈也不能受

    “你这个笨蛋,怎么一直不出声,不和我相认,你是个傻瓜吗?”他焦急的冲上去,跪在她面前,低头看到她那柔嫩的手臂,此刻变得红肿扭曲的手腕,心脏抽紧一阵阵的刺痛,心疼得不行。

    “快让我看看,先帮你处理一下。”

    他小心翼翼的扶起她受伤的手腕,要帮她处理伤势。

    却被她愤怒的甩开,一点也不领情。

    “不用你来管。”君意意气得很,也委屈得很,脑子满是火气,红通通的眼眸怒视着他,“我还要多谢赫连少爷你手下留情,没有捏碎我的手,怎敢劳你大驾治疗,我怕我不小心又惹怒了你,不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季凌空气息一窒,眉心皱起,这样任性又充满火药味的讽刺话,听得他心里也不舒服。

    这件事他是有错,也很懊悔自己伤了她。可他事先病不知道她是谁,她也没试图给他一点暗示,被凤夜家软禁了,也从没有向他求助。

    至少她应该从新闻上知道,他会来这里参加会议,为什么陷入这种境地,却不向他求助?非要一个人独力撑着。

    刚才在宴会上,但凡给他一点眼神暗示,他也能认出她。

    甚至于刚才被他制住,她若乖乖的听话点头,让他放开手后出声说话,那不就认出了,一切都不会发生了吗?她却没有这样做,反而不顾死活的挣扎,闹得他非得出手给她教训。

    如此任性妄为,不顾后果,若今天的绑匪换了别人,她可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这死丫头呀,怎能如此不知死活呢,万一真遇到别人,那她几条命都不够死,想到这点,不免后怕,教训道。

    “你还敢说,身为绑匪就你这样恶劣的态度,换了别人,刚才你的脖子就割开,现在还有你说话的机会。”

    这话更加是火上加油,君意意越发满心气闷,口气更恶劣大声了。

    “是,都是我的错,是我态度恶劣,是我自找的,我活该行了吧!”

    见她气得眼红红的蒙了一层委屈的泪水,一副炸毛狮子的模样,狼狈又可怜兮兮,季凌空心口一疼,口气也温柔下来,摸摸她脑袋,宠溺道。

    “好了好了,我没有说是你的错。大部分都是我错了,我没有认出你,还这么狠心弄伤了你,都是我太粗心了,不过你也该给我一点暗示嘛。乖,手很疼吧,咱们先来治伤势,以后你再狠狠惩罚我,和我算账,好吗?”

    他低声下气,温声细语,又哄又宠溺,他知道女孩子娇贵,受了伤受了委屈,难免要耍小性子,所以要哄着体贴着,让她有台阶下,给她面子。

    更何况是君意意这种刚烈性子的大小姐脾气,那是一点点委屈,也不能受的,就算是她大部分错,那也绝对是别人的错。

    所以,他彻底服了个软。

    可是君意意不领情啊,听着他这么温柔哄宠的口气,越发心里火大起来。

    这个伪君子,这个花花公子,果然很懂得哄女人嘛,这几天和别的女人风、流快活,现在看到旧爱了,也不放过,一脚都不知道踏了几条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