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3.第1953章 竟然真是她

    可她就是不点头,他既纳闷,又不免心烦气躁起来。

    这女人傻了吗?到底是哪根神经线出问题了,居然要和自己反抗到底。

    时间可不多了,拖久了,外面的人不免会怀疑。

    他心一狠,手下更用力。

    那女子终于痛得张开嘴,隔着面纱,狠狠的咬住他的手,好像个凶狠复仇母老虎,一口毫不留情的咬下来,顿时他掌心几个牙齿印血淋淋,被咬得出了血。

    季凌空条件反射将她甩开。

    而那女子被他一甩,猛然撞在沙发前的大理石桌子上,撞得桌子上的东西摔了一地狼藉,而她倒在地上,发出痛哼声。

    听到那一声痛苦的呻、吟,季凌空一瞬间震住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嗓音听起来怎么那么的像某个让他牵肠挂肚的丫头。

    不可能吧,君意意怎么可能在这里。

    怎么可能成了凤夜无音的未婚妻?

    他脑子里满是荒缪感和否定的念头,一是觉得这确实不合情理,君意意无论如何和凤夜家族有牵扯,二来更是内心有种担忧的感觉,若真是她,那这次可真是大祸临头了,自己刚才那些所作所为,怕是会被她记恨一辈子。

    可是一想到她刚才那些顽固,不怕死的举动,他的坚信又变得动摇了,因为确实很像她的个性,任性又强硬,死不低头的顽固派。

    而且那流过脸颊的灼热眼泪……似乎并不只是因为痛,她那抽动的肩膀,更有难过的成分。

    凤夜湘子也说过她姓君,难道,真的是她,他不由得倒抽了口冷气!

    一向遇事镇定冷静,泰山崩于眼前而毫不变色的季凌空,此刻也心慌起来了,急忙打开房间里的灯。

    明亮的光线,一下子充斥了整个房间,白色的光强烈得甚至让人眼睛觉得眼前的景象朦胧起来,但季凌空还是一眼看到了,撞倒在桌子前的狼狈女子。

    挣扎中,她的面纱已经脱落地上,所以在明亮的吊灯照耀下,清晰可见她那精致的脸容。

    此刻倔强委屈的小脸上布满了泪痕,红通通的双眸满是哭泣后留下的红血丝,就像受尽委屈的小丫头,眼睫毛都是湿润的,眼角还染着泪痕,低垂着小脑袋,雪白的肩膀一抽一抽的颤动。

    她坐在地毯上,靠着台边,裸、露的肩膀一边后背被撞得淤青了,是刚才摔倒撞到台角上的,而她此刻瑟缩着肩膀,另一个手却扶住脱臼红肿疼痛的手,眉心满是难受痛苦的表情。

    那么熟悉的容貌,根本不需要分辨,便明白,眼前的女孩子是谁。

    所有的吃惊、不敢置信,都化为了慌乱和后悔,让季凌空那张从容倨傲的俊脸一寸寸的白下来,内心既荒唐,又后悔得无以复加。

    竟然真是她,而他居然将她的手拧脱臼了,折磨得她如此痛苦委屈。

    “你这个笨蛋,怎么一直不出声,不和我相认,你是个傻瓜吗?”他焦急的冲上去,跪在她面前,低头看到她那柔嫩的手臂,此刻变得红肿扭曲的手腕,心脏抽紧一阵阵的刺痛,心疼得不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