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第1950章 荒缪的相遇

    。

    偏偏凤夜宁渊的手臂像铁箍,根本不容许她做出忤逆的事情,而且他是个直接的人,刚才明明白白的威胁她,若她不配合按他的要求来做,那她的命,恐怕他也难以保证。

    凤夜无音到底去哪里了,不是说会来接自己的吗,怎么还没有出现?现在自己陷入他老子手中,被威胁着。

    真叫人心烦气躁,更让人心烦的是,在这种情况下,她还看到了赫连凌空,而且还看到他和凤夜无月的堂妹在一起,低声聊天,看起来很亲密,看来这几天他和这个女人打得火热,发展得不错嘛!

    想到这一点,心中更是气愤不过。

    自己陷入这种性命危险中,他倒是在她面前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

    幸好凤夜宁渊似乎也只是让她露个面,向那些男宾客打个照面,留下神秘感,吊着他们的胃口和兴趣。所以很快,全场逛了一圈后,凤夜宁渊便摆摆手,就让人将她带到后面的休息室。

    让士兵在门口看守着她。

    君意意无聊的坐在沙发上。

    这监禁般的待遇,真让她无语,这对父子真不愧是父子,一个比一个做事奇怪,她搞不明白,凤夜宁渊到底想对她做什么?

    这时候电话响起了,是那个她联系好的商家,君意意眼睛一亮,终于有件顺心的事情了,这商家已经按她要求把密码卡做好了。

    刚放下电话,明亮的房间蓦然一暗,主灯竟然一瞬间灭了,一股令人背脊发凉的阴风从窗口吹进来,吹得窗纱发出诡异的沙沙声。

    君意意心中一紧,豁然转头望向房间的阳台,阳台外有昏暗的吊灯,隐隐的光线照进来,越发显得这华丽的房间阴暗鬼魅。

    一片冰冷锋利的东西,无声无息的贴着她脆弱的颈脖肌肤,冰得让人肌肤颤抖,君意意脸色发白,根本不敢动,那触感是锋利的瓷器碎片,一怕一下拉过,她细嫩的脖子就能被割断。

    她刚想大声喊,下一秒,嘴巴就被强而有力的手掌捂住了,发不出一点声音。

    那带着薄茧的手掌柔韧温热,却是强硬而冷酷。

    君意意汗毛倒竖,脸从白转青,呼吸都急促起来。

    到底是谁,竟然悄无声息的潜入了这个房间,连一点声响都不曾发出,就从身后偷袭她,这人的身手也太可怕了。

    要知道这是凤夜宁渊的地盘,防卫深严,却被人偷袭进来了。

    完了,估计是凤夜宁渊的政敌,刚才察觉到自己跟在凤夜夫妇身边,以为她身份贵重,所以要抓她,甚至可能杀了她,来制造事端。

    正在她紧张不已自己的小命时,那男人高大逼人的身体从背后紧贴着她,君意意感觉到他似乎低下头,那硬朗的发丝落在她耳侧,一下下的刮过,刺得她痒痒的难受。

    而毫不留情的低沉嗓音在她耳边响起,充满了残酷的杀戮与威胁。

    “凤夜无音的未婚妻,别企图反抗,否则我会杀了你。也不准出声,乖乖的听我命令去做。”

    那似金石悦耳,又似鸣钟低沉磁性的声线,袅袅间透入她的耳膜,震得她瞳孔瞬间扩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