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0.第1850章 汹汹妒火

    还有那个雾白,是什么人,上次还在雅兰国当军人,一转眼,就出现在奥斯国的宫廷中。

    凌空脸色猛一沉,眸色深不见底,到底是什么来历,不管如何,这个男人值得注意。

    而且,有胆子长毛了,来抢自己的小新娘,那就别指望自己会原谅他,除非他愿意去见上帝吧,否则自己不会放过他。

    咔嚓一声,季凌空狠狠捏碎了手中的酒瓶,高傲的昂起下巴。

    对,他凌空就是这样任性的大醋海。

    不过,这回真是酸到心肝了。

    得赶快结束这边的战事,赶回去抢人,绝对不能让这两个人的奸、情继续发展,绝对要狠狠拧断。

    “凌、凌空少爷,你没事吧?”列枫子惊颤不敢置信的开口,她三观都碎了,傻傻的看着浑身汹汹妒火燃烧的凌空。

    “公爵小姐,你怎么在这里?”凌空转过头来,眉头皱起,但剧烈外露的情绪瞬间收敛起来,恢复了那种在常人面前的高贵优雅。

    看着看到列枫子心中,让她更心凉,只有在亲密的人面前,才会展露真实的情绪,他显然把她当外人了。

    “是将军发现你不见了,担心你,让我来看看。”她微微一笑,装作若无其事的扯了个慌。

    但现在她心里的情绪剧烈翻涌,满心满眼都是无法相信自己刚才看到,听到的事情。

    原来,这位议长公子邀请是那乡下丫头来参加授勋仪式,自己不过是临时被拉过来顶替的,一股强烈的羞辱感涌上她头顶,让她恨意沸腾,她堂堂公爵千金,无论是美貌还是家世学历,都比这个不起眼的丫头强上百倍。

    可如今,自己竟然不过是这丫头的代替品。

    这是最大的耻辱,无法容忍的耻辱。

    而且,自己心心念念,引以为豪能成为亲自为他佩戴勋章的人而高兴激动,但那个女人却根本不屑这个机会,还放了凌空少爷的鸽子,她以为她是谁啊,自己心中最爱慕组崇拜的男人,她却轻而易举的得到,还不珍惜。

    还跑到宫廷宴会上,勾三搭四,真是贱、女、人一个。

    怎么配得上眼前这个男人。

    自己绝对不能容忍这种不般配的组合。

    “那就多谢公爵小姐担心了。”凌空客气的淡淡笑道。

    列枫子心一酸,原以为他是喜欢自己,欣赏自己,所以这般有礼貌的亲切态度,看来这才是真正疏冷的表现,她真宁愿他像刚才那样性情外露,喜怒都表现出来。

    不过想起刚才画面中那个嘴巴咬住蛋糕,看到美男,蛋糕就掉下来的花痴粗野乡下丫头,她就不屑的冷哼。

    凌空少爷只是没见过这种类型的丫头,觉得新鲜有趣吧,未必是真的多喜欢,她坚信他的品味不会那么差。

    玩是一回事,结婚又是另一回事,自己还是大有胜算的。

    “凌空公子好像心情很不好,可惜我是个不懂得安慰别人的嘴笨之人,不知道该怎么让你高兴起来。而且今晚我也要离开这里了,不能为你排解烦闷,真抱歉呢。”列枫子笑容明媚温暖,恍若知心体贴的温柔女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