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0.第1730章 没有人能再伤你

    她却不停手,嘴里喃喃的尖叫着:“出来……滚出来……恶心的东西……”

    看着她这种疯狂的自残行为,季凌空心脏都震颤了,俊脸瞬间惨白如纸。

    一股强烈撕裂的痛从心脏爆开。

    想也不想,一个箭步冲上去,跪在地上,弯下腰,心疼如绞的将她双手抓住,将她紧紧抱入怀抱中,不让她再伤害自己。

    君意意被他从背后抱住,浑身一颤,以为他们又要抓她去继续注射,顿时吓得拼命的尖叫,恐惧的挣扎。

    “放开我……恶心的东西……别碰我……”

    季凌空感觉到她在怀中拼命的挣扎,那纤细的小身体害怕的痉挛颤栗,显示她此刻是多么的恐惧,她的眼泪一滴滴落在他的手背上,灼得他好像被炙热的铁灼伤,也忍不住颤抖起来。

    胸口泛起阵阵锥心之痛,深入骨髓,甚至灵魂,让他满心满腔,充满了无比的愤怒,自责,痛苦。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对一个陌生女孩子,产生这样剧烈的感情。

    可这种痛,如此触不及防,如此的真实鲜活,仿佛从灵魂中来,让他无法忽略,他此刻只知道,他无法眼睁睁看着她痛苦,无法容忍别人这样残害她。

    “君意意,是我。”他沉痛的声音急促的喊着她的名字。

    君意意浑身一颤,回过头来,隔着凌乱垂落脸上的头发,看清楚他的模样。

    她心脏紧缩,抱着双手,害怕的往后缩去,拼命掉眼泪,颤抖的哽咽:“我招供了……你要我怎么招,我都愿意,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我好痛……”她真的被他逼疯了,什么尊严,什么倔强都顾不上了。

    季凌空见她害怕成这样,眼神一黯,心脏紧缩,阵阵的抽痛袭击而来。

    “别怕,你不会再受到折磨,我不会再伤害你!”他抱紧她,心疼的将她纳入怀抱中,一只手拼命的摩挲着她的背脊,安抚她失控的情绪。

    另一个手颤抖的轻轻拨开她脸上乱七八糟的头发,露出她那张饱经恐惧的小脸,那本该漂亮活泼的脸蛋,此刻惨白颤抖,沾满血和泪,如被摧、残即将死去的小白花。

    那双平日狡黠灵动的大眼睛,此刻只剩下害怕与空洞,那么彷徨,无助的眼神让人心碎。

    “不要害怕,没有人能再伤害你,对不起,对不起!”季凌空声音沉痛,自责万分。

    君意意在他怀抱中瑟缩着,感觉好像绝望中找到了一块浮木,小手颤抖的抓着他的衣角,想起自己身上还有那恶心的东西,哭着哀求:“帮我把那些恶心的东西弄出去,求求你,弄走它们。”

    季凌空这才留意到她的异样,托起她伤痕累累的手臂,看上雪白的肌肤下游动的暗蓝色东西,顿时脸色大变,眼眶欲裂,眼底骤然爆发出冲天的巨大怒火。

    回头冷森阴鸷的锋芒眼刀,一瞬间射向旁边的黑泽狼。

    黑泽狼早在季凌空突然冲进来那一刻,惊得瞠目结舌,脸无血色,那些得意狰狞之色,都退去,只剩下紧张和手足无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