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8.第1718章 你不敢杀我

    可那细小的锁链却牢固得像钢铁,她强力挣扎得手脚都勒出了一道血了,都无法离开那可怕的床。

    她觉得她痛得快死了的时候,黑泽狼终于关掉了那噩梦一样的鬼灯。

    他满脸阴冷的走过来,看着她满身都是痛苦的冷汗,漂亮的眼珠中溢满了恐惧和痛处,青黑色的伤口布满手脚,都流血了,就像个被折磨得开始破碎的木偶娃娃,看起来真可怜。

    他嘴角扬起狠毒的冷笑,没有人能熬得住他折磨,这个丫头也不离开。

    “痛吗?臭丫头,痛就快点承认你是间、谍,少受些罪,只要你承认了,画押了,那我就让你过得舒舒服服。”

    尽管那灯已经熄灭,然而那种深入细胞的痛感,依然没完全褪去,君意意难受万分,喉咙一片干涸,呼吸一口气,都觉得喉咙火辣辣的痛。

    她艰难的抬起头,深不见底的黑眸充满了愤怒和恨意,剜着眼前这个恶棍。

    就算是凤夜无音威胁她的性命,也不曾这样将她折磨得死去活来,她也从没有受过这样的痛苦。这种折磨反而激起了她少有的倔强和骨气。

    “呸,做梦吧。”她冷笑,眼睛如同穿透力极强的x光,恶狠狠的抹去嘴边咬破的血沫,满眼比一I,“你当我白痴吗?没做过的事,我干嘛要承认,承认了,你就顺理成章的将我杀了,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我。你这个蠢货,以为我看不穿你的目的吗?”

    被揭穿意图,黑泽狼心中大惊失色,这个丫头居然能看穿自己的目的。

    看来不是个简单的货色,这丫头逼供后绝对不能留,第一时间就要杀掉,否则后患无穷。

    “臭丫头,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落到这种地步还敢嘴硬。”他细而阴沉的眼眸冷飕飕的射向她,冷声威胁。

    君意意冷笑:“你若真有胆子,有种就现在杀了我。不过我看,你也没有这个胆量,我若死了,死得不明不白,恐怕你也逃不了责任。毕竟我关系着这次暗杀的真相,和议长夫人的安危。”

    君意意脑袋很清醒,只要她不交代,不承认,这渣子就算怎么胆大,也不敢将自己杀掉的。

    这是她活着的希望,她咬牙也要忍下去。

    她心中固执的想看看,她不认,凌空他会心狠的将她折磨到什么程度,如果她熬过了这些酷刑,他是不是就会相信她,认为她没有说谎。

    “臭丫头,你找死。”黑泽明恼羞成怒,被他审讯的犯人无人不对他手段恐惧,没有人敢如此讽刺他。

    他阴鸷鸷的一把揪住她的长发,用力狠扯着,直接将她从移动床拖到地上,然后狰狞着脸色,揪住她的头发,巨大的巴掌左右开弓,抽得她雪白的脸蛋迅速肿起来,鼻子和嘴角,都被抽得血不停流出。

    他依然不解恨,狞笑着,伸出穿着硬底皮鞋的脚,对着她的身体一阵猛踢,毕竟是精通折磨犯人的刑官,他知道哪里是最痛的地方,专挑最狠的地方下脚。

    君意意感觉头皮都要被他扯掉了,根本无法避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