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4.第1274章 触目惊心

    却被几个士兵强行压住,防止他做出攻击和自残。

    跟在苏费曼后面的烈风,眼神一震,唇色失血。

    苏费曼冷然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看着瘾头发作的君三少,孤高冷漠的脸色露出讽刺之色:

    “我最得意的教子,我寄予厚望,然而你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king你让我真失望,为了一个女人,竟然堕落了!”

    床榻上的君三少额头上的虚汗汩汩留下,他停止了挣扎。

    只是脸色的神色很痛苦,拼命咬紧牙关,咬得嘴唇和牙齿都渗出血来,苍白精致的俊脸,便变得十分诡异。

    双眸眼角静静染着红色的两道血痕,而发紫的嘴唇上沾着艳丽的鲜血,好像紫花上落下血滴,衬得得他消瘦的俊脸,有种触目惊心的妖美阴狠,好像落魄的妖王,被逼到了极致。

    “教……父……”他口气虚弱,迷蒙没有焦距的眼睛,用力了很久,才集中起来,射向教父。

    那眼神连焦距都很模糊,却像迷雾中突然飞出的森寒冰刀,刺得人心头大震,有种背脊发凉的感觉。

    周围几个按压住他的男人,都骇然心惊。

    他们这地区最不缺乏就是瘾、君子,这些人无论平时是多么人模狗样,一旦发作时,都是眼泪鼻涕齐流,什么尊严面子全都不顾,像条狗一样,拼命的哀求着给他吸。

    理智丧失,拼着本能,跟摇尾乞怜的狗似的,要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可君三少从发作开始,虽然痛苦,虽然挣扎,但始终没有喊过一句给他粉。

    就算被瘾发作弄得理智几乎全无,却依旧保持着尊严和傲气,就像一个高高在上、桀骜不羁的王者,落魄都泥泞里,都是一身傲气立于尘埃中。

    无论毅力还是心志,都强大得远远凌驾于庸庸众生之上,达到常人所不能的境界,竟真能压制住毒、瘾,和他们这些凡人,始终是不同的。

    “竟还有理智,我倒是小看了你的意志力,不错,非常粗布哦。”苏费曼露出几分意外之色,矍铄阴险的眼眸流转着阴谋的味道,“king,你让我又提起了兴趣。让我很想试验一下,你是否能一直克制住本能。”

    他慢悠悠的从口袋中,拿出一包粉末,放在君三少眼前,只要一伸手,就垂手可得。

    king能忍住,是因为没有直接见到毒,因为得不到,所以更能克制。

    可是当这东西就摆在他面前,垂手可得,这种诱、惑起码上升了十倍,还能克制得住吗?

    苏费曼暗光闪动的眼眸,紧紧的盯着君三少,不错过这个教子任何一个反应和动作。

    君三少身体压抑不住的颤栗,眼眸死死盯着那包东西,呼吸都急速剧烈了,苍白的俊脸因挣扎而扭曲。

    “来,我的孩子,只要吸上一口,你的痛苦便消失了,登上极乐世界,不过一瞬间,来吧,何必克制人性的本能,释放你最原始、野性的本能。”

    苏费曼低沉阴暗的声音,好像光明背后的暗影,张开无边的黑暗之羽翼,将理智的世界蒙蔽,挑引起人心头的最原始的欲、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