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9.第1249章 发作了

    叶鹿偷笑,一向都是他各种调、戏她,欺负她,难得有这个机会,看到他有心无力,还不趁机调、戏回来。

    君三少只能咬牙的威胁:“哼,笨女人,你就得意,等我出去了,看我怎么狠狠办了你。”

    叶鹿眨眨眼,满脸的无辜和可怜兮兮,却十分气人。

    “你不能这样做哦,我还怀着孕的。”

    “那就等你生了,再狠狠办你,让你后悔今晚的话。”他恶狠狠的口气,霸道的亲着她的唇角,贴着她的耳际轻哼,“到时候,要你七天七夜下不了床。”

    叶鹿脸一红,到底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要轮不要脸的程度,她最终只能败下阵来。

    只能乖乖的睡觉去。

    君三少手抚摸着她的背部,无声叹了口气,觉得胸口隐隐作痛,他之前去镇上,是买了些药的,难得有点效果,现在却没什么效果了。

    闭着眼睛,将她抱得更紧。

    早上起来,雨停了,太阳从林间升起,光芒照耀了一地落叶,湿气还是很重,不过气温已经没那么低了。

    叶鹿难得有一次睡得这么安慰,看着君三少也睡得那么沉,微微一笑,她扭了的脚,这两天也好了不少。

    希望接下来的日子顺顺利利,让他们快快离开这原始森林。

    “喂,醒醒了。”她低声喊他,真难得他会睡得那么沉,他这个男人这几天分外警觉,毕竟他们是在森林里。

    君三少眉头皱了下,闷哼了一声。

    叶鹿觉得在他的怀中,意外有些发热,觉得有些不对,伸手探探他的额头,心中微微一惊。

    感受手掌下的额头有些发热。

    而此刻,君三少的眼睛倏然睁开,透着一丝隐秘的幽深,漫不经心的将她的手拉开,坐起来,伸了个懒腰。

    “君皇,你好像发烧了。”她看着他那好像没有任何不舒服的表情,反而很精神的模样,疑惑不已,难道是自己感觉错了。

    “没有。”君三少露出戏谑之色,“你不知道男人早上都会有冲动,身体会发热,这很正常。”

    “是这样吗?”叶鹿可不了解这个,不过确实听说男人早上某处容易竖起来,倒不是因为想要,而是单纯的晨间生理反应。

    “不信,要不要试试,休息了一晚,我现在有力气了。”君三少贼邪恶兮兮的凑过来。

    叶鹿没好气的拍开他的脸。

    君三少拿了水壶,出去找小溪装些水回来煮沸。

    沿着山路走了几百米左右,终于找到了一条山溪,难得下雨后,还很清澈,君三少蹲下身子,将水装入水壶中。

    站起来时,却觉得身体猛然剧痛,差点栽入水中。

    他捂住胸口,脸色阵阵发白,跌坐在溪边,水壶从他手中滑下,掉在地上,水汩汩的流出,他呼吸急速,躺在草地上,脑袋一阵发黑,一阵眩晕。

    也不知过了多久,远处传来叶鹿的喊声,他猛的一震,睁开迷蒙的眼睛,硬撑着爬起来,勉力将水重新装上,爬回山坡上。

    叶鹿正拿着燃气罐在生火煮东西,嘟哝:“怎么去了那么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