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5.第1225章 太大意了

    “若我活着,我知你在这里,也一定会出现。他想利用这一点,证实我到底是活着,还是真的死了。所以,你们入村的时候,村子里就多了一个人,来暗中盯梢你们的一举一动。”

    叶鹿心底一阵发凉。

    她不清楚内情,自然不知道,自己的一切举动,都在教父的掌控下。

    而她一心扑在他的生死问题上,基本上已经失去了判断力,只想找到他,对其他事情也不管不顾了,这反应彻底落入了教父的算计中。

    “我太大意了。”她自责不已。

    觉得自己这无意之间,成了教父的帮凶。

    帮着教父将他揪出来。

    她心里一阵阵后悔,后悔自己太冲动,忘了该有的警惕。

    君三少见她如此自责,心疼的抚摸着她的头发:“不怪你,若你知道我的死讯,还那么冷静,不悲伤,那才是我才担心的呢。”

    她越是痛越是崩溃,也是证明了她对他的感情有多深。

    若还能理智,那叫爱吗?

    他只知道,通过这一次,彻底明白她对自己的感情,到底有多厚重,让他也觉得自己所有的牺牲都值得。

    “何况,要说对不起的是我。我知道他的谋算,也清楚你的反应,所以,一方面我想尽快逼你离开危险之地,另一方面也是想借机,向教父证明,我已经死了。

    所以,我弄了血衣的事情,来骗你,让你以为我真的死了!这件事……我知道,我伤了你很深,让你很痛。就算事出有因,那对你也是极大的伤害。”

    他搂住她,低头心痛的吻着她的头顶。

    叶鹿心脏一揪,这件事她确实介意,因为太痛了,让她灵魂几乎碎裂。

    她刚才知道他还活着的时候,心里真恨他,恨他如此无情,眼睁睁看着她痛苦不堪。

    可现在,她决定不再去介意,因为没有什么,比他活着,安全的活着,更好的事情。

    “那现在,教父会相信你已经死了吗?”

    “至少信了九成,因为你的崩溃还有不加掩饰的痛苦,比起坠崖,这对教父来说,是更有力的证据。鹿儿,抱歉,若不让你展露出真正的痛苦,教父他也不会相信。”君三少内疚万分,在这事情上,他是亲自插了她一刀。

    叶鹿咬咬唇:“我心甘情愿被你利用。”

    只要他活着,她那些撕心裂肺的痛,至少没有白痛。

    “傻瓜。”他揉揉她的发丝,“不过他这个人的性格,就算真相摆在他面前,他仍会存有一份疑虑。”跟随教父这么多年,他太清楚教父的作风,所以一直不敢放松戒备。

    叶鹿紧张起来:“那现在怎么办?我和你相认了,会不会被发现。”

    “别担心,我一直留意那暗探,你们前两天准备离开时,他已经离开,对他来说,看到你崩溃绝望,就足以证明他们所探查我的生死已有结果,已经回去向教父禀报了。”

    君三少用力握住她的手,眼神郑重。

    “但在你没彻底离开宿家的势力范围,你还是会被监视,所以,你必须表现得我确实死了的样子,不要让人发现问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