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3.第1143章 不超过三个月

    突然身体猛烈的抽痛起来,痛得他额头直冒冷汗,脸色惨白,但他硬是没有发出一声来,缓缓等着疼痛过去。

    过了一个钟,梅森医生才被喊了进来。

    他一见教父那表情,就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暗暗摇头,教父一直不肯用止痛药。

    他说那种痛是生命赋予的,感受到痛,才能感受到生命依然鲜活的存在。

    梅森觉得,这是一个相当可怕的老人,他自律得近乎苛刻,就算对待自身也甚是残忍。

    教父吃过药后,躺在软椅上休息了一阵。

    便接到了顾琰的电话,听说伊万父女被君三少害得进了监狱,他颇有几分意外。他多少认为君皇会有所顾忌,没想到他如何狠得下心,得罪伊万家族,真是麻烦啊!

    “伊万父女还有合作的价值,特别是伊人,君皇你真是给我添麻烦呢。”

    看来他得亲自去一趟,伊人手上有一样他很想拿到手的东西。

    这也是他一直都想撮合君三少与伊人的原因,可惜了。

    想起那边是他的故乡,他一时百感交集,那里即使他出生的源地,也是他奋斗崭露头角的地方,更是……

    他对那里的感情很复杂,年轻时是又爱又恨,年老了,倒是爱恨都淡了,反而有一种怀念,大概每个外出闯荡世界的人,最终都希望落叶归根,回到自己的家。

    “梅森,让人准备飞机。”

    梅森点点头。

    教父想了想,突然又道:“准备一些吗、啡。”

    梅森露出意外之色,教父是从不沾毒、品的。

    ……

    君三少在医院中,接受着岩沨的检查和治疗。

    岩沨一身白袍,拿起体温计,看着上面的数字,甚是黯然。

    不是高烧,但不退的烧反而比高烧更可怕,说明病菌不停的繁殖,活性被激发了,速度会比之前,直线上升。

    君三少看着他那担忧又显得沉重的脸色,心中便了然了,冷峻平静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焦虑:“岩沨,直接说吧,没有什么是我不能承受得住的。”

    医疗室里一片死寂,气氛压抑得让人难受。

    很久,岩沨深呼吸了口气,努力建设了一下心理,才低低声道。

    “那我就老实说了,也让你有一个心理准备,照这样的情况下去,你最多能活——不超过三个月!”

    残酷又现实的声音,揭露着令人不想面对,也不得不明显的现实问题。

    君三少身体一震,瘦削修长的身体静静的靠着病床,低着头垂下眸没有说话。

    岩沨看着他这样,觉得自己心里比他还难受万分。

    他宁愿三少表现出痛苦,伤心,恐惧的表情,也好过这样的平静,平静得让人难过。

    没有一个人能听到别人预言自己的死期,能开心得起来,对于死亡,再无所畏惧的人,也会有种痛苦,特别是拥有家庭、妻儿子女的人。

    很久,君三少才开口,声音意外的平静坦然。

    “这么说,如果没有制出特效药,那我就连我孩子出生,都看不到了。”

    岩沨错愕,本来以为他会说什么重要的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