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0.第1100章 戳得他血肉模糊

    连飞羽都忍不住硬邦邦的开口,叫她去休息,别病倒了,弄得三少醒来又要削他。

    叶鹿便靠在一张沙发上小憩了一阵,不知睡了多久,突然就惊醒过来,自己已经躺在一张病床、上休息。

    她急忙跳下床,连鞋也来不及穿,就跑出房门,心急的跑到了君三少的病房外。

    透过窗口,看到君三少静静的躺在床、上睡着了,她提起的心才松下,嘴角边不由得露出一抹笑容,她还以为自己之前的事是做梦,所以立即紧张的跑来确认,他确实找到了,现在就在她身边。

    隔着窗看着君三少那苍白失血的脸容,不复平时那种倨傲强悍的状态,她心底一阵阵心疼,知道他因为自己中了一枪,现在伤势严重,很虚弱。

    再想想飞羽说出的真相,越发内疚和羞愧,她突然有点不敢进去。

    在门口踱来踱去,不断兜圈子。

    “喂,别晃了,头晕呢!”最后连凌空都看不过眼了,帅气的俊脸上是无语,双手抱胸瞪着她,“你不敢进去?”

    叶鹿脸一红:“胡说什么呢,谁不敢。”

    “那你在这里干什么,散步吗?”凌空更没好气了。

    叶鹿咬咬嘴唇,难得低了头:“我之前还对他很狠,说了很残忍锥心的话,他……不知道会不会原谅我?”

    她内心也不是不忐忑的,今晚她还向他提出离婚,现在想起自己那些话,肯定像一把把刀子,插在他心头,将他伤得那么重。

    他会不会怨恨自己,心灰意冷了,不再对自己好。

    只要想到这一点,她就惊慌不已,不由得自嘲,原来她并非不在乎他对她的态度,她已经习惯他追在身后,对她好,怎么都不放手。

    若是他不再对她好,不再爱她,叶鹿心一震,突然就觉得不知所措了。

    没想到她在担忧这个,凌空淡淡瞟了她一眼,修长有型的身体慵懒的背靠着墙壁,很帅很引少女尖叫的姿势。

    他通透的眼眸透过窗口,静静的看着里面的男人。

    有一种男人,你就是往他心上戳刀子,戳得他血肉模糊,他依然爱你,而且没有一丝后悔。文艺一点,这叫至死不渝,学术一点,这叫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抖M中毒症,反正都是病入膏方那类型!

    他看,就算叶鹿杀了君三少,君三少都不会恨她的,爱到这种疯狂的程度,这男人算是这世上少有伟大的男人。

    “放心啊,我妈当年在我爸心上也戳了不少刀子,一样不是好到现在。男人嘛,总是刀枪不入的。”

    叶鹿黑线,怎么都不觉得这是安慰。

    不过当她眼角看到君三少好像醒了,苍白骨感的手指正伸出,向旁边的桌子摸索时,顿时心一急,什么都不记得了,冲了进去帮忙。

    听到有人推门而入的声音。

    “岩沨,给我拿点水,口渴。”君三少沙哑仿佛铁锈的声音,淡淡传来,似乎连说话,也让他很艰难痛苦。

    叶鹿一怔,他没有看到自己吗?

    但她还是走过去,拿起旁。的水,君三少感觉到气息不一样,迷蒙的抬头看了她一眼。

    9号更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