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3.第1033章 可以卑微到尘埃

    让附近国家无数人闻风丧胆的存在。

    所以,如果有办法覆灭这个集团,不但能得到巨大的利益,更能成为几个国家的重要盟友,拉拢到重要的势力。

    这也是苏费曼想要插手这件事极度危险事情的原因。

    但连他也不敢轻言成功的事,君皇这小子,竟然提出要以此为交易,真是狂妄呢!

    君三少只是淡淡道:“教父,你并非巅峰,总有人会超越你,而我决定做那第一人!”

    “好,好狂妄的口气,交易成立,我等着你回来,或者说,等着你的尸体回来!”苏费曼冷峭的口吻,挂了电话。

    君三少深呼吸了口气,最幽暗深冷的眼眸低处闪着最冷的雾气。

    他铤而走险,冒着最大的生命危险接这个任务,当然不只是为了弥补失败任务这么简单。

    教父苏费曼,出身于金三角一个穷困的小渔村,自小父母双亡。

    却在多年后成为一代枭雄。

    光芒的背后,总是隐藏着黑暗不见光的一切。

    哈,他倒想知道,教父是怎样走到今天的位置,每个人的黑历史,都能成为最致命的因素。

    这里,也许能成为他釜底抽薪,绝处逢生的机遇!

    当然,这个机遇,需要以性命和运气来博取,那就赌一把吧,现在的他,还有什么不敢赌的。

    只是,在这个危险的行动前,他要做好一切准备,就算失败了,也能安排好一切。

    他立即打电话给伊立德。

    “你没帮我看好叶鹿,让她跑了回来,现在是你将功补过的机会,立即想个名目,以公务的形式飞来国内。”

    他要去金三角,这段颇长的时间不在叶鹿身边,他依然担心教父会对付她。

    毕竟,在自己交易未成功之前,教父都不受交易的约束,而他不在她身边保护她,始终不放心。

    伊立德以亲王的身份来国内访问,必定能受到最大规则的保护,让伊立德以朋友的身份带上叶鹿,那便能受到政府二十四小时的监护。

    ……

    第二天早上,君三少来到叶鹿的房间,房间里静静的,温暖,却又冰冷。

    他见她醒了,正坐在床、上,小脸微微发白,正皱起眉来,曲着脚,不舒服的表情。

    他心一急,急忙冲上去,低声问:“哪里不舒服,是不是脚抽筋了?”

    叶鹿没有说话,君三少自己掀起被子,果然看到她脚抽筋。

    他拿起她的脚,熟练的给她按摩起来,这段时间,他也从笨拙的按摩手法,到熟练了,虽然比不上专业的,但也让人很舒服。

    但叶鹿依然冷眼漠视他的存在,从他强行掳她回来后,她对他态度极度冷漠,能不说话,就绝不开口说话。

    就当他透明人似的。

    无论君三少怎么温柔,怎么关心她,她都不曾动摇过态度。

    君三少也不恼,依然对她关怀备至,柔声细语。

    如果说他骄傲起来时,是多么强硬霸气,肆意妄为,但当他心甘情愿屈从爱情时,同样可以卑微到尘埃中,无怨无悔。

    任由她冷眼漠视,言语讽刺嘲弄,甚至掌掴侮辱,也不动声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