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5.第775章 剧痛

    从没有将它们联系起来。

    然而,这个世界表面上的光明,总是潜伏黑暗的影子。

    君三少经过卫兵的检查,高科技的扫描,坐上了教父让人来接的车,驶入一片洁白的栀子花海中。

    这个小岛上,种了很多的鲜花,却都是白色的,看过去,就是一片圣洁的海洋。

    “越是黑暗,越是喜欢纯白。”他伸出手,摘了伸到车窗前的白花,放在鼻子间轻轻嗅了一口,然后冷冷的捏碎,香气的汁液从他手指间滑下,他弹手一扔,“因为总想摧毁和玷污。”

    大约走了半个钟,在弯弯曲曲的路尽头,是一件灰白色的建筑,不太像别墅,反而像哥特式的教堂。

    “圣者,教父在光影十字厅等你。”

    君三少走下车,进入这座建筑,沿着青苔的小石路,走到花园中一座拔地而起的尖顶建筑前。

    门顶上刻着一句霸气而狂傲的铭文:世界新规则从这里开始!

    第一次见到这句话时,他热血沸腾,如今,即使已经多次来到这里,心中依然震撼莫名。

    征服世界,这是任何一个男人都为之沸腾的霸业。

    他从怀中拿出一个有着六道光纹的戒指,推门走了进去。

    小教堂很安静,里面很黑暗,却在黑暗中又透着一丝光明,因为在穹顶上有逆十字的天窗,将太阳光照了进来。

    在地上投下一个巨大邪恶的逆十字光影。

    而此刻教父苏费曼正站在光影十字的中央,穿着黑色的长袍,满头雪白的头发,背影却强大而笔直。

    他是个拥有四国混血的人,相貌中带有小许的欧化,却更多是东方人的面貌特征,但体魄却绝对的白种人身材,高大强壮,充满了一种强烈的压迫力,

    让人看着,就莫名生畏。

    “king,拿起你的武器。”苏费曼提起手上长长的竹剑,低沉的生命透着命令。

    君三少脸容沉静,淡然的从旁边放满了各种真剑的剑架上拿起另一把竹剑,站在他面前。

    苏费曼挑挑眉:“竹剑?那么,你赢不了我。”

    “你是目前剑道界最强者,我并没有打算赢。”君三少双脚蹲马,手上斜握住剑柄,半眯着眼眸,警觉的观察着他全身每一个细微的动作。

    苏费曼也不废话,直接出招,手上的竹剑如凌厉的悬崖山风,凛冽而锐利,流星般刺过来,却游刃有余。

    君三少招式更简洁,橫剑当胸,直接格挡,干净利落,但手上的竹剑被对方的剑尖刺中,那力度和角度都足够刁钻,虽然挡住了,也被震得虎口发麻。

    苏费曼连续攻击,一连串的攻势,强悍而紧迫。

    君三少步步紧守,从不主动发起攻势。

    最后一招闪电落定,苏费曼的竹剑瞬间刺进君三少左手肩膀上,贴着骨头直刺入肉中,毫不留情的手腕一拧一转,再一推,剑身上的竹刺,一道道散开刺入血肉中,好像千刀割肉,剧烈的痛楚,绝对令人难以忍受。

    君三少半跪倒在地上,脸上瞬间失血,惨白一片。

    但他的剑尖却指住苏费曼的心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