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第186章 你就是医我的药

    见她出来,温润地笑了笑。

    在她的耳边低低地笑语:“你真像是一个绿色的药瓶。”

    唐烟自然是不喜欢这样的一个比喻的,那个时候,她还没看过张爱玲的《倾城之恋》。

    不知道温尔城竟然把她当做了他的白流苏。

    她气恼地瞪他,赌气地往家里等在门口的车子跑,温尔城笑容文雅地追上来,在她拉开车门即将坐进去的时候。

    他从身后附身过来。

    在她的耳边轻声耳语:“你就是医我的药。”

    她愣了愣,脸颊上飘起了一抹的红晕,不敢看他,径直进了车,抱着书包坐在离他远一点的地方。

    那一路上,她的脑海里一直重复着温尔城说的这一句话。

    心里又羞又恼的,他这是什么意思?

    是在向她表白?

    少女怀春,唐烟对已经走向了成熟的温尔城,充满了少女涌动怀春情怀,那样的感觉,真美妙。

    但是,同样的,又酸又涩。

    因为温尔城,自始至终都不肯明明白白地和她说过,只爱她一个。

    后来人事已非之后,唐烟便把温尔城这样暧昧不明的态度归咎为,他想要搅动她的心,让他更好地在唐家生活。

    是一种以朦胧的感情为筹码,来达成自己见不得光的目的的手段。

    简言之,她唐烟,就是他的棋盘上的一枚棋子。

    她不是他的药。

    蓝斯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唐烟已经把书放下了,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或者,什么都没想。

    见蓝斯下来,她连忙站了起来。

    “小无恙睡了?”轻声地问了一声,唐烟多少觉得有些的尴尬。

    感觉在这里,蓝斯比她对小无恙还要细致,不管小无恙的任何事情,都不需要她插手,他都能安排得妥妥当当的。

    蓝斯斜睨了一眼唐烟,没有回答。

    似乎是瞧了她半响,琢磨她的心思。

    语气带着一些戏谑地说:“怎么,想起那个小情人了?”

    小情人?

    这话听起来怎么感觉,这个小情人见不得光似的,唐烟的眼角抽了抽,难以掩饰自己内心的涌动。

    蓝斯这眼睛,果然是火眼金睛。

    “没有。”她否认。

    他低着头在扣着衣袖的金属纽扣,听见她否认,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又低下头去扣纽扣。

    也不说话,等到把纽扣扣好,穿上西装外套。

    衣冠楚楚地站在她的面前,这才抬起头来,右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眼睛只盯着唐烟的眼睛看。

    声线低沉而诱惑地说:“来,把手放在自己的良心上,问问自己,有没有?”

    这男人那略显戏谑的话语,让唐烟真是目瞪口呆。

    她看着他那张英挺的脸,和高大的身材,实在难以想象一个男人能做出这么搞笑的动作来。

    当然,她是不肯照做的。

    “无聊。”

    唐烟别开脸去,被戳中了心事,脸有些的发热。

    蓝斯扯开唇笑了,森森白牙露出来,像恶魔。

    “有没有人告诉你,你说谎的时候,睫毛一直颤抖个不停?”

    说完,便笑着出门,没有等唐烟的回答。

    唐烟站在客厅里,失了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