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第117章 左深,你真无耻

    “吃田螺和吹~箫,路数一样。”

    他邪魅地吊着眼看她,问:“你说,有没有关系?”

    唐烟的脸顿时红成了番茄。

    咬牙切齿地骂:“左深,你真无耻。”

    “我说过的,要好好调教你。”他忽然伸出手来,挑起她尖削的下巴,冷酷地说:“温尔城没有教你,那是他的失策。”

    他屡屡提起温尔城,在他的心里,一直都认为,她唐烟和温尔城,早就纠缠不清。

    唐烟觉得可笑,冷笑着拍开他的手:“左深,你留着这些招数去调教别的女人,我没那么放浪。”

    “可是爷就是想要你放~浪。”

    左深眯着眼睛,像一头凶狠的狼,紧紧地盯着唐烟,半点都不让她有忤逆的姿态。

    唐烟被噎到,只能恼羞成怒地盯着他,说不出话来。

    “来,听话,好好练习。”左深拿起筷子给她夹田螺。

    脸色温和了下来,轻声地诱哄她,像对待一个孩子般。

    那温柔,令人发指。

    他倚在椅背上,邪邪地看着她,笑容月朗风清:“这可是你以后每一次在我的床~上的必行之事。”

    不管多么难听的话从他的口里说出来,都理所当然。

    半点都不觉得羞愧。

    但是唐烟的脸皮始终是薄的,红得几乎透明。

    “你真不要脸。”

    唐烟恼怒地拿起桌面上的白开水,朝着左深的脸上泼过去。

    左深想是没料到她的胆子那么大,被当面泼了一脸的水。

    水顺着他那棱角深邃的脸流入他的脖子,浸湿他的白衬衫,把男人那健硕有力的胸膛勾勒得夺人心魄。

    只是,他的脸色却不是很好,阴鸷得像是能落下冰块的天空。

    唐烟摊开手,无所谓地说:“对不起,手滑了。”

    谁叫这个男人嘴巴这么贱,就该这样,浇他一头的冷水,让他清醒清醒。

    左深手指都不动半分,脸色不动,薄凉的唇瓣掀动,邪邪地笑着问她:“是不是觉得很爽?”

    当然爽了!!唐烟在心里呐喊。

    但是脸上却摆出一副惴惴不安的受惊的小兔子模样,可怜巴巴地说:“帝少,我只是手滑了。”

    手滑能把玻璃被里的水滑到他的脸上?

    不得不说,她唐烟不仅胆子大,本事还挺大的。

    “我竟不知你的本事竟然这么大。”左深很中肯地赞扬唐烟,脸色依然没有半点的波澜。

    一双幽蓝色的眸子,平静得如同一点风浪都没有的海面。

    唐烟的心跳却加速了,正想立刻逃走,这个男人,她惹不起。

    她不得不摆出笑脸来掩饰自己的怯意:“帝少说笑了,谁能有帝少的本事那么大?”

    “不不,我觉得唐小姐的本事最大。”左深顿时很是谦虚地笑,那笑容,当真是虔诚无比。

    唐烟立刻错愕不已,眼角动了动:“你这是抽风了吗?”

    这个狂妄自大的左深,什么时候说过这么谦虚的话?

    唐烟只能用抽风这个词来形容他。

    “爷没抽风。”左深口气缓慢缓慢,阴阴地说:“既然唐小姐的本事这么大,爷只是想,让你怎么把水泼过来的,就怎么把水舔干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