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第114章 死了这条心吧

    心里酸酸的,她连忙调转了头。

    猝不及防,就撞上了左深递过来的脸。

    “好好看看,看到什么了?”左深手指间拿着棕色的雪茄,按住她的头颅,逼着她看着窗外。

    唐烟抬眼望去,霓虹灯闪烁间,周侬可从车上下来,一身华衣。

    然后走到温尔城的身边,踮起脚尖来,手臂攀上了他的肩膀,整个人便都挂在了他的身上。

    嘴巴凑上去,和他亲吻。

    两个人站在那里,肆无忌惮地拥抱,亲吻,舍不得分开。

    唐烟看着,心里竟然如此的平静,左深哪里知道,比这个还要不堪的时刻,她都曾看见过。

    左深从身后缠了过来,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轻轻地亲吻着她的脖颈。

    声音嘶哑蛊惑,却又非常残忍:“小唐烟,看见了没有?你和他,不会再有可能了。”

    说完,他放开她,坐在一边交叠起修长的腿,动作优雅娴熟地抽着雪茄,敲了敲雪茄刀淡淡的宣布:“死了这条心吧,五年前不可能,现在,更不可能了。”

    “你错了,我从来都没有觉得我和他还有可能。”

    唐烟淡淡地转过头,不去看那相拥的男女,脸色是左深难以相信的平静,他以为,她的心里,依然有幻想。

    是的,她的心里是有幻想,幻想温尔城还是爱她的。

    只是,却从来都不敢妄想,这段感情,还能柳暗花明,开出鲜艳的花。

    左深语气冷淡:“唐烟,你这是在自欺欺人。”

    唐烟翘起唇角讥讽:“左深,你这是在自以为是。”

    爱不爱,要不要,全在她的心里,左深又岂能窥探半分?

    被唐烟这样呛声,左深也不恼,慢慢地抽着雪茄,缓缓地吐出一口口的烟雾,雪茄的香味充斥了整个车子。

    他在烟雾缭绕之中看她,也不说话,那眼神像是割着一层雾。

    唐烟不愿意再说话,闭上眼睛假寐,这是回帝景庄园的路,她认得,左深今晚,想必不会轻易放过她。

    和唐烟料想的那样,左深的确没有放过她。

    当她在左深的床~上坐起来的时候,已经凌晨,天还没亮,落地窗没有关,风灌进来,吹得那帘幔翩翩起舞。

    浴室里传出水声,持续不断。

    每一次完事后,左深都要在浴室里呆上一些时间的,感觉她很脏一般,他非要把他身上她的味道,冲洗得干干净净。

    唐烟不是不觉得委屈,但是想想,自己又有什么资格觉得委屈呢?

    没有。

    所以,这些年,她也学会了缄默,从来不敢开口和任何人说她的委屈,怕成为别人的笑话。

    左深从浴室里出来,见唐烟坐在床上,拉着锦被遮住了胸口,露出白皙的肩膀和骨线耸立的锁骨。

    她的脸看着窗外,墨黑的发如瀑布散开在身侧,那女子,像极了暗夜的精灵。

    其实唐烟不吵不闹,安安静静的时候,左深觉得,她没有棱角,他的心会软了一些的。

    但是当她看见他在看她的,顿时变得冰冰冷冷起来。

    他怨恨得不得了。

    “穿上衣服,下楼用膳。”左深别开脸去,冷声吩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